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134、心思

    海神族现有千余名族人,妇孺很多而老弱却极少,乍听上去似乎挺好的,其实真相痛苦而残酷。

    这一支族人是十二年前到达非索港的,在漫长艰难的迁徙过程中,老弱病残早就被淘汰了,所谓淘汰就是死亡。

    他们来到非索港之后,日子过得依然很艰难,一度受到当地人的排挤,好在整个部族非常团结,还建立了自己的势力海神帮,总算有了立足谋生之地。

    提到当初受排挤这种事,本身就很讽刺。十五年前的那场大骚乱,几乎使非索港变成了一座空城,只有南部海滨地区受到影响不大。

    如今大部分当地居民都是很后来迁入的,包括当初的逃亡者返回。那么多人都是外来者,谁排挤谁呢?

    海神族人还全程参与了国际码头的修复与新建工程,对非索港的贡献很大。国际码头对这座城市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假如没有它,欢想实业如今的很多工程都只能是空想。

    非索港当地人平均预期寿命只有三十出头,定居在此的海神族人状况也好不到哪里去。扎辛的年纪也不大,还不到四十岁,却已被大家称为老族长了。

    但不论怎么说,能在非索港定居,总比不断迁移时的情况有所改善,出生率终于渐渐超过了死亡率,人口也出现了增长,从刚来时的不足七百人到最近终于突破了一千。

    从数字就知道,这个部族中至少也有三百多名不足十二岁的孩童,他们都是在非索港出生的。

    在加入新联盟之前,海神族的也面临新的困境,国际码头的活计越来越少,需要养活的族人越来越多。而加入新联盟之后,不到半年的时间,大家亲身历证了仿佛翻天覆地的变化。

    海神族人先是接受雇佣,去开垦北索河流域的农庄,后来欢想实业的工程项目带动了国际码头的业务复苏,他们又回码头去干活了。

    如今欢想实业又在筹建盐场,雇佣的工人也以海神族人为主,其中有很多不适合在码头干活的成年妇女。

    接下来假如再搞一个干鲍加工厂,加工与采摘鲍鱼的活还可以交给海神族人。成年族人几乎就能全员就业了,反倒该担心留在家里照顾孩子的人手不够了。

    有活干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处境肉眼可见的改善,日子几乎每一天都能过得更好,当初扎辛卖矿金准备渡难关的钱到现在还没动呢。

    虽然没有了海神帮,但是现在有新联盟和克林区,不必再每天提心吊胆、只敢在自己的街区里活动,哪怕天黑之后,偌大的克林区都可以出来逛了。

    他们可以买到很多以前连见都没见过的东西,去曾经根本不敢去的地方,参加那些连想都想不到的活动,从中体味前多未有的乐趣。

    至少在克林区、在新联盟内部,没有人排挤与歧视他们,他们反而受到了欢迎和尊重,遇到问题和困难,还可以向“组织”反映情况。

    生活的改善是一方面,更重要的另一方面是精神面貌的改变。人生有了理想和希望,感觉世界变得那么美好,风光如此明媚,这是以前的双眼看不见的,呼吸仿佛都充满了朝气与活力。

    海神族人知道这些变化是谁带来的,在他们朴素的认知中,首先要归功于祭司曼曼。祭司在传说中的职责是沟通海神、护佑族人,而曼曼是沟通了小华,小华则护佑了并赐福于族人。

    华真行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简直就相当于海神啊!假如华真行一声令下,整个海神族如今是愿意为他拼命的。就算新联盟或欢想实业的其他成员,也做不到这一点啊。

    除了三个老头和丁老师、风先生,并没有人知道非索港发生的这一切改变,都源自华真行的发愿。大家也不知道,其实华真行就是风自宾。

    曼曼同样不知道这些,但她当初就认为找华真行可以帮助族人走出困境,而华真行果然给海神族带来了新生与希望,她简单地反而似能看透一切。

    让整个海神族成为铁杆支持者,对华真行而言也是个意外。他对海神族的照顾,并非完全因为与曼曼关系好才有所偏爱,实在是因为海神族人太好用了!

