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卷 第五十九卷 第十八章 死亦为鬼雄

    等张铁赶到轩辕之丘的时候,轩辕之丘已经变成了一座血火之城……

    从轩辕之丘冲天而起的火光,把轩辕之丘的整个天空烧得一片透亮,万里内外,整个夜空之中,到处都是一股股冲天而起的战气狼烟和战气龙卷,整个人族第三次圣战之中人族与太夏最悲壮,最惨烈的一幕,正在上。

    神州陆沉,天地反复,亿万生灵哀嚎涂炭,无数城池化为人间炼狱,只在一夜之间。

    ……

    还有生肖卫的战机正在轩辕之丘的上空盘旋着,驾驶着战机的太夏空骑兵们徒劳而又绝望的不停的攻击着天空之中魔族的骑士,战机射出的爆炎弩箭在天空之中点起一朵朵的焰火,那是空骑兵们用生命完成最后的绽放。

    爆炎弩箭的威力可以威胁到骑士以下的存在,而对于骑士来说,爆炎弩箭则完全变成了玩具。

    而就在这满天的焰火之中,魔族的骑士穿过焰火毫发无伤,随意一击,盘旋在天空之中的一架架的空骑兵的战机就的在焰火之中粉碎,坠落。

    但就算是这样,在地面上,在那些还可以起飞的机场上,一架架的空骑兵的战机还是在不断的升空,朝着天空之中的魔族骑士冲过去,所有的空骑兵,都在用鲜血和生命履行着他们守护轩辕之丘天空的职责,就像扑火的飞蛾,明知上去会粉身碎骨,还是一往无前,不会后退。

    空骑兵如此,驻守在轩辕之丘的华族骑士们同样也在舍生忘死,做最后一搏。

    ……

    魔族的骑士太多了,几乎无穷无尽,几乎每一个太夏的骑士身边,都被数倍的魔族骑士围攻着,不断有华族骑士的战气狼烟和战气龙卷消失,一个个的陨落。

    “杀……”一个生肖卫的大地骑士怒吼着,用长剑洞穿了一个魔族骑士的心脏,而他的身体在同时,也几乎被另外两个魔族的手掌插入,而在另外两个魔族骑士还未抽身之前,那个大地骑士的身体周围土元素一下子诡异的涌出,瞬间自爆,在那剧烈的爆炸和冲击波中,生肖卫的大地骑士与魔族骑士同归于尽。

    ……

    飞起的飞舟被从天上击落,坠落在了地上,那数百米长的飞舟带来的冲击波,瞬间就把轩辕之丘外面的一个火光冲天的小镇碾平了一半……

    ……

    一队队的魔族骑士在轩辕之丘内飞行着,到处狂轰滥炸,整个轩辕之丘的高层建筑,再也没有一栋完整的,到处都是火焰,坍塌的建筑,魔族骑士战气的轰鸣,生活在轩辕之丘的无数华族犹如羔羊一样被魔族骑士肆无忌惮的屠杀,无论男女老幼,无一幸免。

    曾经是人族第一雄城的整个轩辕之丘已经变成了炼狱。

    ……

    从渭水之畔赶到吞州,又从吞州赶到轩辕之丘,这一路上,张铁斩杀的魔族已经过千,但沿途所见,则已经让张铁眼角都要崩裂整个吞州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至少有超过一百万的魔族骑士正在太夏肆虐,这一刻,魔族骑士还是魔族,但已经不是骑士……

    “轰……”一个魔族苍穹被张铁一拳粉碎,张铁身边的数万米的虚空内,到处都是无形的剑罡,将靠近的魔族骑士一个个绞成废碎,张铁如燎原之火,冲到了轩辕之丘的大帝皇城的上空。

    轩辕之丘的禁空领域早已经消失了,大帝皇城一片狼藉,哭喊之声震天,金水河中的河水已经变成了红色,而金水河上的生肖桥,已经全部断裂倒塌,那些从大帝皇城之中想要逃出来的人逃到金水河边,然后被魔族骑士一批批的屠杀,到处血肉横飞,金水河中到处都是残缺的尸体和残肢断臂……

    张铁一路轰杀,将挡在自己前面的魔族骑士全部轰成了血雾,直接朝着大帝皇宫冲去。

    曾经辉煌的大帝皇宫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而且大帝皇宫的地下,多了一个上万米的深坑,太古道德碑就漂浮在大帝皇宫的上空,每时每刻,都有成百上千的魔族骑士正从太古道德碑中涌出来,冲向四面八方,淹没一切。

