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七十九章 就是坑,看你跳

    陈曦开出的条件太宽松了,除了要攻打幽州证明诚意之外,其他的条件完全没有,至于打下幽州,一定时间的使用权,足够公孙度在幽州补充够自己的一切了。

    “是不是怀疑我有什么不好的想法。”陈曦随意的看着凉茂说道,有时候太仁慈了反倒不好。

    “茂不敢。”凉茂低头回答道。

    “是不敢啊,而非不是啊!”陈曦也没有在意凉茂的话,只是随意的说道,“准确的说让那位打下幽州,并且拥有幽州,只是让他的野心生长而已,我很好奇在辽东都不安宁的公孙将军,如果有了幽州会不会得意忘形?”

    陈曦的话让凉茂冷汗连连,他相信陈曦说的是真的了,在没了那五万老卒之后,入手幽州的公孙度可能还真以为自己实力大涨,而要是就此对刘备阳奉阴违的话,那不是将刀柄递到对方手上吗?

    “所以啊伯方,记得将话带到,我这个人不喜欢斤斤计较,可以放过的都会放过,说放你们一马绝对不会刁难,但如果有找死!”陈曦眼中划过一抹煞气,毕竟是上过战场的人物,死在手下的也有万千,岂能没有煞气!

    陈曦阴寒的话让凉茂记忆深刻,要真没有这个提醒公孙度可能打下幽州就会去幽州,而有了一州之地不生出别样的意思绝对不可能,而这就是死兆!

    甚至因为出了辽东。没了老卒,空有十万新兵,绝对是一触即溃。而且没有了环境优势,公孙度绝对连跑都没得跑,死的不能再死了。

    “我该说的话也说完了,想来伯方也有了自己的打算,所以不要让我失望,虽说我失望了不会有任何的问题。”陈曦平静无波的眼神看得凉茂心中发凉。

    “多谢陈侯提点,茂不久之后就会给您答复。而且请您相信,这个答复一定会让你满意。”凉茂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将满腹的心绪压下去。

    这是一个阳谋,一切的度都在辽东公孙氏的把握之中,但是到底做到什么程度才算是合格了,这个度该怎么把握。打幽州出力到什么程度,占幽州的时候做到什么程度,乃至刘备收回幽州的时候公孙氏表现到什么程度,这些都有一个度,一个很难把握的度。

    恰好辽东公孙氏的掌舵人现在就叫做公孙度,只是不知道他能不能把握好这个度。

    “希望如此。”陈曦平静的说道。

    对于公孙度会做到什么程度,陈曦根本不在意,识时务的话,那之前的事情当作没有发生也没什么。以后公孙度自然会谨小慎微。

    要是不识时务,就像凉茂想的那样,刘备自然会收拾公孙度。他是和袁谭签署了停战协议,可没有和公孙度签订,就那时已经损耗不少的公孙度,要比收拾袁谭占据的幽州容易的太多了。

    那幽州丢给公孙度本身就是一个考验,要是过不了这一关,那就说明公孙度到现在依旧没有摆正自己的心态。而没有摆正心态的公孙度,迟早会是麻烦。

    到了这个程度基本上双方已经算是打成了协议。剩下的就是签订一个文书,当然也有可能连文书都不用签订,这就要看凉茂自己的选择了。

    “陈侯,我想我们之间也不用签订什么文书了,以陈侯的心气恐怕该把握的都把握了,也不会有什么遗漏,等我回了辽东,自然公孙氏自然就会出兵。”凉茂这个时候已经彻底平静了下来,前后已经彻底想通了。

    “不想签那就不用签了,到时候出事了我们也就不需要犹豫了。”陈曦淡然的回话,让凉茂有些无奈。

    “既然已经要投靠玄德公了,我想我们如果做的戒备太多了也不好,反倒是敞开胸怀才会让我们更好的呼吸。”凉茂看着陈曦无比的冷静,他已经打算彻底倒向刘备了,“想来陈侯不会介意我在玄德公治下游历一二。”

    “用你的双眼去见证,最后得出来的结论也会让你更为放心。”陈曦并没有正面回答,他知道凉茂想看什么,他也不会特意去伪装,想看就看吧。

    “多谢陈侯谅解。”凉茂闷声说道,既然要彻底倒向刘备,那就需要看清楚刘备到底有着怎么样的实力,要知道他们现在所了解到的战况都是刘备一方告诉他们的,虽说这种事情上开玩笑的可能性很小。

    “无所谓谅解不谅解,相反我也需要一个其他势力的人来评估一下玄德公治下的情况,我们自己已经很难正确评估了。”陈曦平静的说道,却没有注意到凉茂在听到陈曦话中的玄德公眼中划过的那抹精光。

    凉茂张了张口,却又停止了下来,做出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缄默情况。

    “我很年轻,好奇心也很重,不需要装出这这种样子,有什么想知道的直接问,不太重要的我都会直接告诉。”陈曦扫了一眼凉茂的表情随口说道。

    “我想知道如果今天我没有来,或者我们去和袁谭结盟了会如何?”凉茂问了一个很古怪的问题。

    “第一条你们来了,第二条我们赢了,干脆利落,在座的两位还有你们身后的那些人都不想死。”陈曦缓缓地竖起两根指头解释道。

    “我倒是问了一个废话,不过还是多谢陈侯解惑。”凉茂无比恭敬地说道,问的问题已经没有意义了。

    “呵呵呵。”陈曦冷笑了两下,可能也是感觉到无趣,一眼扫过公孙恭,“不知公孙兄是否也会随凉太守在玄德公治下游历?”

    说来公孙恭年龄实际上比陈曦还略大一些,但是在陈曦面前却极其恭谨谦卑,就如同当时法正所说的,同年龄段的陈曦已经站在了巅峰,甚至于和所谓年长者同台竞技而不落下风。

    公孙恭一愣,完全不明白之前不拿自己当人看的陈曦突然将话题转移到自己的身上是为了什么。

    “当然,伯方去哪里,我也会去。”公孙恭犹豫了一下之后开口说道,很明显他偷看了一下凉茂,但是凉茂没有办法给他暗示,他只能模糊的回答。未完待续

    ps:求票票,月末求票票~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