    整个部族保持了团结协作、吃苦耐劳的传统品质,这么多年来还造就了一支成熟的产业工人队伍。他们掌握了劳动技能的同时就意味着有学习能力、懂得生产中的分工与协作。

    那些不是码头工业的族人,其实也受到了熏陶和影响,这些素质已沉淀于这个部族的文化中。这在非索港比黄金还难得啊!至少黄金华真行自己每天还能提炼两斤。

    对于这些海神族人,欢想实业的高层还有更进一步的打算。将来无论是国际码头还是制盐厂,都要派更多的新工人去,不能再全是海神族人。

    海神族的员工也要更多地调到其他岗位上,他们需要更好地融入新联盟以及克林区的大环境中,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封闭。

    另一方面,这些素质优秀、精神面貌积极的员工,也可以发挥生产骨干的带动作用。用李敬直的话来说,这就像组建军队,需要一批精锐担任基层指战员。

    这些想法,李敬直等人找华真行谈过,华真行表示完全赞同。杨老头在唠嗑时也对曼曼提过,曼曼则认为他老人家说的都对。

    这次筹建溏心鲍加工厂,按杨老头说的生产规模与节奏,华真行认为请二十个工人就行了,每年只需生产三个月。其中一半工人可以是海神族人,最好是女员工,因为劳动强度不大,更需要细致与认真。

    但是采取鲜鲍的工作,还是要全部交给海神族人。因为这些人必须互相都很熟悉,且有统一的组织管理、遵守纪律服从指挥,否则容易发生危险。

    看完材料、接受任务之后,华真行就和曼曼商量了计划、交换了意见。

    这天晚上,华真行在杂货铺里看见了黄老板于曼德国开加工厂的材料。第二天上午,远在罗巴洲的布鲁塞,薄恩-陌森也看到了一份洛克在非索港的材料。

    福根基金会有雄厚的财力、丰富的人脉,他们一边通过社交软件和洛克“谈判”,同时也在尽可能地搜集情报。

    情报显示,阿瓦吉-詹森大约于十年前逃到了非索港,在一家名叫金典行的商行中做技术鉴定员,化名洛克,凡事谨小慎微从不引人注目。

    金典行是一家名叫黄金帮的黑帮控制的产业,平日给黄金帮收收赃、洗洗钱啥的。

    黄金帮有一位女头目叫凯莉,洛克很可能和她有一腿。因为凯莉每次到海外出差或度假,总是带着洛克随行伺候,两人还住在一栋房子里。

    前段时间附近的另一个帮派大头帮换了新首领,并与当地一个名叫草鞋帮的团体联合,成立了一个新联盟。

    这个新联盟的胃口很大,想吞并整个北湾区的地盘,与黄金帮之间爆发了冲突。

    黄金帮被彻底打垮了,几位头目携款逃走,剩下的帮众都投降加入了新联盟。洛克也投靠了新联盟,还受到重视与提拔,当上了金典行的负责人。

    对于这一点,薄恩并不感到意外。

    阿瓦吉当年不仅受过高等教育,而且接受过神术培训,是福根修士会年轻一代中公认的天才。这样的人在非索港那个破地方,只要稍微显露才华与手段就会出人头地。

    假如不是这样,阿瓦吉也不会暴露出来。他当上金典行的负责人后,也不怎么注意掩饰行踪了,经常在大街上闲逛,看来是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了,福根基金会已经放弃追查他的下落。

    薄恩没把黄金帮、新联盟这些当地帮派放在眼里,至于洛克本人就算会点神术也就是那么回事,福根基金会里有一批高手可以对付他呢。

    薄恩最关心的事情,就是这段时间始终联系不上弗里克。

    弗里克是路森家族的当代家主,福根基金会的掌权人。一周前福根基金会通过技术手段锁定了阿瓦吉的行踪,弗里克便动身前去,却没有了消息。

    弗里克是一位大神术师,经常神龙见首不见尾,平日做什么事也不必向他人报备。

    可是阿瓦吉依然平安无事,连娜甚至已经联系上了他。阿瓦吉答应交出那本传承之书,这边联系弗里克却始终没有消息,这就不太对劲了。

    照说一位大神术师去对付阿瓦吉那种货色,早就应该轻松搞定了,如今的状况说明弗里克很可能出了什么意外。

    这时一位女子走了进来,年纪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给人感觉却很成熟,穿着居家的刺绣绸裙,面容美丽精致、体态性感优雅,正是连娜-陌森。

    连娜原本姓路森,嫁给薄恩之后改了夫姓。薄恩抬头看到连娜一脸忧郁之色,很关切地问道:“怎么,还没有弗里克的消息?”