    在太古道德碑的洞口,还有一颗散发着红光的心脏在虚空之中跳动着,一股股的黑气正从太古道德碑上散发出来,注入到那颗心脏之中,随着那些黑气的诸如,那颗心脏的红光越来越强,而且跳动得越来越有力,而且心脏周围,还开始慢慢的生长出其他的器官结构。

    那心脏每跳动一下,就如同一面巨鼓在天空之中擂动,整个大地皇城的地面上都震动了起来。

    张铁不知道那颗心脏到底是什么,但是他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就感觉到那颗心脏上所拥有的恐怖气息。

    已经半人半魔的孟师道正站在大帝皇宫的上空,一只手上拿着一把绽放着五彩光芒的宝剑,平静的看着冲过来的张铁。

    在张铁一路势如破竹,斩杀无数的魔族骑士冲到距离大帝皇宫两万米之外的时候,孟师道那只手上散发着五彩光芒的那把长剑一下子就朝着张铁斩了过去。

    长剑朝着张铁斩出,没有剑气,没有锋芒,几乎就在孟师道长剑斩出的时候,张铁就感觉到一股恐怖无比的剑气,已经瞬间出现在了自己的身边。

    那不是一般的剑气,在剑气出现的一瞬间,张铁就感觉到了致命的威胁。

    哪怕以张铁的能力,这一刻也根本来不及避让,眼看剑气就要及体,张铁怒吼一声,无间神狱一下子就出现张铁的手上,张铁一棒朝着那股剑气轰去……

    “轰……”

    天空之中如万雷齐发,在四溢的剑气之中,张铁脚下的大帝皇城上百平方公里的一片街道和房屋,全部粉碎,还有一些四溢的剑气则完全视张铁的护体战气为无物,直接穿过护体战气,在张铁的身上,一下子就留下几十道细碎的伤口,其中一道伤口,还在张铁脸上,张铁本人也被那股恐怖的剑气撞得往后飞退了上千米才停下来,脸色瞬间就变了。

    这一剑的威力,已经可以斩杀神皇一级的强者。

    刚刚那一下,如果不是张铁,换任何一个人来,此刻都要四分五裂。

    孟师道的实力,已经超出了张铁在摩天之界遇到过的所有神皇一级的强者,而更恐怖的额,是他手上拿着的那把剑。

    一剑斩飞张铁的孟师道用欣赏的眼光看着手上的那把长剑,用手在剑身上弹了一下,微微一笑,“不愧是太夏皇室的神藏轩辕剑,这威力果然不凡,如果是修炼轩辕神变经》的人使用,这轩辕剑的威力还可以再提高至少五倍以上……”

    孟师道不是魔族,这一点张铁可以肯定,而看着孟师道现在的样子,张铁知道,孟师道,已经被魔化了,就像自己当初差点不小心在吸收了一个影魔之后自己也变成影魔一样,神魔一体的本源,可以让人在吸收了强大魔族的力量之后,被魔化能魔化孟师道的,就是他身后的太古道德碑。

    看着太古道德碑中间那敞开的空间出口如洪水一样朝着四面八方飞去的魔族骑士还有那颗随着黑色的气息注入慢慢正显现出一具恐怖魔躯的心脏,张铁闭上了眼睛,在睁开的时候,整个人一下子突然平静了下来。

    “你已经是太夏的三公,权倾天下,位极人臣,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三公又如何?”孟师道看着张铁,还是如当初在九极大殿上一样的平静从容,如果不是他的脸上已经布满了黑色的鳞片,看起来有些恐怖的话,这个时候的孟师道,依旧可以风度翩翩,“就算是三公,也终究还要处于人下,需要仰视他人,就算我能进阶圣阶,总有一天,我寿元一到,也会化为枯骨黄土,别人可以站在人族之巅,我孟师道为什么不能站在那个地方,这个世间既然有不朽之道,我孟师道为何又不能去求之!”

    “所以你就甘心入魔,毁灭天下?”

