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二十三章 志同道合之下的阴影

    。Shumilou。Co  M。Shumilou。Co

    对于陈曦这些人来说,他们不需要刘备有多强能力,他们需要的是刘备有发现的眼光,将合适的人放在合适的位置上,作为领袖来引导天下人迈步向前,而不是亲自下台来做这些事情。

    因为在刘备势力当中,由陈曦为核心组成的文官团体可以有决策权,但是这份权力必须来自刘备,就算刘备可以无视这一点,其他人不能无视。

    “我就不用去了,你自己一说就行了,这也不是什么大事玄德公能理解的,毕竟接下来的一切都是在北方进行的,而且长安我们志在必得,洛阳什么的,哼哼哼!”陈曦没好气的看了一眼李优,当年真够狠啊。

    “长安确实不错。”李优压根没有理陈曦,翻了翻白眼说道,不过眼中却有一丝苦涩,那是他最接近理想实现的时候,当然相较于那个时候,现在更近了。

    洛阳的事情,李优已经不想解释,当初董卓是有机会在他的帮助下一统天下,以最快的速度结束这混乱的诸侯之战,可惜董卓变了,不再是那个勇武义气的西凉莽汉了,人终归会变的。

    李优的话说出之后,陈曦和李优都沉默了一段时间,而陈曦也有些觉得自己的话过分了,随后叹了一口气说道,“抱歉,之前是我口误。”

    随后陈曦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而甄宓仿若心有灵犀一般伸手将辛宪英拉了出去,就留下陈曦和李优独处。

    “不必如此,当年的事情早就过去了,而且已经发生的事情我不会介意别人评价的。只是失败了而已。”李优看似无所谓的说道,但是眼中却有一抹阴霾。

    陈曦张了张口,原本想说的话,却没有张口,没有办法。有些话,不适合现在的李优,毕竟对面的人很厉害,心性也是非常的圆满,最多就是为了目的不择手段。

    “其实我很担心,主公会变吗?仲颖堕落的时候。我正在走向巅峰,我们的势力也在走向巅峰,我的梦想距离我也只有一步之遥,只是在我即将碰触到那个梦的时候梦碎了。”李优喟然长叹道。

    随后不等陈曦劝解,便自己回答道。“子川你知道吗,其实王允的手段我看的很清楚,吕布对于并州狼骑的珍视我也在看在眼中,知道为什么我没有阻止吗?”

    陈曦摇了摇头,这件事他确实挺好奇的,毕竟以李优和贾诩的眼光怎么可能看不出这种小计,要是求死的话,贾诩为什么要做好逃生的准备。这根本不合理。

    “文和被我坑了,当时文和以为我放任这些事情发生,然后准备在仲颖死后。不管我到时是以清除国贼为口号,还是为董卓报仇为口号,都能站出来接过西凉的大旗,毕竟我在西凉这个团体之中身份不低于仲颖。”李优笑了笑说道,想到最后贾诩慌乱挖地道的时候李优的嘴角不由得上划,能坑到贾诩的时候不多。

    “我确实是发现了。那种计谋对于我们这种人来说根本上不了台面,再加上我一直监视着整个长安的一举一动岂能不明白。只是我那个时候已经心累了,仲颖是我一路辅佐上来的。志同道合!”说这话的时候李优双眼无比的坚定,甚至连陈曦都不敢与之对视。

    “在那种情况下,他依旧腐化了,曾经与我志同道合的那个人就那么死掉了,他的意志还未及贯彻便已经消磨掉了,何等的可笑,这等已经没有自己志向,没有自己思想的残渣,已经沦落到为**所操控的家伙,活着有何意义?”李优盯着陈曦反问道。

    “而同样,我自觉我自己也没有生存下去的价值了,一个谋臣连人都能看错,他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我也不想成为君主,当时仲颖已经无药可救,我也没有办法,看着他走向死路,那一直依附着他的我,也应该随他一起走向灭亡。”李优的声音带着一丝沉重,当初他是抱着和董卓一起赴死的想法。

    “你懂我说什么了吗?”李优的故事从这里戛然而止,可以说是没头没尾,但是随即扭头问道。

    陈曦这个时候都有抹汗的冲动了,李优说的话一字不漏的全听懂了,但是当时的情况没那么简单吧,华雄都说了李优当时连他都想干掉,足可见当时有多么可怕,要不是贾诩一杯送行的毒酒,将李优药翻,李优肯定死了,那家伙当时真是万念俱灰了。

    “我们来讨论一下啊,你说的话我都能听懂,不外乎我刚一句话挑起你心中的阴影了。”陈曦撇了撇嘴说道,不过想想也应该。

    毕竟李优和董卓一手创建的势力,在最困难的时候都渡过去了,结果在接近梦想的时候被摔碎了,虽说里面有董卓绝大多数的问题。

    “那万一他年再次出现这种情况呢?这是我人生第二次接近我目标的机会,如果错过了,我不确定我能不能等到第三次。”李优盯着陈曦说道,他确实被陈曦挑起心中的阴影了。

    说实话,就现在刘备的实力,除了钱粮人口比董卓更有优势,单比野战,刘备未必能打得过当初的董卓,西凉悍勇不是吹出来的,那可都是打出来的战绩!

    同样在这种无比和上一次接近的情况下,原本就有点由头的李优,被陈曦挑起心中的阴影之后,岂能不担心历史重现,鼎盛的势力啊,不代表无法打倒,外人无法击败,但不代表内部腐化之后不会倒下。

    “我所能说的只有玄德公和那位完全不同吧。”陈曦扯了扯嘴说道,能不能说服李优他也没有把握。

    李优的话也挑起了陈曦内心的担忧,他同样也不确定没有经历过长久颠沛流离的刘备能不能还像以前一样保持着自己内心,尤其是在这天下大势日渐明朗的情况下,毕竟他也只是一个人,不是一个神。

    “我希望如此。”李优苦笑着说道,随后叹了一口气说道,“有没有一些现实点的办法。”

    陈曦也是苦笑,刘备要真腐化了,那他就算有逆天手段也没有办法,他不适合做一个君主,“找一种制度吧,人终归没有制度稳定。”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