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五十章 最后的尝试

    中国的很多东西重的都不是表象,重的是其中的神韵,可以说很多水墨画完全不写实,但是一眼看去你也能感觉到像还是不像,而这就是神韵。

    陈曦的话让甄宓沉默了良久,最后有些艰难而又有些些微怆凉的笑了笑,“难得陈侯谈及过往,不知宓可有资格作为一个倾听者。”

    “没什么,只是得不到而已。”陈曦平静的说道,对于曾经的过往没有任何好谈的。

    “以陈侯之能,又有什么是你想而得不到的,就连天下也都在陈侯的手中。”甄宓嘲讽的说道。

    “所以说是物是人非。”陈曦仿若没有听到甄宓的嘲讽,只是无比平静的说道,“至于天下……”

    就在陈曦说这句话的时候,院中桐树落下一片桐叶,陈曦伸手接住,“不觉得无趣吗?我的性格不适合,当初我被培养的方向就不是君主,我也没有兴趣,毕竟出身豪族的你也懂得,世家的君主培养,很残忍。”

    “嗯。”甄宓缓缓地点头,世家的帝王培养真的是无比残忍,那种残忍最后会让人逐渐的明悟什么叫做无情。

    “这片桐叶啊,我想起来一个故事,桐叶封弟。”陈曦捏着桐叶的叶柄,缓缓地转了转,“玄德公的誓言是以万民来约束的,所以我从不担心他毁诺,当初之言大概会随着他所做的一切永远流传下去,我也一样。”

    陈曦没头没尾的话。让甄宓一怔,而原本一直在两人手旁的辛宪英也早就跑走,将空间留给陈曦和甄宓。

    “那,敢问陈侯。”甄宓欠身施礼,“陈侯的诺言,陈侯许给她人诺言吗?”

    “没有啊,至死都没有说出。”陈曦一脸感怀的说道,“相反我到是对玄德公允诺了。”

    甄宓非常的聪颖。陈曦的话让她知道了自己想知道了一切,虽说对于陈曦那句“神韵”让她略感凄凉,但是相较于后面的话,甄宓至少不是那么难受了。

    “呐……”甄宓低着头脚尖微翘,缓缓开口道,“你给繁姐姐和兰姐姐的诺言是什么?”

    “手指长短不一,然则心衡。且久远。”陈曦平静的回答道。他已经将能说的都说了,甄宓该明白的也明白了,至于如何选择他也没什么说的了。

    “哦,我知道了。”甄宓微微有些失望,已经没有机会了,随后伸手帮陈曦整了整服袍,“可惜啊,我出生的有些晚了。若是能早上五载就好了。”

    “姻缘天注定。”陈曦平静的看着甄宓,不过还好从甄宓的眼中除了看到一些失望,黯淡,还有对于命运的无奈,并没有绝望的神色。

    “那还要我跟你去置办家具吗?”甄宓收敛了一下心绪缓缓地询问道,虽说已经明白了事实,甄宓也明白这对她和陈曦也算一个不错的结局。

    “你我都陷得不深,而且你和我都同样的理智。”陈曦看着已经平静的像一汪泉水的甄宓叹了一口气说道。

    “那就走吧,以后我还会来的。至少以后见到繁姐姐她们不必拘束了,真的很可惜。明知道你不会给我一个谎言,我还继续往下听。”甄宓苦笑着说道。“我阿母教给我的一切都没用到,走吧,原本我最应该现在回家睡一觉。”

    “……”陈曦没有回话,之前的两句话已经将能说的都说了,甄宓不愿意发泄自己的怨气,陈曦也只有静静的倾听,就这样止住也好。

    “我没事。”甄宓眼见陈曦没有说话,也知道对方担心自己的心理,于是开口辩解道。

    “我送你回去。”陈曦按着甄宓的脑袋说道,将甄宓交给张氏一切也就解决了。

    “我不回去!”甄宓看着陈曦一字一顿的说话。

    “其实你不必如此的。”陈曦沉默了一会说道。

    “至少这里你会住上数年,奉高的家居是繁姐姐给布置的,那么这次就让我来吧,至少在你居住在这里的时候,这里依旧遗留着我的痕迹。”甄宓盯着陈曦口气并不硬,但是陈曦却感觉到了其中的执拗。

    “好……”陈曦听着甄宓执拗的口气,缓缓地开口说道,他不适合甄宓啊,如果当初没有婚约,如果能早点遇到甄宓,可能一切都不同,不过现在也已经非常好了,何必将她拖入泥潭。

    “请原谅我最后的任性。”甄宓转身的瞬间用几乎微不可察的声音自语道。

    陈曦不想将甄宓拽入自己这个泥潭,非是陈曦不能三妻四妾,而是陈曦知道心分的太多也就空了,最后连爱情也会完全的失去,到此为止吧。

    之后的一段时间甄宓不断的给陈曦新宅添置家具,和陈家的仆人也越来越熟悉,同样仆人们也都做好甄宓随时成为自家女主人的准备。

    同样陈曦也看着逐渐变多的家具,还有不断来往的仆人,这个新家貌似逐渐的有了点人气,不得不说同样是添置家具,甄宓的眼光比繁简好了太多,不管是审美上,还是布局上都比繁简做的更好。

    可惜所要添置的家具和装饰也就只有那么多,甚至甄宓还特意放缓了速度,但是短短十数日之后,最后一件装饰物也放到了最佳的位置。

    不知道为什么在最后一个饰物放上去之后,原本还有些心塞的甄宓,在回首环视周遭的一物一景突然豁然开朗,自己亲自动手,一点点的添置好了屋内的一切家具装饰,这个家中留下了太多自己的痕迹。

    “子川,能为我保留下去吗?”甄宓抬头看着陈曦询问道,“可以为我保留屋中的布置吗?”

    “可以。”陈曦看着屋内的一切,缓缓地点了点头,家中的一切都无比和谐顺眼,甚至于连以前奉高屋中的不协调感都消失了,甄宓真的做到了极好。

    “可以将你手上的另一个金牌给我吗?以后你的家中就难进了,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常来。”甄宓扫了一眼屋内的一切,一脸感怀的说道。

    陈曦默默地将最后一枚金牌褪下,递给甄宓。(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