    “对我来说,力量只有强弱之分,并无正邪之辨,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万民为刍狗,这世间本来就是一将功成万骨枯,这亿万人族能为别人枯得,自然也能为我枯得!”说到这里,孟师道微微一笑,看着张铁,“就拿你来说,你对人族功勋赫赫,天下无人能比,就算你身为太夏的摄政王,对皇室忠心耿耿,但太夏皇室同样防着你,这深藏在皇宫之中的神藏轩辕剑和轩辕剑的诸多秘密,太夏皇室谁告诉过你?他们谁让你看过?谁和你说过轩辕神变经》的本体其实就是轩辕剑,你敢说皇室的那些皇子心中就没有有一天用轩辕剑对付你的想法?或许只要他们之中有人能够把轩辕神变经》修炼到圣阶,就是太夏皇室要对付你的时候,若要说魔族可杀,那人人心中有魔,那人人也皆可杀……”

    “轩辕铸呢?”

    “杀了!”孟师道干脆利落的回答道,“你女儿拦着,也被我杀了,等这次毁灭之后,未来人族,以我为祖,以我为皇,你们都不能活了……”

    张铁闭上了眼睛,两滴血泪从张铁那已经崩裂的眼角无声的流了下来,这一闭上,张铁的眼睛就没有再睁开过。

    还不等那两滴眼泪滑落,张铁就伸出双手一下子戳到了自己的眼睛之中,抠出了自己的双眼,再接着张铁的手上多出两把匕首,张铁把那两把匕首直接从自己的双耳之中灌入,在把自己戳聋之后插入到了头中,然后又有两把匕首则插入到了自己的心脏与小腹之上……

    张铁从头到脚,浑身鲜血淋漓,犹如血人……

    一个比以往任何时候更高,更强大的战神刑天的光影从张铁的身后出现,一个个的分身符文从张铁的的眉心之中飞出一个分身……两个分身……三个分身……七个分身……八个分身……九个分身

    张铁的分身符文,整整飞出了九个。

    九个分身是张铁从未在任何人面前显露过的最强底牌,在这一刻,张铁也毫不犹豫的使用了出来。

    一个本尊加九个分身,同时怒吼起来。

    “杀……”

    张铁用几个分身冲向了孟师道,几个分身去轰杀那些魔族骑士,而他自己,则拿着无间神狱,朝着太古道德碑中间的那颗还在跳动的心脏冲了过去。

    一瞬间,整个轩辕之丘万里之内,风云变色。

    张铁的几个分身,则同时显化出了鹏王法相。

    太古道德碑中间的空间出口一下子黑气冲天,在那黑气之中,一双让张铁似曾相似的恐怖而又巨大的有着金色瞳孔的血红眼睛出现,瞪着张铁,整个太古道德碑在那无穷的黑气的包裹之下,一下子以泰山压顶之势,朝着张铁的本尊砸了过来……

    而张铁的本尊已经化成了一道光,一道火焰,毫不畏惧的冲向太古道德碑。

    “轰……”

    天地震荡起来,大地崩裂,整个轩辕之丘的大帝皇城瞬间就从地面上消失了。

    在这次的碰撞之中,太古道德碑只是震荡了一下,而张铁本尊那小小的身影,却瞬间被太古道德碑轰入到地壳之中,但眨眼之间,一道光和一座巨塔,又从地壳之中冲出,如不死之鸟,冲向那遮天盖地的太古道德碑……

    太古道德碑再次对着那道光轰出……

    在与太古道德碑一次次的对撞之中,一首苍凉的歌声从那道光之中传了出来……

    “操吴戈兮被犀甲,车错毂兮短兵接。

    旌蔽日兮敌若云,矢交坠兮士争先。

    凌余阵兮躐余行,左骖殪兮右刃伤。

    霾两轮兮絷四马,援玉兮击鸣鼓。

    天时坠兮威灵怒,严杀尽兮弃原野。

    出不入兮往不反,平原忽兮路超远。

    带长剑兮挟秦弓,首身离兮心不惩。

    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

    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魂魄毅兮为鬼雄……”

    在最后一句高亢的歌声之中,那道光亮到了极点,照耀整个天地,最后一次冲向太古道德碑。

    “轰……”

    那道光芒消散,如一颗流星消失在天空,如一点萤火湮灭在夜里,仅存的几个分身亦同时崩散……

    看到那一道光芒消散,一只化为金光刚刚飞到轩辕之丘的雷隼仰天悲鸣,声如啼血,然后毫不犹如的朝着那犹如一座巨山一样的太古道德碑冲来,化光而散……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