    连娜:“是的,怎么都联系不上,我很担心……”

    薄恩:“以弗里克的本事,什么状况都能搞定,你不必太担忧。兴许是修炼神术忽然有了感觉,随手找了一个地方正在闭关冥想呢,在弗雷克眼里,这种事情可比阿瓦吉重要多了。”

    说话时他心中暗道,看来弗里克果然是出事了,至于原因谁知道呢,再大的本事也可能遭遇意外,神术修炼本身也有凶险。

    假如弗里克真出了事……薄恩不禁心头暗喜,那么福根基金会就轮到他做主了。

    这么多年来,弗里克一直很强势,福根基金会的大小事情都是他说了算。当年他的父亲也就是陌森家族的家主,为了保证地位和利益也选择了和弗雷克联姻。

    薄恩娶了连娜,又继承了陌森家族的家主之位,在福根基金会中已是二号人物,但只要弗里克还在,他就永远没有出头之日。

    可是一位大神术师,怎么会说没就没了呢,说不定弗里克活得时间比他还长,平日里薄恩也不敢有这个心思。如今弗里克自己出事了,薄恩怎能不动念头?

    但是这种感觉不能表露出来,更不能让连娜看出来,而且弗里克说不定还没事呢,他仍是一脸关切之色:“这是阿瓦吉的最新情报,你先看看,然后我们再做决定。”

    连娜:“这份材料我已经看过了!阿瓦吉的态度很坚决,他提出的条件不会更改。我决定还是要去一趟非索港,不仅为了拿到传承之书。假如弗里克总是联系不上,这也是我们唯一的线索。”

    薄恩:“能动用的高手都一起去,这次不能再让阿瓦吉逃走。”

    连娜咬了咬嘴唇道:“我答应他的,假如他交出传承之书,福根基金会就不再追杀他。我们如果拿到传承之书、问清楚情况,不妨就放过他吧。这么多年了,他也没做什么。”

    薄恩:“可以不要他的命,但首先得活捉他,从他身上查查楚弗里克的线索,也问明白传承之书的秘密。假如他很配合,倒是可以留他一命。”

    连娜:“他要求的东西,我已经准备好了,明天就出发。这边罗柴德的事情,暂时就不要管了,反正他也跑不掉。”

    薄恩:“先不要惊动阿瓦吉,等我们到了非索港之后再见机行事。假如有机会直接活捉他,就不必要再搞什么见面交易,我也担心你会有危险,他说不定会对你不利。”

    连娜点了点头:“我知道,他恨我,恨我们一家人。”

    连娜当年用纸飞机通知阿瓦吉逃走的事情,洛克在谈话留言中并没有提及,此事薄恩不知。连娜最近联系洛克,更像是一种试探,因为弗里克就是在寻找阿瓦吉的时候失踪了。

    两人都很默契地没有提及当年连娜和阿瓦吉的关系,陈年往事已遭凶变,再提也无趣。

    连娜希望可以饶洛克一命,薄恩也没有反对。但薄恩在心中暗想,这次一定不能放过阿瓦吉了。

    阿瓦吉是死是活,原本薄恩还无所谓,这种事本应该是弗里克决定的。

    可是连娜刚才说出了那番话,薄恩反倒不能放过阿瓦吉了,哪怕弗里克不想杀阿瓦吉,他也会动手,更何况现在弗里克下落不明呢。

    弗里克不在,福根基金会的事情本应轮到他做主,可是连娜做的很多决定都没和他商量。

    比如连娜已经安排好私人飞机明天就要出发了,这份材料也是她先过目的。显然在福根基金会很多人眼中,连娜的地位还高出他一头,这都是因为弗里克的关系。

    假如弗里克和阿瓦吉都完蛋了,这个世界才真正美好呢!

