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一百一十八章 这个作者明明超强却过分咕咕

    “你们俩怎么回事?”

    陈朋见两人来到举办丧事的灵棚不远处后站在原地不动,有些疑惑,说来也是你们,站在这里不动的也是你们,这不是瞎折腾吗?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此刻夏悯和医生也正面面相觑,因为灵棚里棺材边上摆放的相片上的人,他们认识。

    “是不是那天那个?”医生有些不太确定。

    “好像是...”夏悯帮助医生确定了一下。

    “嘶,你说我们现在是不是挺像靓坤的?”

    “怎么说?”

    “把人家愉悦送走了,隔天还来祭拜一下。”

    “不像。”夏悯摇摇头。

    “因为我不打算给他上香。”

    棺材中的人,赫然正是两人刚刚进入靈域后夏悯感化的那位幸运的中年村民。

    当然,陈朋并不知道。

    “唉?这不是二毛吗?前两天下地还挺有精神的,怎么说不行就不行了?”

    看得出来,陈朋认识这人,不过可能关系并不好,因为看到他死了,陈朋并没有露出什么难过或者惋惜的神情,就好像他死不死的和自己关系并不大。

    而看到三人靠近,正吹着唢呐的唢呐匠停了下来。

    见唢呐声停了下来,哭丧的,做饭的,帮忙的,做法事的,还有围着棺材守灵的,林林总总几十号人全部把目光放在了三人身上。

    在场的都是一个聚落的,聚落中有人死了正办丧事呢,隔壁聚落的突然来了,怎么想都不会是来亲切交流的,因此,本来悲切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诡谲。

    “陈朋,你来这里干什么,还带了两个外乡人?”

    像是主事的人从棺材前站了起来,他的头上还缠着白布,也许是死者的亲属什么的。

    他看向陈朋的双眼里充满了怀疑,毕竟按照陈朋所说,三个聚落之间关系并不好,平常能不打起来都算不错了,这种关头带了两个不认识的人上门,怎么想怎么奇怪。

    “小毛啊,你爹前两天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走了?”

    陈朋倒是没有计较他对自己的态度,反而是略显关切地问。

    说起这件事,小毛倒一下子红了眼睛:“昨天晚上我爹一直没回家,我去找,地里没有,河边也没有,都快走到隔壁村子了,才看到我爹被人绑在树上,活活给打死了,他浑身都是伤口,死前肯定是被虐待了很久!我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畜生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陈朋一时语塞,毕竟虽然三个聚落的人并不对付,平常也有争执产生,不过最严重的时候也不过是打架斗殴,从来没有闹出过人命,更不要说被虐杀,所以一下子陈朋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而医生听到小毛咬牙切齿的咒骂,憋着笑戳了戳夏悯:“哎,他说你是畜生。”

    “瞎说,你耳朵有问题。”夏悯一脸的无所谓,倒好像事不关己。

    “他说的是厨师,只不过这边口音重,他的意思是他爹死得很下饭。”

    “可以的,你辩论一直可以的。”

    医生冲夏悯竖起了大拇指。

    不过两人暗地里的小动作和陈朋的欲言又止落入小毛的眼里,倒是变了味儿。

    在小毛并不机灵的小脑袋瓜里,立马上演了一出陈朋为了帮他妈抢地盘,纠集外乡人,将他爹残忍杀害,然后来下战书的戏码。

    “我知道了,陈朋,一定是你们对不对,你们杀了我爹还来找茬,真是吃了狗胆了!”想到了第一层,小毛一下子炸了毛,指着陈朋声嘶力竭地大喊。

    而其他在场的人听到这话,好像突然理解到了小毛的意思,看待三人的目光一下子变得充满仇恨。

    “以前虽然有矛盾,但是看在你妈的面子上,廖姨也叫我们不要为难你们,没想到,没想到,哈哈,人善反而被人欺,既然是这样,今天你就不要走了,等你妈来再说吧!”

    小毛狰狞地笑着,指使着附近的人想要控制住夏悯三人。

    陈朋嘴笨,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反驳,也并不反抗,只是一个劲儿地摆着手,嘴里念叨着“不是”,“误会”之类的话语。

    医生也有些紧张,不过毕竟真就是他们送走了二毛,倒是也没好意思恬着逼脸跟着一起喊误会,只是小声问夏悯:“怎么办?”

    “啧,我倒是觉得,他们好像有些太正常了,我想来一波合情推理。”

    夏悯若有所思地看着对面的几十人。

    “我靠你别推理了,那几个人拿着白布条子过来了,我可不想当众玩什么医生和患者的游戏。”

    夏悯没有被来势汹汹的几人镇住,倒是被医生的话给惊了一下。

    “没什么好说的,给你比个大拇指吧。”

    说完,夏悯也朝着几人走去,医生听见他嘀咕了一句:“没时间推理那就直接实践,大不了把沈鹤鹏卖了。”

    看见本来应该不知所措的待宰羔羊朝着自己这边走来,小毛几个人反而停下了脚步。

    而夏悯呢,并没有管他们,而是直接走到了离三人两三米的一把长条板凳上面坐了下来。

    “你知道阴谋论最大的作用是什么吗?”

    夏悯含笑看着小毛。

    作为一个没有享受九年义务教育的人,小毛别说阴谋论了,可能连阴谋两个字都不会写。

    “你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夏悯懒散地开口:“简单来说就是有人总是用阴暗的角度去揣测某件事,比如你刚刚猜测是我们杀了你爹,这就是阴谋论。”

    “你什么意思?”小毛阴沉着脸:“难不成你想说我说错了?”

    “不不不。”夏悯摆着手:“我只是单纯想告诉你,阴谋论最大的作用是什么。”

    “那么你就是承认杀死了我爹?”

    夏悯有些头疼地揉了揉自己的鼻梁:“你看,阴谋论,阴谋论最大的作用在你身上得到了良好的体现啊。”

    “你什么意...”

    小毛正待追问,可话还没说完,就见夏悯不知怎么动作,竟然把身下的椅子朝着小毛狠摔过去。

    一直被夏悯的话语吸引了注意力的小毛根本来不及反应,整张长条板凳直接砸在了脸上,整个人一下子被拍懵了,向后倒去,而下一秒夏悯赶到,抡起还未落地的板凳,将板凳腿狠狠插入了刚刚躺在地上的小毛的眼眶。

    夏悯不断拧动着长条板凳,小毛的眼眶因为厮磨而渗出大量血液,而其本人也因为剧烈的疼痛,除了哀嚎,在一瞬间失去了所有行动能力。

    不止小毛身边的几人懵了,廖家那边的人懵了,就连陈朋和医生都懵了。

    “所谓阴谋论最大的作用啊,我想应该就是让原本并不聪明的人觉得自己很聪明吧?”

    夏悯一副怜悯的模样。

    “就像你一样。”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