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五十六章 一荣皆荣

    李优默默地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如果真的能那么容易跳出轮回,那么也不至于悠悠千古,多少先贤才智,无有任何一个人让帝国永恒的延续下去

    “你们说的是什么?”法正不解的询问道,李优和陈曦说的话突然没有任何人能听懂了,这都是什么情况。

    同样这个时候其他人也都看着陈曦和李优,他们很好奇所谓的王朝周期律到底是什么。

    “子川推演历史得出来的一种王朝发展的规律,其中蕴含着令帝国亘古长存的秘密。”李优一脸调笑的说道,随后在众人难以置信的神情之中简单的将王朝周期律叙述出来。

    “这根本跳不出吧。”贾诩苦笑着说道,“虽说文儒你说的不错,其中确实蕴含着令帝国万古长青的秘密,但是没有人能破解出来。”

    “这倒不是,理论上来讲是有一个平衡点的,一个人口动态平衡,资源可持续的状态,只是那个点在什么程度我就不知道了。”陈曦无可奈何的说道。

    “所以说你和没说没有任何的区别。”刘晔苦笑着说道,永恒帝国想想都全身颤栗。

    “也不算没说啊,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有人能找到那个平衡点。”陈曦一脸平淡的说道,“未来谁说的准呢?”

    就在几人的闲谈之下,大量的信件从邺城发了出去,北方所有的诸侯都收到了贾诩关于塞北形势的判断,有冷笑连连的,有唏嘘不已的。也有跃跃欲试的。

    在邺城周围溜达的刘备这个时候撞上了相师刘良,就是当初在甄宓刚出生就给甄宓批了一个贵不可言的相师刘良。这一次他遇到了刘备。

    “想来,阁下应该就是玄德公了。”刘良像是飘飞一般缓步出现在了刘备身前五步之处。微微一礼笑问道,温雅的动作让刘备生出一丝好感。

    “不知阁下是?”刘备欠身回礼之后询问道。

    “山野草民刘良,只是来看看单臂扛起大汉朝的人物,不愧是人中龙凤,难得一见的英雄。”刘良笑着说道。

    “当不起先生如此夸赞。”刘备面带笑容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然后找了一个稍微僻静点的地方席地而坐。

    “当年我曾给很多人相面,但是未曾见过这等令人惊奇之面相,虽无紫薇气象,但是光华却照耀苍穹。”刘良惊奇的说道。

    对于一直站在刘备身后的虎视眈眈的许褚刘良并没有丝毫的畏惧。作为没有丝毫特殊能力的他,胆色确实足够令大多数人惊叹了。

    刘良的直言让刘备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却见刘良又开口说道,“玄德公勿惊,良精通面相,可以从人之面相看出未来的不同,玄德公确实是深具大仁德之人。”

    刘备苦笑,而刘良又自顾自的说道,“我此来其实是为甄家而来。十数年前曾见甄宓一面,不久之前又无意瞟到了对方,和当初相比大为不同,虽然同样是贵不可言。但是中间的变数又生出了不同的变化。”

    “玄德,你在哪里?”就在刘备准备问询的时候,远远的传来张氏的呼唤。

    说来最近张氏也挺烦的。自己女儿居然被拒绝了,整的母女两人都处于怨念状态。甚至可以说如果张氏够泼辣现在都去找陈曦的麻烦了。

    正因为甄宓最近为情所伤,张氏才将放在刘备身上的心思收回来照顾自己的女儿。未来的夫君可没有自己的亲女儿重要,在这样的情况下,张氏花费了不少的精力终于将甄宓劝服成功了,然后带她出来郊游。

    刘备只要在冀州地界上,甄家要找真就是时间问题,很快张氏就带着甄宓前来,摆不平陈曦,还摆不平刘备,不行花钱摆平小皇帝直接赐婚,赐夫人出身,只要是钱能摆平的问题,甄家都不是问题!

    张氏和甄宓最大的不同在于张氏经历过政治婚姻,张家和甄家的联姻本身就是豪族的政治联姻,可以说甄逸不死的话,张氏这一生也就那么过去了,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同样的安逸平稳。

    张氏就不信了,将甄宓这么一个倾城级别的美女塞给陈曦,陈曦会不下手?

    陈曦和郭嘉去青楼没带钱的事情张氏不是不知道,若非对方店主眼睛非常贼,那次陈曦和郭嘉绝对丢人丢到姥姥家。

    之后还有陈曦带关平在满香楼抢人,从这些事情张氏就清楚陈曦并非是圣人,他也是人,也是有七情六欲,而且很重情,若非如此陈兰的夫人文书绝对拿不到!

    不过也正因此张氏才会觉得奇怪,陈曦虽说不算是到处沾花惹草的花花公子,但也更不是那种一尘不染的纯情少年,更重要是陈曦对甄宓是有情的,而且甄宓也称得上倾城,也愿意放下身段委身陈曦。

    如此这般张氏才更是糊涂,明明双方都有情,她女儿也不是高攀他陈家,甚至甄宓都在正妻之位前退却了,都做到了这种程度,为什么非要割裂各自的感情?

    没有配不上,没有不愿意,也都情深意重,甚至女方都放下了身段,居然崩了,这是在闹什么?玩弄自家女儿的感情,张氏不觉得陈曦是那样的人。

    “玄德公还是去见张夫人,娶了那位,冀州才算是真正入手了,很多问题都会迎刃而解。”刘良突然一改之前的正气,一脸猥琐的说道。

    刘备一怔,被刘良面色的突然变化吓了一跳,随后老脸微微有些羞赧,但是却并没有否认刘良的话。

    “果然啊,曾经我还以为我看错了,甄家贵不可言的不仅仅是其女更是其母。”刘良侧头望着那片已经缓缓压过来的土黄色云光,几乎已经和刘备的气数合流了,甚至已经两相调和的不分彼此了。

    “先生倒是好眼光。”刘备笑了笑,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应了一个声,继续和刘良闲聊道。

    “不过甄宓的气数越来越浓厚了。”刘良以望气之法可以清楚的看到那团纯白又散发着七色光华的气数,和刘备与张氏那种气数合流几近相同,和谐的与某一团同样色彩的气数早已经不分彼此了。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