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九十七章 雍凉变化

    轩辕鼎的气势横扫天下之后,雍凉的曹操的动作开始逐步的进入了加速阶段。

    这个时候的司马朗则已经用特殊的渠道转入凉州,准备将曾经埋下的后手于这一刻启用,毕竟曹操,袁绍,刘备都已经到位了。

    同样此时的马腾和韩遂的关系已经缓和了极多,除了马腾手上庞德和马超的威慑力,还有当初患难与共保留下来的战友之情。

    一同吃过樊稠和张济的亏,一起败北,一起舔舐伤口,一起熬过最痛苦的时候,两人之前的仇怨已经消散了很多。

    更重要的是韩遂也拉下了颜面将当初马腾妻子的死说清楚了,虽说确实和韩遂有关,但说开之后马腾也明白,那件事意外的成分太多。

    韩遂虽说有九曲之称,但是还真没必要算计马腾的老婆,事情成那样意外的因素更多。

    至于之前韩遂为什么直接说是自己做的,完全是懒得解释,既然是仇敌,那为什么要解释?而现在已经结拜,韩遂也不想在马腾心中留一根刺,导致有一天突然被引爆。

    韩遂将事情说开之后,马超虽说依旧不满,但是他只是不喜欢动脑子,而不是完全没有脑子,自然能听到韩遂话中的真假,如此一来虽说马超还是不爽韩遂,但也不再像之前那样非杀了韩遂不可。

    有了这么多变故之后,韩遂也算是彻底和马腾合流了,两人也不再像之前那么虚与委蛇。开始一起努力想办法加强自身的实力,避免现在实力大涨的李傕回头吞了他们。

    不过就算两人联手和李傕等人的实力差距还是太大,而且随着李傕发现开挖郑国渠的好处,开始在关陇平原大肆的疏通水利河道,李傕等人在百姓之中的声望也在不断的拔升。

    说实话盛世百姓对于皇帝的观念实际上是很看重的,而乱世的话,百姓对于皇帝并不怎么在意,相反乱世百姓对于能让自己活下去的人非常在意。

    在钟繇一句随意的点拨之下。李傕突然通悟百姓才是他的护身符,于是大肆的在关拢兴修水利,开荒屯田。

    开挖漕渠,龙首渠,白渠,灵积渠,郑国渠的六条辅渠。总之李傕将那些已经消失了。或者失去效果的水利设施统统修筑了起来,硬是在两年间让整个关中再次恢复到当初沃野千里的祥和盛景,甚至荆州豫州兖州都有人逃往关中定居。

    当然李傕这种蛮子对于关陇世家没有丝毫的敬畏,该下手就下手,根本没有丝毫的忌讳,这也是关陇良田日渐增多的原因。

    说起来就李傕现在的功绩,如果不算之前掘了皇陵和欺压天子,在任何一个时代都能捞一个贤臣的称号。不过就算他挖了皇陵,架不住好几百万吃上饭的百姓吹捧李傕,现在李傕在关中的名声还是很不错的。

    至于掘皇陵,百姓也没见是李傕挖的,至于道听途说的欺压天子,对于百姓来说并不重要,一个是没见过,另一个天子在乱世也没有衣食父母重要。

    自然马腾和韩遂是不希望李傕的名望继续这么无止境的增长上去,毕竟关陇不同于其他地区。

    关东出将不是闹着玩的。三秦大地的义士也不是吹出来了,李傕如此发展下去。关陇多的是百姓愿意为其效死命!

    可惜韩遂虽是陇西有数的智者,但是比起中原那种豪杰差距还不是一般的大。对于李傕这种简单有效收拢民心的方法他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报!”就在某日马腾和韩遂喝闷酒,思考该如何对付李傕他们的时候,庞德突然冲了进来。

    “令明啊,出了什么大事?”韩遂侧头看着庞德叹了一口气。

    现在的庞德已经不是那个无名小卒了,已经是马腾麾下中郎将,率领一军的人物了,能让他来禀报的事情自然不会是什么小事,就是不知道又是什么地方给叛变了。

    “侍中司马伯达前来。”庞德屈身回答道。

    庞德对于韩遂并没有太多的恶感,或者说他基本没有什么明显的好恶,他的目标是在战场上挥霍他的一生,不管对手是谁,也不管自己的主公是谁,他的目标是尽兴。

    “司马伯达?”韩遂皱了皱眉头,“那不是李傕那家伙的亲信吗?他来干什么?”

    “哼,请他进来,我倒要看看他李傕要耍什么花招!”马腾冷哼一声,直呼李傕的名字。

    “请他进来,不要失礼。”韩遂朝着庞德叮嘱道。

    很快司马朗就被庞德带领了进来,不知道为什么庞德在看到见到司马朗的时候就对这个彬彬有礼的青年深有好感,更是亲自前来报道,如此才让司马朗成功见到韩遂和马腾,否则不晾上两天才怪。

    “见过征东将军,见过镇西将军。”司马朗微笑着对马腾和韩遂一礼说道。

    “伯达没想到你居然会来这金城。”韩遂看着司马朗温润的神色,原本有些想发泄的想法消逝一空,扯了扯嘴带着一抹不太甘心的笑意说道。

    “汉室国土,我为何不能来。”司马朗长叹一口气说道,随后看着韩遂带着一抹奇异的神情。

    “汉室凋零,但依旧有着无数的义士愿为之奋斗,有高歌愤慨的刘姓宗室,有马将军和韩将军这般贼子势大,屈从于贼,却又不断的为国事努力的忠良之辈,也有无名而屈身于贼,等待机会降临的……我!”司马朗双眼死死的盯着韩遂和马腾。

    这一刻韩遂和马腾如遭雷击,隔了良久才反应了过来,双眼盯着司马朗,马腾一拍桌面冷笑,“那里来的贼子,敢如此污蔑李将军,不知将军为关陇百姓所传唱?”

    “愚民之计而已。”司马朗平静的说道,“上次我以身饲贼就是为了避免你们和李傕硬碰硬,单靠你们的力量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还好有钟尚书掩护,否则我等会连累陛下一起受累!”

    韩遂一惊,盯着司马朗目光闪烁,他不确定司马朗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

    “也许你们怀疑我是李傕的手下,不过我想这两样东西马将军应该认得。”说着司马朗从袖子掏出两样东西。(未完待续。)

    ps:默默地求月票,看看能不能自救成功……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