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八十九章 徐庶到来

    “呦,来了一个家伙,好,一身绸衣能穿成这样也是本事啊!”陈曦盯着城下一个驾着马,一身蜀锦绸缎愣是穿出流氓的风范,难道这就职业流氓的气质?

    “有些面熟,让我想想,我在哪里见过。”刘备眯着眼睛看着下面那个一身绸衣,衣着华贵,但是看起来却有些流氓吊儿郎当的气质,至于刘备为什么清楚那是流氓吊儿郎当的气质,原因就是当年刘备也如此过。

    “见过?”陈曦挠了挠头,“我们的人?穿的这么嚣张的自己人,我要是见过肯定能记得,玄德公你在什么地方见过?”

    “忘了,只是感觉有些面熟。”刘备皱了皱眉头说道,很明显有些印象,但是又想不起来是在那里见过。

    “大概时间有些久远,或者某年随意一眼吧,如此装扮之人见一次,恐怕也是难以忘怀。”陈曦探出头去看着缓缓降下速度的那名流氓,饶有兴趣的说道。

    “也许吧。”刘备默默地点头说道,诚如陈曦所说,如此的装扮,见一次估计也确实是不会忘记了。

    而就在陈曦和刘备闲聊的时候,奉高城下那名流氓缓缓的收敛了自己流氓的作态,默默地开始整理自己的衣衫,很快原本怪异的流氓气质便消散掉了,身上缓缓地散发出一种淡然与自信。

    这一幕落在刘备和陈曦的眼中简直令两人大吃一惊,再看之时。原本那种穿上绸衣也不伦不类的小流氓气质已经一扫而空,坐在马上的男子已经变做了一名素雅傲然的饱学之士。

    “这反差也太大了吧!”陈曦咋舌道,若非一直盯着对方,他绝对想不到之前那个小流氓会变成一个神色昂然,自信高傲的士子。

    “简直不可思议,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骨子里的小流氓气质一扫而空,已经近似于子川。文儒这种饱学之士了。”刘备讶然的说道,“走下去看看,这等人物去见见也是应该!”

    “我好像知道他是谁了。”陈曦摸着自己的下巴笑了笑说道,“玄德公你虚席以待的那位来了。”

    徐庶驾着白马,整了整自己的衣衫之后,伫立在奉高城门前,忍耐了四年了。自己终于有资格站在这里了。

    “我来了。”徐庶驻马立在高大的城门前。看着无比繁华的泰山,看着身后驻扎的军营,默默地说道,他成功在刘备北伐袁绍之前赶到了。

    “这家伙堵在这里即不进去也不出去是什么情况?虽说城门这么大一个人堵在这里也没什么,但是人人和他一样奉高还出入不。”拿着征召令征召了一队城市管理部队,准备出去招士卒的魏延和关平对于站在城门中间的徐庶不满道。

    这一句话魏延并没有特意掩饰自己的声音,关羽那种只尊重有能力的人也被遗传到了魏延的身上,相反亲儿子关平这一方面遗传的倒不多。

    关平无奈的吐了一口气。对于魏延的作风他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不过魏延如此说一个路人,关平也没有劝解的意思,他就生活在那么一个家庭之中。

    “这位兄弟还请让一下,一直站立在城门口的中间,有些妨碍其他人进出。”关平上前抱拳一礼说道。

    “只是有些情怯罢了。”徐庶仿佛这个时候才反应了过来,随后缓缓转头扫了一眼魏延,瞬间魏延感觉到一股沉重的压力,不过随后徐庶就转头看向关平。

    魏延神色凝重。徐庶的那一眼昭示了太多的东西,就算是顶级的智者在精神力不出现第一次升华之前。都不可能如此轻松的做到徐庶之前施展的那种手段,能一眼让魏延感觉到压力的文臣。泰山都没有几个。

    “还请先生原谅,先生堵在城门之间确实有些妨碍进出,至于延之前则是心直口快,还请见谅。”魏延果断低头给徐庶道歉。

    对于有能力的人予以尊重,这一点魏延从来没有反对过,而面前这个看起来年岁不大,但是眼眸之间却颇有沧桑的青年人,让魏延感觉到了其恐怖的能力。

    “四年了,只有到了这里我才感觉到迈不开脚,之前说了很多,但是到现在却只能默默地伫立在这里。”徐庶并没有答话,只是自顾自的说道。

    【四年了?】魏延听到这话第一反应就是面前这家伙是泰山草创时期的人物,那个时期追随刘备的文臣在魏延看来统统都是怪物。

    “不知先生姓名,魏延,魏文长在此见过,此乃我兄弟关平,关坦之。”魏延对着徐庶开口说道。

    “徐元直,你终于来了!”就在徐庶准备答话的时候,刘备一声朗笑传了过来,徐庶当即翻身下马对着刘备深深一礼,“主公,庶终是学有所成,今日才有胆量前来面见主公,还请主公原谅!”

    这是刘备这么长时间招贤纳士以来最干脆的一位顶级人才,刘备出场对方直接跪地口称主公。

    “元直快快请起,快快请起,当年所言虚席以待,这么多年一直空着位置等你前来。”刘备赶紧上前一步将徐庶扶起,至于从事的位置,确实是一直给留着,留得刘备都忘了,毕竟刘备有了李优这个高级秘书之后,根本不需要从事辅助处理事情。

    “咳咳。”陈曦轻咳了两下,“元直,继续堵在这里会被人围观的,我们还是回玄德公家里再说,你们两个也跟着来,有些事情需要处理一下。”

    说完陈曦就笑着离开了,继续堵在这里不被围观才奇怪了,怎么说刘备在泰山声望日隆,又为人亲和,认识的人并不少,在这么呆下去肯定不用走了。

    “走元直,去我家中再言这数年离愁。”刘备大笑着说道,不管是千金买马骨,还是陈曦所说那句徐元直乃是天下奇才,都值得刘备如此迎接徐庶。

    看到徐庶,刘备不由得想起当初颍川访贤的事情,整个颍川,带他去的只有陈曦,他带走的也只有陈曦,不过时至今日,刘备也自觉当初能带走陈曦真心是运气爆棚了,现在想想,能在路上遇到迷路的陈曦当真是命数使然,若没有那次偶遇,天知道历史会拐到哪个方向?(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