    但是要想彻底掌控福根基金会,目前还得借助连娜的影响,毕竟福根基金会中很多骨干都是弗里克的心腹,这个女人暂时还得好好哄着。

    想做到这一点并不难,假如弗里克没了,连娜也将失去倚仗。这种女人是必须要有依赖的,自己就会成为她的主心骨,先哄好了等彻底掌控了局面再说。

    薄恩如是想,虽面容优切,心中却兴奋莫名。

    连娜走出了房间,依然眉头紧锁忧心忡忡,她知道的情况可比薄恩更多,却没法说出口,她很想找父亲问清楚,却联系不上。

    连娜想联系洛克很困难,好不容易才查到他的社交账号信息,然后注册一个陌生账号申请好友,两人才有了一番私下的交谈。

    这就容易形成一个思维误区,让人以为他们只能这样联系,其实将事情反过来,洛克想联系连娜是非常简单的。

    连娜又没有隐姓埋名,她是一位光彩夺目的贵族名媛、福根基金会的理事、受人仰慕的慈善代言人。

    洛克想给她发什么消息,可用不着通过那个社交账号,商业信函、普通书信、快递包裹、电子邮件、电话短信……什么都可以。

    洛克受到了监控,连娜可没有。她这些年过得可不是什么洛克那样孤苦无依、不见天日的生活,而是优越奢华、如众星捧月一般。

    薄恩自以为是二号人物,其实他在福根基金会中的话语权还不如连娜呢,同样的事情假如他和连娜的意见不一致,别人恐怕也不会听他的。

    至于原因嘛,当然是因为弗里克。弗里克才是真正说一不二的人,如今弗里克虽然联系不上,但权威仍在,连娜反而更方便决定很多事情、调集各种资源。

    就在今天早上,她的私人信箱里收到了一份加密邮件。平日她收到的各种官方信函,都由助理先经手,但这个邮箱中的信息,都只有她本人才能查看。

    邮件的加密方式也很特别,就是她当年和洛克之间的密语,那是少年时弄着玩的东西,只她和洛克才能看懂。

    打开之后邮件的内容是几份影印件,有介绍“福根家族”的古籍书页,还有一份“阿瓦吉-福根”的出生证明、几页福根基金会的授权文件,都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

    连娜当时只觉全身的血液都要凝固了,这份邮件摧毁了她从小到大对很多事情的认知,也意识到当初事件的真相,明白了弗里克为何到今天也不愿放过阿瓦吉。

    原来阿瓦吉才是福根家族的继承人,也是福根基金会的拥有者,弗里克等人只不过是受委托的管理者。

    邮件的发送者并没有表明身份,连娜猜测有可能就是阿瓦吉。连娜不知道这些文件是从哪儿来的,但她清楚这些东西公布之后会有什么后果。

    其实不公布就已经有后果了,弗里克十年前就动手想干掉阿瓦吉,只是让他逃走了,十年后仍然没有放弃,却莫名失去了联系。

    无论如何,连娜都想当面问问阿瓦吉,这份邮件是不是他发送的?假如真是阿瓦吉发送的,里面的文件是怎么回事、他又打算怎么处理?

    她打算有机会还是劝阿瓦吉赶紧逃吧,就算弗里克暂时下落不明,福根基金会的其他人也照样不会放过他,他不可能是对手。

    华真行回到杂货铺,主要就是为了做那么一桌菜,完成对风先生的承诺,结果收获还挺大的。

    风先生留下了一把风环扇,以传说中的九转紫金丹为扇坠,能让杨老头借助它炼出五气春容丹。杨老头又插手过问了黄老板想谈合作的事,然后将开设加工厂的任务交给了他。

    这些事倒不着急,眼下最重要的还是解决洛克的麻烦、搞定福根基金会,弗里克已经被他杀了,但这件事才刚刚开始。

    第二天中午,华真行在棕榈庄园三楼又见到了洛克。洛克的脑壳上还是黄茸茸的样子,但是一眼看上去,与昨日相比感觉却有形容不出的变化。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