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七十一章 备战

    在这样的情况下,就连董昭反复对比十几个间谍送来的情报也不得不暗叹一声,当真是天数使然,明明刘备军大势将成,不想先是沮授意外获知情报,之后又先一步布局,而刘备军更是出了如此佞臣。

    【唉,当真是神通不及天数,枉陈子川天纵奇才最后决定局势居然是如此低劣的人物。】董昭长叹一声,对于陈曦现在情况无比可惜,无双无对又能如何?

    【既然如此,那我也不该再继续犹豫下去了,此战结束袁绍军必然大势已成,携涛涛雄威渡过黄河,天下再难有人可以抵挡,崤关在手,雍凉可期,豫州袁术再不愿意也没的说了。】

    兖州东北部的一切,陈曦并不清楚,不过他也有着自己的估计,打到现在,随着贾诩战略的送抵,陈曦很清楚战争已经到了胜负手了。

    “子扬,子健准备好啊,恐怕很快就到了胜负手的关键点了,攻击袁绍本部,阻击曹操援军,阻击荀谌救援,这都是我们的事情。”陈曦看着刘晔和华雄说道。

    话说已经做好仅剩一个侄子的华雄,又抢救活了一个侄子,虽说李利因为心肺受损已经无法再当兵了,但是能救活一个侄子,华雄已经很高兴了。

    至于当不当兵,华雄并不看重,作为荡寇将军,列侯的华雄已经足够庇护自己的子侄后辈了,而且作为李优和贾诩一派仅有的嫡系,安全绝对没有问题。

    “曹操的援军真的会来吗?他现在连关中司隶都没有稳住就这么急冲冲出手,有些太急切了吧。”华雄不解的问道,虽说他的政治和头脑不怎么好。但是李优和陈曦成天灌输的都是立于不败之地,而求后胜!

    “他是来调停的,毕竟天子脱身贼手,需要大赦天下,所以前来调停我们和袁绍。也算正理,至于轩辕鼎对方估计提都不会提。”刘晔抬头说道缓缓地开口说道。

    “子扬,选一个重点吧,我们兵力不足,压制荀谌虽说绰绰有余,但是要加上阻击曹操兵马。攻击袁绍本部,那兵力就差的有些远了。”陈曦侧头对着刘晔说道,他这一路兵马,将帅配置算的上是完备。

    刘晔一皱眉,几乎未加思考就开口说道。“攻击袁绍本部,荀谌是一个硬骨头,一时半会儿并不能有什么结果,而袁绍才是一切的症结!”

    “我想到时候荀谌会做出和我们一样的行为,不过我就担心他从我们的行径之中看出一些其他的东西。”陈曦叹了一口气说道。

    “看出来也没有时间,到时候可以说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对方绝对会选择和我们同样的方式,文则到时候靠你了。”刘晔左右看了一下之后。将视线最后还是落在了于禁身上,于禁的青州兵毕竟是短腿。

    “荀谌绝对会有防范的。”陈曦皱了皱眉说道,虽说他也认可于禁留在濮阳一带的提议。但是想要靠于禁攻下濮阳绝对是开玩笑。

    “到时候孝直会赶回来的,以孝直胆大妄为的程度,走冀州官道的可能性极大。”刘晔苦笑着说道,他现在对于法正的感觉就是一个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肆无忌惮!

    “也是,孝直那家伙绝对是肆无忌惮的典型,你的意思是由孝直拱卫我们后方?唔。也是好计,说不得确实能出其不意的从袁绍军北方官道攻破濮阳。”陈曦撑着脑袋点了点头说道。法正虽说有些跳脱,但是能力上还是需要认可的。

    “子健的任务就不用说了。西凉铁骑的宿命就是在战场之上驰骋,或是消失在历史之中,成为岁月的蚀痕,或是雕刻历史,留下不灭的荣光。”陈曦侧头对着华雄说道,而华雄也是很得意的昂首挺胸。

    正如陈曦所说的那样,西凉铁骑从诞生那一刻就背负了征战的宿命,要么战到地老天荒,要么泯灭于历史当中。

    从边疆到中原,西凉铁骑出现的地方全都是战火纷飞的杀戮场,雍凉的汉子早就忘了镰刀和锄头,长枪和皮甲才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基础,靠着长枪击败敌人,靠着健壮的躯体守护身后,战至死亡的那一刻!

    “还请军师到时以我为先锋,先辈的西凉铁骑统帅就剩下我一人了,还请军师准我证明铁骑不败的骄傲!”华雄单膝跪地直接求战,除了要替自己麾下的西凉铁骑报仇,华雄更是想再现当年兵出西凉,马踏河山的雄威。

    “到时候你不为先锋也不行了。”陈曦笑着说道,“做好准备,文和既然来信叙述此事,想来时间也不多了,我们也需要仔细关注兖州东北的形势了。”

    “胜负手的关键点,我们可不能错过。”刘晔扫过在座的众人神色威严的说道。

    “报,泰山紧急来信!”帐外陈曦的亲卫突然吼道。

    “呈进来。”陈曦一愣,和刘晔对视一眼,都有些担心,但是面上却没有太多的变化,开口命令道。

    等密信呈上来,陈曦打开信封,快速的核对暗码,迅速破解了开来,随手递给刘晔,而刘晔也快速解读信中的内容,当即眉头紧皱。

    说来这种加急信,都是一次性送上好几封,也都是暗码加编号,主要是为了避免遗失,虽说这种密信的要求是一旦被敌人截获,必须要毁了信,但是时间久了袁绍那边照样是获得了不少的密信。

    不过由于陈曦的暗码编译完全是欺负人,至少这个时代基本不存在不知道编写顺序的人破解的可能,获得密信的许攸和沮授绞尽脑汁也没有办法破解,所以也就不用担心被造伪。

    “子扬,你怎么看?”陈曦对于信中李优的判断并没有什么异议,准确地说,这种程度的分析和判断已经超过了陈曦的能力范围,一般情况下陈曦不会发言,直接信任贾诩郭嘉等人的相同判断。

    “相较于文儒的谨慎,我倒是觉得袁绍计止于此!”刘晔缓缓地抬头说道,并没有否认李优的判断,只是觉得李优这家伙太谨慎了。(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