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四十九章 神韵

    赵云走后身处邺城的一干文武也都忙碌了起来,当然陈曦并不忙碌,他的工作是协助别人做什么,在刘晔和李优还没做到一定程度之前基本和他没有什么关系。

    当然一般不到必要的时候刘晔和李优也不会去烦陈曦,差不多每次都是他们做到中后期陈曦出现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毕竟陈曦只要求大框架不偏移就行了。

    方向对,框架没错,刘晔和李优做的就算有问题也不会真的有太大的影响,相反肯定会因为不熟练留有正方向便于更改的地方,这些都是留给以后的事情,有时候一步到位并不算什么好事,尤其是影响会非常大的情况下,给后人留条活路也好。

    同样刘备也基本没有什么事情,更多的是在许诸和武安国的保护下去四处了解民生,虽说提供不了解决的办法,但是一般刘备都是先用钱解决一时,之后回来招人解决一世,总之多溜达溜达对于刘备也算是一种习惯。

    至于陈曦在哪里,一般刘备叫一起去溜达那就跟着去溜达,如果没有,那就待在家中休息,当然一般这种时候,繁简和陈兰都会将陈曦拖出去,不过现在家中没女主人。

    “子川,跟我去置办家具吧。”就在陈曦思考着要不是回屋看会儿书,然后睡一天,什么时候醒了,什么时候去府衙公干的时候甄宓的声音传进了里屋。

    对于甄宓,陈曦一直都是不主动也不排斥,自然甄宓进陈家门也跟进自己家门一样,一屋子才来的仆人侍女都在思考什么时候对方会变成这里的女主人。毕竟陈曦很少跟他们说什么,他们不敢去问询。

    “好的。”陈曦犹豫了两下还是走了出去,而果不其然甄宓抱着衣服拉着辛宪英就站在庭院里面,自从陈曦入邺城带着辛宪英见甄宓之后,甄宓每次前来都会带着辛宪英。

    “陈侯。您就这么出去?”看到陈曦乱糟糟的衣服,甄宓不满的说道,和之前不同,没繁简和陈兰在甄宓没花多长时间就将和陈曦溜到了同辈,也亲近了很多。

    “我去换身衣服。”陈曦有些困倦的说道。

    “陈侯……”辛宪英这个时候已经接过甄宓抱着的衣服走到了陈曦的身边,拽了拽陈曦的下裳。“衣服宓儿姐姐已经带来了,知道您就是这样,我们都习惯了,真不知道您没有夫人再旁会不会长毛毛。”

    甄宓美眸盯着辛宪英非常满意,果然很聪明。不过再看一脸迷惘的陈曦就有些气闷,这一身衣服可和之前的那些完全不同,这可是她自己做的。

    等陈曦换上那身纯白锦衣之后甄宓的一脸满意的笑容,“呐呐,子川,你感觉这一身穿着怎么样?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

    “没什么特殊感觉,和以前一样,衣服嘛。就那回事,穿着舒服就行了。”陈曦对于吃饭很讲究,对于穿着就随意了很多。主要目的只为了人舒服。

    甄宓不满的横了一眼陈曦,感觉陈曦那未卜先知的智慧在平淡生活的时候完全不起作用,要还是未雨绸缪的陈子川肯定知道她想要的答案。

    “不过还是谢谢你了。”陈曦瞟了一眼甄宓拇指上的顶针,这东西还是他弄出来的,甄宓能带上,结合之前甄宓的询问。陈曦岂能不知道。

    甄宓无奈,完全看不清陈曦的思维。叹了口气,随后又振作了一下心情说道。“走吧,还是不要误了时间,跟我去邺城看看吧,自从你在奉高特意为商人修筑了纯粹商业的街区,不少城池都这么做了。”

    “有利可图的时候大家学的都不会慢,更何况袁本初怎么说也是英主,田元皓和沮公与更是当世名流,只可惜有时候不因为对错,只因为对立。”陈曦面带微笑的解释道,提及袁绍和田丰、沮授的时候微微有些可惜,不管承认不承认,死的真的很可惜。

    “沮公啊……”甄宓沉吟了一会儿没有接话,沮授和袁绍让甄家最为不满的事情就是当初在甄家最困难的时候不仅没有帮甄家,而且为了所谓的大势落井下石了。

    想到这里甄宓不由得想起当时的陈曦,虽说没有现在的威严,但是当时却比现在更为锋锐,甚至作为主事者将甄家逼得根本没有一条活路,最后居然能转圜回来让甄家不得不选择刘备。

    “在看什么?”陈曦也注意到甄宓眼中的惘然,摇了摇手笑问道,还以为甄宓还在介意自己的话,“好了,不开玩笑了,衣服还算不错,比得起曾经已经说明你的手艺非常的优秀了。”

    总体来说衣服确实能说一句和以前一样,但要知道甄宓以前拿来的衣服可都是不是一般的裁缝制作的,而甄宓自己也能做到这种程度已经足以称之为心灵手巧了,同样花费的功夫也不会是少数。

    “哼,你果然是故意的。”甄宓听到陈曦的话,故意一撇头小小的使了使性子,而陈曦也算是遂了甄宓的意。

    “也没有什么故意一说,只是……”陈曦伸手将甄宓转过身来,“和当初初见的时候有了不少的变化。”

    “该说是物是人非,看起来比当初更为漂亮了,我也不再是名不见经传的陈家偏支余脉了,你也不再是曾经那个被胁迫的少女了,一切都很好。”陈曦面上带着一抹温柔的微笑对着甄宓说道。

    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在陈曦开口说这句话的时候甄宓总感觉陈曦的话未说完,更觉得原本好不容易靠近的两人又出现了些许的距离。

    “子川,当时你到底看到了什么,为什么会那么的激动。”甄宓看着陈曦微微有些伤感的眼神,还有那看似温润的笑容,最后还是开口了。

    “看到的是一抹神韵,一抹近似乃至相同的神韵。”陈曦停滞了好久,最后缓缓地开口,“都是同样的执拗,不想去做,但是为了家人却尽自己最大努力去做,近似到让我将你们的身影重叠,虽说你们完全不像。”(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