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五十五章 清河攻略

    如果说别人可能想不到水军强渡黄河一事,荀谌这种人怎么可能漏掉,当初公孙瓒的物资怎么到幽州的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海路都能走,黄河还能走不了?

    之前荀谌还想给袁绍建议一下发展水军,结果却发现根本没有水军将领,也没有优秀的造船工匠,而且时间还不够,这根本就没得搞

    也就是在那时荀谌将对于刘备的忌惮提高到了相当的程度,不再相信任何其他人分析出来的情报,转而自己去了解,这也是袁绍逐渐降低荀谌信任度的原因,荀谌很多的时候都像是有着太多的想法,却不愿意说出来。

    能从一穷二白走到和他们比军事都不落下风的情况下,还有精力去发展商业,农业,繁荣治下,这种状态完全就不正常,中间差的已经不是沮授和许攸情报之中所说的东西,而是一种全面性的差别了。

    【食君之禄,忠君之事。】荀谌暗叹一句,然后命令郭援等人做好防范的准备,至于曹操那一边的援助,虽说荀谌很忌惮对方,却也不会在这种时候表现出来。

    次日一早,黄河下游就出现了一支船队,不过并非是甘宁亲率的水军,而是徐盛和糜芳率领的一支偏军,甘宁的主力还在黄河对面和袁绍军对峙。

    同样这个时候河边已经聚集好了一支装备齐全的青州强弩手,并非是最善攻伐的西凉铁骑。

    “见过于将军。”徐盛抱拳一礼,甘宁对于他的提拔并不慢,而糜芳也没有太重的功利心。也没想贪财,在太史慈走后。顺手推了一下,徐盛成功成为甘宁的副将。

    “文则。好久不见了。”糜芳笑着说道,并没有徐盛那种刻板,同样一直以刻板著称的于禁也对着糜芳笑了笑,对于糜家这个仁厚的官商,所有的将领也都抱着好感,至少糜芳和糜竺掌管后勤军务,不会出现克扣一说。

    “不过怎么不见甘将军?”于禁一挑眉问道,他和甘宁关系不算太好,毕竟甘宁的性格太过跳脱。而于禁的个性过于古板,自然于禁和法正这种关系也不会太好。

    “甘将军已经成功率军渡过黄河,在东武阳以东的阳平一带已经和袁绍军交手了数次,主公亲率大军渡河,数战皆胜!”糜芳笑着说道。

    甘宁率领水军抵达茌平的第一天,出乎意料的强渡黄河,在袁绍还没做好准备的情况之下打了过去,然后一场血战,直接站住了脚。

    随后刘备军源源不断的跨过了黄河。双方不再是隔河相望,而是军团化的交兵了起来,连战数场,刘备军兵勇将悍。无所畏惧,连战连捷。

    袁绍那边则是屋露偏逢连阴雨,先是错估甘宁的胆量。结果被甘宁直接强渡黄河,失了第一道屏障。之后防守清河的朱灵因为大意失了先手,直接被魏延夺了灵县。随后又被徐庶算计,只能退守甘陵,固守待援。

    这种情况下,袁绍一边发令斥责朱灵,一边将因为兄长辛评之死有些心不在焉的辛毗调往清河,协助防守,一边开始收缩防线,向西撤退,缩短补给线,降低后方补给压力,提供更多的兵力。

    不过袁绍的行为并没有彻底逆转自己的形势,只能让颓势显得不那么明显,说实话,袁绍也挺奇怪的,为什么自己的士卒并不比对面弱,计略,调动也不输于对面的刘备,但是接连数战都败北。

    不过如此并没有动摇袁绍的决心,之前的数场败绩对于战将千员的袁绍并不算什么影响。

    不过随着不断的战略撤退,到东武阳的时候,袁绍各方面已经达到了巅峰,东武阳之前一战,刘备虽说占了一些便宜,但是比起之前损失却大了不少,算上后勤补给线的变化,实际上已经快拉平到半斤八两了,不得不说沮授的精神天赋只谈正面,真的很强。

    现在清河的情况却彻底倒向刘备一方,徐庶正面碾压了自己颍川的前辈,不管辛毗如何用计设谋,最后统统倒在了徐庶那在辛毗看来并不算太出色的谋划上面。

    好吧,现在辛毗已经没有脸说徐庶那个毛头小子如何如何了,六战全败,徐庶一口作气打到了甘陵,五千士卒,加上数千已经投降的俘虏,直接包围了两万人驻守的甘陵城,完成了近乎不可思议的战绩。

    到了现在就算是傻子也知道城头下那名看似消瘦的青年的恐怖,至少辛毗已经对于自己拿下对方不报任何的希望,对方强的就像是全面碾压!

    这也是为什么辛毗明明有两万人,却还被徐庶以一半的兵力包围在城中,只能固守待援的原因,士气全没了,连战连败最可怕的就在这一点,再加上徐庶胜利的办法和刘备那边胜袁绍的方式完全不同,辛毗几乎悲剧!

    相较于袁绍军和刘备军的战斗,以军团级别看来只不过是小规模的试探,而清河这边,徐庶每次或是看穿全部或是看穿部分辛毗计划的情况下,都会假装中计,然后让辛毗率兵和他对战。

    结果在辛毗这边看来明明每一次徐庶都中计了,但实际情况却是徐庶中计之后毫不在意的直接挑翻辛毗的大军,就像之前所说的,所有的谋划最后少不了一个硬碰硬,而徐庶的作为可谓是沉重的打击了辛毗的自信心。

    要说起来,恐怕没有什么比这更打击主帅和士卒的了,三次之后辛毗直接熄了对徐庶用谋的想法。

    随后先是设了一军阵,自然军阵对于徐庶来说也就是一个半吊子,但是架不住徐庶能看出一切军阵之中的破绽,直接以出乎辛毗预料的方式打爆了军阵。

    后来辛毗又排兵布阵和徐庶来了一场硬碰硬,结果不用多言,被徐庶抓住了一个两翼和中军衔接问题,直接派关平率领卸下了右翼,穿插过去之后,整个大军直接崩溃,魏延率军一路追袭。

    这个时候的辛毗实际上已经明白自己完全不是徐庶的对手了,准备步步为营,撤往甘陵,结果却在撤营之时又被徐庶打出了一个破绽,然后一场大杀。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