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七十八章 决战3沮授之死

    袁绍亲身抵达战场第一线,甚至于拔剑斩杀了一名刘备军士卒,顿时让原本士气崩溃的袁绍军挽回了颓势,袁绍尚且如此,普通士卒又有何惧。

    以至于在袁绍冲上去的瞬间整支大军都打出了一个反冲锋,甚至于直接压退了刘备军强势冲锋,不过军团级别的大战打的是韧性,一时的爆发并不能扭转中军主将折于帅旗之下带来的巨大打击。

    可以说袁绍军的这一次爆发所能带来的只能说是抢回来了颜良的尸身,仅此而已!

    “谁敢拦我!”甘宁趁着关羽吸引注意力的空档率兵猛地一个突进,麾下士卒皆是奋死向前,甚至于更快的撞到了袁绍中军最后一道防线。

    不过那大戟士钢铁般的臂膀像一道城墙一样死死地抵住甘宁的亲军,双方直接在那里开始进行僵持。

    与此同时,原本先一步滑过刘备军两侧的蒋奇和张颌,也在袁绍军打出一波反冲锋的时候,成功做到了沮授分配给他们的任务。

    张颌和蒋奇率领的两只大军像是大雁伸展出来的两道翅膀一样,在这一刻一长一短朝着刘备后方包抄而去。

    尤其是张颌率领的并州狼骑,整个军团如同狼吻一般凶狠的张开,准备绕后咬向刘备军的后军。

    就在张颌即将完成这一既定目标的前一刻,一道灰影突然冲了出来,随后一大片的灰影从刘备军后军绕道杀了过来,直接和张颌率领的并州狼骑发生了碰撞。

    两支几乎同为天下骁勇的骑兵正面的穿插了在一起,这一刻无数的血花飞溅而出,但是双方却都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只是握着自己的长枪死死的刺向对面,白马义从没了,但是白马的魂还寄托在这些人的心中。

    “叮!”一声爆响,张颌和赵云针尖对麦芒一般的碰撞,然后下一刻双方交叉而过。同时俯下身子,又是一声轻响,收剑的瞬间,张颌看着已经被砍出一个豁口的佩剑,心中一寒。

    “调头,灭掉他们!”冲杀出来的瞬间。张颌缓缓地止住自己麾下的精骑,然后调头死死的盯着对面那一身是血的赵云,同样他战袍的边角也滴下了刘备军的鲜血,他很清楚不灭了对面那支数量不及他一半的骑兵,今天他就别想完成沮授的交代。

    两支骑兵一个穿插。数百人在那一瞬间倒在了战场,但是双方却都没有畏惧,死死的盯着对面的骑手,他们都知道能和自己争锋的骑兵是什么,也都知道该如何去应对对方,这是一场知己知彼的战争!

    “杀!”张颌一声怒吼,毫无惧色的对着赵云的军团冲了上去,他的军团也应声而动。他的实力不如赵云,但是战场上决定胜负的永远不是个人的勇武!

    赵云双眼肃杀,一夹马腹。当先跃出,身后的骑兵也如同心有灵犀一般怒吼着冲杀而出,这一战双方都不会退却,不死不休的战斗!

    【记住,子龙,你的任务就是挡住袁绍军穿插绕后的第一支骑兵。不惜一切代价挡住他,我军的胜负就靠你了!】赵云枪剑乱舞的那一刻脑海里浮现了贾诩的这句话。当即招式更是狠辣了数分!

    另一边蒋奇的短腿军队也遭遇到了孙观,尹礼。吴敦三人的阻击,相较于蒋奇以统兵调度致胜,贾诩建议布置在这里的三人,都是干过贼匪,作战以悍勇著称的军队,同样也都是不讲究套路的军队。

    也正因此三支军队兵力还不及蒋奇的一半,但是却是以三个尖刀颠狂的攻击蒋奇的大军,让蒋奇根本无法估计三人下一步的攻击套路,彻底的打乱了蒋奇的节奏!

    不过不管是赵云还是孙观他们都改变不了一点,就是他们兵力不足,只能拖住对方,就算赵云那边有着强大的武力支撑,也不能完全压制住对面的张颌。

    袁绍中军猛然爆发出来的强硬攻击压制了刘备军一时半会儿,但是随着第三把刀刺上来之后,原本就只是一时奋勇的袁绍中军再一次被压制住了。

    原本在重叠部位的刘备虎卫军,在大军整体持续没有明显进展,但后军还在不断推进的情况下,很快就如同锋矢一般撞在了袁绍中军之上。

    “杀!”随着刘备一声怒吼,同之前袁绍所表现出来的意志相同,随着刘备这一声怒吼,整个刘备军迸发出了更强的实力,主君身先士卒的情况下,高昂士气迸发出来的战斗力,瞬间就压制了袁绍军。

    “命令大戟士巨盾防御,中军保护主公后撤,迎左右二军入阵!”沮授向前跨步大吼道。

    且不管折了颜良,沮授很清楚一点,袁绍军快赢了,中军后撤成功,整个刘备军就会被扎入口袋,而且因为臃肿的后军,刘备军绝难打穿,如此一来瓮中捉鳖的局势已定,刘备军会同时迎来四面八方的攻击。

    也就在这一刻,甘宁疯狂的跃马前扑,用横江铁索直接在那道钢铁城墙之上打开了一个口子,然后一跃而起,他等这一刻等的太久了。

    “沮授你给我死!”这一刻跃身而起的甘宁,手上那条一丈长的横江铁索猛地甩开,同时以前缠在他身上当作铠甲来用的大部分铁索,在这一刻也全数被甘宁甩开。

    甘宁跃起的那一刻,原本那只有三米长的横江铁索延长至十多米,而原本不在攻击范围之中的沮授,猛然被甘宁笼罩在了其中,那锋锐的枪头狠狠的刺向沮授的腹胸之间。

    “给我闪开!”这一刻沮授倾尽全力释放自己的精神量以期能像拨开弩矢一样拨开甘宁的横江铁索。

    “啪嗒!”原本直直的刺向沮授的横江铁索,在沮授全力施展的精神量下,猛然偏转向沮授的左侧,这一招几乎已经注定打空。

    “噗……”电光火石之间,一口鲜血喷出,沮授艰难的看着从自己胸前刺出来的枪矛,颤抖着伸手摸向胸前,心脏依然被刺穿,缓缓扭头想看看是谁下的手,却就此倒下,至死他都不懂,他的背后怎么会有敌人……(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