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九十三章 输在起跑线上

    “不过也没有什么了,随曹阿瞒去吧,我们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了,中原与我何干?”陈宫突然爽朗一笑说道,仿佛之前一切的沉闷已经消失了。

    “只是我担心树欲静而风不止。”胡昭沉默了一瞬之后,语气微微有些沉重的说道。

    “这样啊,也好。”陈宫面上带着一抹嘲弄的笑意说道,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的胡昭只感觉自己的一切都被陈宫那一眼全然看清了。

    “也好?”胡昭不解的看着陈宫问道。

    陈宫没有继续回答,只是微笑,突然之间他已经想通了一切,剩下的就是帮吕布完成自己的梦想了。

    【果然只有这种中原的智谋拼杀才能让我感觉到我活着的价值,只不过……】陈宫的脑海里浮现了款款而谈的陈曦。

    【以消弭战争护佑中原为己任的你,肯定无法认同我的想法,中原我定不会再祸害了,既然如此也好,也好啊!】陈宫面上浮现了一抹淡漠生死的笑意。

    这一刻的陈宫已经解开了自己的束缚,他已经想通了一切。

    【阿瞒啊,让我看看你到底有没有这个胆量,也让我看看你到底会不会视万民于无物,你不是想要我和奉先他们?那么来吧。】

    【我等着你啊,看看到底是我倒在你的剑下,还是你倒在我的脚下,以我一人换你性命也好吧,天下大乱也就能自此消弭,乱世之奸雄来吧,既然我已经感觉不到我的价值,既然你还想要我,那就来吧,让我为自己创造出最大的价值,让我为自己创造出平台!】

    陈宫自从徐州之后从来不吝于用最邪恶的想法去思考曹操,就算曹操已经发生了变化,就算曹操已经承认了错误,陈宫都没有改变过自己对于曹操的认知。

    “程仲德。不要让我失望啊,真希望你将曹阿瞒所有的黑暗面都暴露在阳光之下,只有这般他才是死有余辜。”陈宫面色沉静,但是话音却无比的阴寒。有些时候带着崇高的理想去杀人,也是会让自身无比坚决!

    不提陈宫的心思,这一次程昱过来还真的只是前来交割,并没有耍任何的滑头,虽说没有见到吕布和陈宫有些失望。但这两个人他迟早会见到的,也没有什么好在意的,毕竟下一次他还会来的。

    这时的陈曦看着一脸敬服的凉茂有些无奈,自从凉茂快马去了趟泰山之后,再回来的时候就变成了这样,对于陈曦的敬佩就差写在脸上了。

    “凉太守有心的话,还是早日回到辽东,让公孙将军放心之于,也让我们安心。”陈曦无奈的说道,他实在是受不了一个老男人用火热的眼神看着他了。

    不过话说这才是一个正常人去了泰山回来之后的正常表现。像鲁肃,李优那些人都是看着泰山一点点的建出来的,虽说现在和过去差别非常大,但是那种渐变的感觉和突变完全是两回事。

    “这一点陈侯大可放心,在我去泰山的第三天的时候我已经发信去辽东了,想来很快公孙将军就会出兵了。”凉茂拍着胸脯保证道。

    “哦,那公孙小将军呢?”陈曦扯了扯嘴说道。

    “他眼见泰山繁华,已经有些不舍得离开了。”凉茂笑着说道,“辽东苦寒,哪里见过这等繁华。”

    “哦。”陈曦点了点头。不由得有些佩服鲁肃给公孙恭找的向导,这么快就将公孙恭笼络了,一个不可能有子嗣的继承人,这可是一个很有价值的棋子。

    “陈侯。敢问一句,泰山如此繁华,拥有如此雄厚的财力粮草,为何不继续进取,要知道当初袁刘一战,玄德公并没有受到太大的损伤。”凉茂最终还是问出了自己最好奇的东西。

    “因为没有必要。我们要得不是残破的河山,离乱的百姓,而是一个完整的天下,我们需要的是在一统之后就能发动战争的鼎盛国力。”陈曦面带微笑的解释道。

    “一统之后,就能发动战争?那个时候还需要战争?”凉茂不解的看着陈曦问道。

    “你该不会以为天下归一之后就会放马南山,刀兵入库吧。”陈曦少有鄙视的说道,“现在不过是小打小闹,一群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乞丐在争夺一些残羹剩饭罢了。”

    陈曦鄙夷之中带着傲慢的话让凉茂无比震惊,以至于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诸侯所争夺的中原在陈曦看来居然只是残羹剩饭,那么什么才是大餐?

    “这天下有多大,他们根本不知道啊!”陈曦幽幽的说道,“一群连地有多广都不知道的乞丐,所能争夺又能是什么东西,不过是残渣剩饭罢了。”

    “人只能用自己的认知去判断,而当现实超过他们的认知的时候,他们最大的幻想不过是基于自己所拥有的东西进行所谓的升华。”陈曦的缓慢的语气,道出了一切的事实。

    “佃户所能幻想的皇帝的生活不过是金扁担,而这就是他们认知所能达到的层次,智慧确实能弥补很多的东西,但是当层次相差太过遥远的时候,超出智慧所能想象的程度的时候……”陈曦平静的诉说着,凉茂能听懂,但是却无比震颤的事实。

    “现在的事实就是如此啊,世界超过了他们的想象,超过了他们的认知,中原九成九智者所奢求的一切在我手的不过是唾手可得,但这统统收入怀中也不过攫取了前人剩余下来的小甜点而已。”陈曦的语气一种已经出现了丝丝的狂热。

    从苏醒的那一刻开始,陈曦的心就没在中原,如果连最简单的中原都没办法拿下,那如何带领着天下人去看遍这个世界,这一块被无数英豪珍视的国土,不过是他必须握住的根基而已。

    对于曹操和孙策来说的终点,对于刘备来说不过是起点,这大概算是最惨的输在起跑线上了。

    甚至曹操和孙策努力终生,奋斗终生,可能都达不到刘备起跑线的水准,这是何等的惨淡。未完待续。

    PS:  话说,我还是不说话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