正文 第一千零九章 全员到齐

    吃完晚饭,将世家家主撵回去,第一天主要的任务已经完成,本身这一天的目标就是甄别世家。

    同样各个世家家主也需要一定时间思考了一下陈曦今天所说的话,到了明天才是陈曦的钱庄推广和特殊提款权以及铸币权的商讨。

    至于现在陈曦半点风声都不露,只是告知各个世家的家主记得带上各家有用的人,这种口吻明摆着明天要进行利益分配,各个世家家主肯定不会忘记。

    “宓儿……”陈曦捏着眉心有些头疼的说道,“算了,回我家,等回头我冷静下来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我等着,子川。”甄宓的面上划过一抹笑意,然后再一次恢复了之前的温润可亲的神色。

    “这个……”陈曦看着还没有离开的吴媛,还没弄明白对方叫什么,虽说知道她是益州吴家的代言人,但还真不知道对方叫什么。

    “陈侯称我吴媛即可。”吴媛平静而又清脆的声音传来过来,不过很明显不怎么想和陈曦接触。

    “那份地图是怎么回事。”陈曦直奔主题。

    “益州以南的以南。”吴媛的回答让陈曦一愣,随后就明白了,那是云南以南的地图,话说这个时候就有了那种地方的地方地图吗?那可是通往现在缅甸的地图。

    “你们去过那么远的地方?”陈曦不解的问道,那已经属于南丝绸之路的范畴了。

    “武帝年间。张公(张骞)曾言西南有一条通往身毒(印度)的密道,并且可以通往大夏(阿富汗),武帝曾派人前往过,并获得了成功。”吴媛无比平静的回答道。

    “这地图是那个时候留下来的?”陈曦看着古旧的地图,完全没想到这是三百年前的东西。

    “嗯,想来陈侯应该很需要这东西。”吴媛平静的说道,“至于益州以南相关的风俗习惯,我会将相关的典籍交给陈侯。到时陈侯一看自知。”

    陈曦摆了摆手,示意吴媛可以离开了,他能看出来对方不怎么喜欢呆在这里,陈曦也没有勉强其他人的意思,于是便让其离开了。

    “糜贞,怎么是你来了,你家的长辈呢?”陈曦不解的看着糜贞问道。

    “我兄长让我来见见市面。不过感觉好像没有什么不同。”糜贞想了想说道。

    糜贞在蔡琰那里学过相关的礼节。之前紧张还到罢了,等放松之后,现这些东西实际上还没有蔡琰要求的那么严格,就像一个学的东西难度非常高,半死不活混过来之后,结果考试题简单的难以置信的小学生一样。

    “别太骄傲,明天记得找一个懂经商的人来,因为明天会有很多涉及到钱的问题。找这么一个人来,对于你们家好处很多。”陈曦笑着说道。

    “放心吧,兄长派我来就是因为我会这些东西。”糜贞得意的说道,出身于糜家的她耳濡目染下,关于这一方面还是相当能拿得出手的。

    “子川,贞儿姐姐这一方面你大可放心。”甄宓眼见陈曦不大相信,于是帮糜贞解释道,而糜贞听到甄宓的话则是很得意的看着陈曦。

    “哦,那没你什么。你也可以走了。”陈曦摆了摆手打糜贞离开,而糜贞上下打量了一下甄宓和陈曦。面露一种了悟的神色,直到甄宓面色红。糜贞才笑嘻嘻的说了一句,“不打搅你们的好事,我先走了~”

    “我陪你到处转转吧。”陈曦叹了口气,带着甄宓一起离开,至于一片狼狈的这里,倒是不用在意,回头自然会有人收拾的。

    毕竟已经入冬,陈曦带着甄宓压了一会儿马路,买了点饰之后,就将甄宓送回去了甄家,而那个时候天色已经彻底漆黑了。

    “家主。”甄家的管家一脸无奈的看着有些呆呆的甄宓一施礼,今天的事情甄家已经知道了,也懒得说什么了,反正甄家在没有嫡子的时候就知道迟早会出现在这种情况,也都有心理准备。

    以前还抱着大不了让其入赘甄家,现在看这情况还是别想着入赘这种不现实的情况了,洗洗睡吧,看看两个庶子甄俨和甄尧有没有能抢救一下的,反正甄家现在只能等着换主脉了。

    “回府。”甄宓暗叹一声回道。

    在冀州地界上,甄家想要知道什么事情,很难有人能瞒住,自然她也很清楚今天干的事情甄家估计都知道了,至于那些族老,其实也没什么了。

    和其他世家不同,甄家的族老只有建议权,没有执行权,顺带一说甄家族老的实力是不可能大于家主的,甄逸活着的时候就做好防备,毕竟孤女寡母,要是族老和权力比家主还大,自己女儿和自己妻子就不用混了。

    要说甄逸这个人能力其实很强,只是倒霉死的太早,但是留下的手段确实是成功的压制了甄家的族老,至少在甄家,张氏和甄宓要做什么,其他人根本没办法拦。

    陈曦回来不久,贾诩,李优,郭嘉,刘晔等人就66续续的出现了,最后鲁肃裹得像个熊一样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都来全了啊。”陈曦笑着说道。

    “这和我们之前规划的完全不同啊!”李优苦笑着说道,倒也没有直接批判陈曦做的不对。

    “我们之前的规划也是开啊,也没有说是谁开,你说是吧,你们难道不觉得世家开很适合吗?”陈曦笑着说道,神色非常的温和,一点都没有担心。

    “子川,别打马虎眼,我们之前确实说过必须开,也说过让世家分担民怨,但不是现在这种情况,这完全过了我们的规划!”刘晔接过话茬有些不忿的说道。

    “嗯,我知道,之前的说法是转移部分的世家去开,我们同样迁徙百姓过去,这样平衡天下局势和中原产粮地的压力。”陈曦点了点头说道。

    不等刘晔开口反问陈曦为什么都知道这些还要乱来,陈曦就回答了刘晔的问题,“这种方式太保守了,而且不符合利益最大化,从战略层面上讲最多算是矛盾转移,我想来想去,觉得还是消除矛盾比较好。”未完待续。

    ps:话说有人问月票是干什么啊,月票是用来吃的,这个月想要进入月票榜五十,所以一直在挣扎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