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六十九章 逆势破局的可能

    想起泰山一众的年龄田丰不自觉的就有些感慨,袁绍这边的高层基本都是四十岁左右,而对面泰山的高层除去贾诩和一直认为是佞臣的李优,年少的岁不及二十,年长的岁不及三十!

    当真是青壮派,更恐怖的是对方一群少壮还真支撑起了一个不下于他们的势力,由此更可见对面那群人的潜力,二十多岁的高官智力和经验还没有达到鼎盛,还有成长的余地,至于十多岁的那几位,在田丰的观念中的定义基本都是妖孽。

    “我们不能再拖了,蒋将军为人谨慎,邺城自然无需担心,但是粮道必然为法正所断,如此以来清河和渤海就成了重中之重。”沮授听了田丰的话,点了点头说道,对于蒋义渠的能力沮授还是认可的。

    “如此先绞杀清河的魏延军。”审配拍板道,他们不能让魏延这个苍蝇造成越来越多的麻烦,在事情还没发生之前扼杀了对方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不过徐庶是一个麻烦,此人在颍川也颇有名气。”郭图这个时候又开口说道,不过却是说到了点子上。

    “公则可是认识着徐庶?”审配面上一喜,这个时候能9∴策反,策反,不能策反,有熟人找他的弱点也好找,当即开口询问道。

    “完全没用。”郭图无可奈何的说道,“在我的印象之中他应该是一个混混,前几年刘备过颍川,就收了他一个,这一点天下不少人都嘲笑过。结果现在,大家都看到了。过去的事情不说,都能看出来。对方很厉害。”

    审配听完也是无语,这种崛起于微末的士子,还是别想了,而且还是刘备发掘出来,如果这都策反成功了,审配也不屑于用对方,就算再有能力,这品德也是问题,毕竟按照这个时代。这种人绝对属于死忠铁杆!

    “还是不要想投机取巧的手段了,魏延和徐庶最大的问题是兵力不足,他们所能起到的作用也就是牵制我们。”逢纪默默地开口说道,“不过一旦邺城被堵,清河对于我们的影响就会大幅度上升。”

    “邺城方面,影响不会太大,对方兵力限制了自身的发挥,不可能造成太大的麻烦,而且背靠魏郡。到时自有救援,只是粮道会被封锁一月有余。”审配点了点头说道,“所以清河这边早做打算。”

    “提前疏通渤海粮道,以免到时候出现意外。”许攸突然开口说道。“至于安平粮道要过清河免不得还要处理清河,让元伯疏通一下渤海粮道。”

    “也好……”审配思考了良久之后开口说道。

    “诸位可有注意到敌军的兵力在不断的下滑。”一直不说话只是听听的董昭突然开口说道。

    沮授眼中猛然一亮,随后瞬间便恢复了常态。神在在的看着其他人,已然一副成竹在胸的表情。

    “对方要防御后方粮道。布置战略要点,兵力分散。主力兵马已经下降了不少。”审配也是眼中一亮说道。

    “那么我们是选择继续这样和对方僵持,等待时机降临,还是……”田丰慎重的说道,准确地说道他已经看到了胜机,刘备军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天下皆敌!

    当然就算是天下皆敌也没有什么实质影响,敢真正动手的还真没有多少,打到现在田丰已经对于泰山整体的战争潜力有所估计,他们有所不及!

    “不,拖下去,两败俱伤,非是必要不值得如此。”沮授缓缓地摇头说道,“很快我军就将会有一次逆转当前形势的希望,刘备军所言决战,对于我军来说是一个机会,他们如此作为不外乎是注意到了现在的情况,不希望再继续拖下去。”

    “哼,他们倒是自信!”审配闷哼一声,一脸不爽的说道,不过他若是处在对面的局势之上也会如此选择。

    “呵呵呵,其实我等若是处在对方的局势上恐怕也会如此选择,毕竟长痛不如短痛,对方大概是想在邺城粮道断后,出其不意的发动总攻!”沮授缓缓地开口说道。

    “同时,清河方面恐怕也会加大封锁力度,至于渤海的粮草送过来若是没有准备的话有一个时间差,而一旦我军出现粮草问题,对方总攻很有可能一战而平!”沮授锐利的双眼扫过所有人。

    “所以先要疏通渤海粮道。”审配叹了口气说道。

    “不,我意不疏通渤海粮道,而是近期绕道从巨鹿调粮直接调粮,到时限制粮食供应,压缩防线,让刘备军以为我们缺粮,全力限制士卒出入!”沮授缓缓地开口说道,“一旦对方有决战的征兆……”

    众人听完皆是双眼大亮,唯有董昭缓缓开口说道,“既然不疏通渤海粮道,不若到时候直接调高元伯本部精锐过来,即可出其不意,也可作为防备。”

    沮授深深的看了一眼董昭,然后看向审配,而审配也是犹豫不定,几人商讨良久之后,最后还是选择了提前调动渤海防线的高览。

    就像审配话中所说的那样,且不言十日之内臧霸能否攻破渤海,单说一句,沮授计成,足以在此地大败刘备,以小博大之事为何不赌!

    “这几日诸位都还请研究一下到时候该如何应对刘备,我们合计合计如何才能以最合适的办法战败刘备军。”审配虽说专权,但毕竟头脑清晰,这个时候结合众人的智慧才是最应该做的事情。

    “都做好准备,既然刘备想要战,我们就陪他们战,高祖输了一辈子,赢了一局天下在手,项王赢了一辈子,输了一局人地皆失!”田丰对着众人鼓气道。

    “将胜负压在一场战役上确实不是什么好事,公仁你我思考战后如何,我思考败局平局,你思考胜局。”许攸盯着董昭双眼闪着异光说道。

    “也好,不过败局之后如何处理还是由我来思考,也乐得轻松。”董昭缓缓地点头。

    董昭知道他自己该收敛点了,至少最近和荀彧,司马懿,陈曦之间的交流需要停止了,毕竟这一战决定河北和泰山的命运,沮授和许攸绝对会将他盯得死死的,绝对不允许泄漏。(未完待续。。)

    ps:突然发现到月底了,有月票的投给我,投给其他人都可以,虽说完全没用……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