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二十六章 两个笨蛋

    “那也没有任何的办法,我能看得出来。”甄宓原本微红的脸颊猛地恢复常态,随后清冷的说道。

    “所以说你是笨蛋。”张氏在甄宓脑袋上点了一下,“他看你那种眼神说明他确实是心中有你的,不管在什么位置,至少你能让他有不同的色彩!”

    “可是……”甄宓无奈的张张口,“他根本就是故意的,他根本不愿意进一步!”

    “所以说你是笨蛋,他对你并不冷漠,也不抗拒你,你想做什么,他也没有阻止过,甚至说你要求的事情和他妻子要求冲突的时候,他有时候都会偏向你!”张氏盯着甄宓无可奈何的说道,明明都很聪明啊!

    “完全没用。”甄宓叹了一口气,她能察觉到陈曦的迁就,只是这种感觉完全不同与陈曦对他妻子。

    “说你笨蛋,你还不信,女人对于男人的怜惜不可能变成爱情,但是男人对于女人的怜惜很容易变质,你黏着他,他就会迁就你,而且本身你心地善良,长得又漂亮,你经常在他面前转,他就会有变化。”张氏无奈的说道,她突然发现自己的女儿真是一个笨蛋。

    “所有的男人选择的时候内在和外表都会考虑,但是两样都符合的话,只要对方不厌烦你,你就有机会,你觉得他厌烦你吗?”张氏笑盈盈的反问道。

    对于甄宓和陈曦的关系,张氏原本的想法是就这么淡了,毕竟以甄宓的身份嫁给任何一个人都不能是侧室,除非对方的身份足够称孤道寡,那个时候就不再称作侧室,而是妃,这里面就有太多的不同。

    陈曦虽说表现的惊艳无比,甚至于到现在为止压着天下大势往前走,一步步的算计都没有错漏,这种人在张氏看来恐怕就是曾经的留侯复生,也难比之了。

    可是陈曦有妻子的。而且还有两个,更坑的是张氏还知道这两个人还都有夫人的文书,这种情况下甄宓嫁过去那甄家还要脸不?

    因而张氏逐渐的淡开甄宓和陈曦,就连刘备的提议也都打个哈哈过去。甄宓毕竟是她的女儿,与人做妾可不是什么好提议。

    真当陈曦家不远处的蔡琰和陈曦不是门当户对,是啊,是门当户对,但是有什么用?蔡琰能予人做妾?开什么玩笑。就算被胡人掳走,回来也是嫁于董祀为妻!而这就是身份!

    同样甄宓也是如此,上面的几个姐姐和哥哥都只是同父异母,只有甄宓是张氏所生,而也只有张氏是夫人,其他的都是妾侍,故此才说甄家无男儿,庶子啊,在这个时代,有时候和仆奴没什么区别。

    如此在看就能明白为什么袁绍一定要子嗣娶甄宓为妻。也就能明白历史上为什么曹丕要强娶甄宓为妻,因为甄家的嫡女就甄宓一个!

    这种情况下,甄宓嫁给别人做妾,甄家的脸往哪里搁?张氏自己都没办法解决这个问题,这才是看淡陈曦和甄宓关系的原因,不是不看好陈曦,而是必须要为整个家族考虑,也要为甄宓考虑。

    只是后来拖得时间越长,甄宓表现的越为感性,张氏就知道这事已经无解了。随她去吧了,这么拖着甄宓只会越来越幽怨,最后郁郁而终,嫁给陈曦。以后不行了,再分,之后再嫁就可以了,至少人不会出问题。

    这也是为什么张氏现在开始教甄宓如何摆平陈曦了,甄家丢个脸,总比唯一的嫡女死了好吧。嫁吧,丢脸了不是还有她这个母亲在前面吗,到时候涉及到天下权力最重的几个人,看看谁敢乱说!

    甄逸能说张氏注重家族,那这么一个人岂能不爱自己的女儿,反正这事已经无解了,横竖都要倒霉,那还不如让自己的女儿顺心,随她去吧,陈曦有本事搞来第二份夫人文书,那就去搞第三份!

    另一边辛宪英这个时候也回到了辛家,若是以前辛宪英偷跑,还在这个点回来,不被罚跪祠堂才怪,结果今日却没有任何人追究。

    看着一脸懵懂的辛宪英,陈氏只是抚摸着她的小脑袋没有说什么,相较于之前的提心吊胆,至少现在陈氏心中已经有底了,不管辛毗是否投降,他们辛家已经保住了,辛家八十余口老小性命已然无忧。

    想到这里陈氏就有些埋怨辛毗,到了这种程度为何还有死撑,袁绍都死了,他到底是为谁而尽忠?

    看着用小碗一边吃饭一边偷看自己的辛宪英,陈氏开始询问这一天发生的事情。

    辛宪英小心翼翼的将一整天发生的事情复述了一遍,而陈氏也是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女儿居然有过目不忘的能力,而且有着想当完整的思维能力,聪明的几乎不像是一个小孩子。

    “你说陈侯给了你一个金牌?”陈氏皱了皱眉头说道,而辛宪英也从自己的衣服里面将金牌掏了出来,一个篆字的“陈”,其他的花纹几乎没有。

    “家主……”陈氏掩嘴惊呼。

    这种东西一般是不能给别人的,陈家长老可以有一支,陈家主母可以有一支,其他的只能由家主拿着,乱发会乱套的,结果现在陈氏看着自己女儿挂在脖子上的金牌当真是吃了一惊。

    颍川地界上的陈姓,就算和陈家主脉没有关系,随着四百年的同化,也差不多沾亲带故,甚至于称一句本家并不为过,辛毗的老婆自然不会认错这种东西。

    “将这个东西收好,不要让别人看到。”陈氏心乱如麻,但还是尽量保持着自己的气度,将金牌又塞回去。

    “他还说什么了吗?”陈氏有些担心的说道。

    辛宪英歪着头,思考了良久,她突然明悟陈曦所说的话,然后开口说道,“他说给我这个,我就可以经常去他那里,他好像要教我一些东西。”

    九真一假的谎言很难被拆穿,尤其是辛宪英这种在别人没有丝毫防备时候说出的谎言。

    “那你就好好跟着他学习……”陈氏面色有些怜惜的说道,“找他的时候记得和你甄姐姐一起去。”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