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八十九章 杀戮只是手段

    “曹操?”吕布的脑海之中生出那个五短身材的黑壮汉子,不屑的撇了撇嘴,“不管了,我们打我们的鲜卑就行了,他们中原就算是打翻天了,有我半文钱的事?”

    “最近鲜卑部卜贲邑有没有什么动静?”将曹操和袁谭的事情抛过脑后,吕布开始干正事了,他现在已经彻底代入了北方戍边将领的角色。

    毕竟吕布嘴上不说,但是心下还是很高兴的,两次传檄天下的榜文都涉及到了他,一次是保境安民,复土有功,一次天下第一武将。

    吕布属于那种需要人顺毛捋的角色,别人这么给力,吕布觉得自己也需要拿出来点本事证明一下自己的确实是在干实事,于是他决定加把力光复一下云中郡。

    “对方联合了丁零羌,看起来已经按捺不住了。”胡昭面上浮现了一抹笑意,吕布的勇力已经获得了鲜卑人的认可,一打一百的超级猛人,你怕不怕!

    说来吕布当时才来五原的时候确实过的不爽利,但是他却用自己的手段打开了局面,不同于陈宫,胡昭,臧洪准备用计破开局面,吕布是用武力直接撕开了局面。

    就像百羌崇拜强者一般,鲜卑也是如此,吕布便是不请而至,参加了鲜卑异部的会盟,鲜卑异部在这个时期虽说滑落了很多,但是依旧属于东鲜卑三大部族之下的顶级部族。

    自然对于像吕布这种不请而来的恶客很不满意,不过吕布走的是异部迎宾之礼。异部九位迎宾勇士在吕布出现的瞬间直接倒在了吕布的脚下。

    所谓的实力便是资格,之后吕布更是直接斩杀了异部唯一的一名内气离体,而且仅仅是一招,重新捡起自己失落的尊严,那时的吕布强大的无可匹敌。

    以强大到近乎窒息的实力,吕布直接让参加异部会盟的各中小部族跪伏了。

    数万兵马抵达之后,吕布用方天画戟在异部的草原上切了一条沟壑,东鲜卑无故不得进入。之后吕布便驻扎在那里,那片地方他要了!

    强者有资格拿走他需要的一切,包括弱者的生命,这是羌胡鲜卑这些种族一直贯彻的事实,而吕布要求这些东西并不为过,他有这样的威慑力。

    之后有着吕布强大的威慑力,在鲜卑异部还没弄明白是什么情况的时候。陈宫。胡昭,臧洪等人已经快速的完成了各方面情报的比对,也完成了防御体系。

    那个时候的鲜卑异部依旧没弄明白吕布到底是什么情况,只能一面表示臣服,一面仔细探查。

    不过陈宫等人也没当一回事,趁着现在还没动手不断的给异部灌输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思想,毕竟异部人多马多,现在还不是硬拼的时候。

    之后将防御体系完成之后。已经过了三个月,然后吕布才正式开始兼并小部族,开始复土大业,经过一番努力成功在数月之间将九原抢回了大半,但也在异部面前暴露出了自身兵力不足的事实。

    这也是异部蠢蠢欲动的主要原因,吕布的兵力太少了,而鲜卑人一贯是全民皆兵,下马为牧,上马为兵。比起吕布那区区数万人,异部足以拉出近十万的兵马。

    再加上和丁零羌搞在一起。兵力更是强盛,若非吕布之前表现出来的震慑力实在是恐怖。到现在异部的卜贲异早就按捺不住自己的了。

    同样这也是吕布当时不愿意追杀马超的重要原因,毕竟北方的大战随时都会开启,而且鲜卑人和羌人那种全民皆兵的做法,不让他们见识到什么是恐怖,那么他们绝对会变成豺狼!

    当然如果你在战场上表现出绝对恐怖的统治力,将他们所有对于胜利的幻想统统碾成渣滓,那么他们以后见到你都会是打不还手的羔羊。

    所以吕布绝对不希望为了一个马超,导致自己在随时都有可能的战争中无法表现出最巅峰的实力,要知道兵力差距大到一定程度之后,要打出奇迹一般的战绩,勇战派的作风才是最能征服胡人的作战方式。

    “恭正,到时候你作为我的亲卫,陷阵营作为我的亲军。”吕布冷笑着对高顺说道,他要以最强的姿态去碾压鲜卑异部,让他们见识一下什么才是天下第一!

    打小部落早就打腻了,东鲜卑三大部族之下最强的几个部族之一,拥有的族人加上附庸的部落人口,足足超过三十万的大部落,这才是他斩断鲜卑根基的开始!

    “好久没有和你配合了。”高顺沉默了好久之后说道,时间过的太快了,快到高顺都忘了自己上一次作为吕布亲卫队长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吕布不敢用高顺,更不敢再将这最强的兵种在交由高顺的时候作为自己的亲兵使用了,但现在时隔多年之后,他再一次启用了。

    “我记得我们最后一次配合的时候,你还是我的亲兵,而且陷阵营还没有出现,不过不知道现在你还能不能作为我的亲卫?”吕布想起十年前纵横并州的场景笑了笑说道,那个时候高顺是他的亲卫。

    “陷阵会是最优秀的亲军!”高顺冷漠之中带着无比的自信说道。

    “到时候我会全力出手,剩下的就交给你了,我的生命就放在你的手上了。”吕布看着高顺无比平静的说道,“我脚下的并州岂能让羌胡鲜卑这等杂碎亵渎,这等耻辱只有以他们的血才能清洗!”

    胡昭默不作声,他虽说是教化派,但不是傻子,就连刘虞这种教化派的扛把子,都没有在公孙瓒刚刚开始屠杀胡人的时候进行制止,所有的现实教化派都知道想要教化,就必须要让他们乖乖的听话,开篇的屠刀只是为了以后的教化走的更为平稳。

    所谓的以杀止杀,以暴制暴,在胡昭看来统统都是邪道,杀戮和暴力只是手段,而不是目的,教化派不会去阻止以杀戮谋求和平的手段,只是为了制止为了杀戮而杀戮,公孙瓒在他们看来已经入魔了!(未完待续。)

    ps:求点月票,顺带一说我说有三更就会有,十分钟之后就会出现吧……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