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力村官 正文 第184章 天籁之音

    第184章 天籁之音

    桂芝婶的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小张主任如果还不明白她的意思,那他就白当了这几年的村干部了。

    因白天约好和几个村干部一起去巡查村里的帐篷旅馆,在得到桂芝婶的准信后,又出言安慰了她们母女一番,小张主任便借故离开了桂芝婶家。

    来石村旅游的人以度假游为主,感受一下原始的的自然风光,吃上两餐最地道的石村野味,对整日生活在快节奏下的都市男女来说,无疑是一种极大的放松和快乐。

    再加上最近络上对石村生的一系列事情频频曝光,使这个原本黙黙无闻的小山村一下子成为舆论的中心。不过这也有一个好处,让来石村的游客数量急剧增加。好是好,可村中原来规划的家庭旅馆已经接待不下蜂拥而至的游客了。

    这个问题村委会早就做好规划,可旅馆的建设度远远赶不上游客增长的度,很多游客不能得到合理的安置成为石村村干部们的一大难题。

    好在有一个曾经在国外生活过多年的游客出了一个主意,建议石村学学国外建一些户外临时的帐篷旅馆,反正是夏天,又不用担心受凉。

    这一提议不仅让村干部们大开眼界,也被游客所接受,与大自然的亲密接触,远远要比住在宾馆房间内感受更深。村里立即通过络购置了1oo顶双层户外帐篷,然后沿着后村温泉的山涧平整了1oo个平台,并在平台上安装了一个由木板拼制的底板,既防潮又安全。村民经过简单培训后,只要有游客需要,两个村民不到1o分钟就可以搭好一个温馨的小窝,既方便又快捷。

    由于靠近溪水,晚上不仅能听到流水的声音,打开天窗还能数星星。帐篷旅馆一经推出,立即受到了青年男女旅客的喜爱,户外野营的感觉比在室内好的太多。

    经过口口相传和络传播,周边县市很多青年男女更是慕名而来,没用多长时间,帐篷旅馆俨然成为石村一道独特的风景。

    设置帐篷旅馆,原本只是为了解决游客住宿的临时救急所用,没想到却成为旅游项目的一大亮点,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帐篷旅馆大受欢迎这是村干部们始料未及的,正当村干部们暗自庆幸的时候,不过很快就被另外一个更大的问题困扰住了。几个村干部约小张主任晚上巡查帐篷旅馆的目的就是希望小张主任能够帮他们出出主意,解决一直困扰他们的这一难题。

    离开桂芝婶家,小张主任先给父亲打了一个电话。石村题是前两天刚刚解决的,这也是皖江市委市政府是为了迎接烈士陵园奠基典礼而给三大运营商下达的政治任务。试想一下,如果中央和市县视导参加典礼活动,不能保持通讯畅通这个责任谁敢承担。

    解决完题,方便了领导,不过更加方便了村民和游客,或许拍脑袋要求运营商解决信号覆盖的领导,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纯粹的拍马之举居然能够让老百姓如此感恩戴德。

    小张主任的父亲得知儿子传来的好消息,兴奋的差点说不出话来,要不是儿子在电话中再三叮嘱让他尽快找个媒人过来走走过场,他差点决定明天亲自过去一趟石村。高兴是高兴,可桂芝的意思是让他三媒六证的把她取过去,如今这个年代六证已经不时兴了,可这三媒还是省不掉啊,该上哪去找?

    于是,老张同志生平第一次以商量的口气与儿子一起探讨媒人的问题,这也是小张主任第一次听说三媒六证真正的含义。

    听到父亲的困uo刚开始小张主任也觉得有些麻烦,不过很快就有了主意。父亲和桂芝婶的事情是老石书记撮合的,这老石书记能算得上是中间的媒人,至于这男女双方的媒人嘛,不是现成的吗?儿子是父亲的媒人,女儿是母亲的媒人,这事要是传出去岂不是天下美谈?

    拿定主意后,小张主任便向父亲拍着xiong脯说道:“爸,这事就交给我,你就等着风风光光的把桂芝婶取回家吧。”

    “你这死小子。”得知儿子有办法解决自己的难题后,老张同志立即恢复到了往日作为父亲的威严,立即数落起儿子一句后,美滋滋的挂掉了电话。今天晚上或许是他二十六年来第一次的不眠之夜吧。

    此时,几个村干部正坐在村委会的会议室里一边看电视一边等着小张主任。有了络和电视,村干部们的见识也大为长进了,视野也开阔了。抽着香烟闲聊的内容早已从谁家的老母猪生了、谁家田里的草长了、谁家的媳fù又和婆婆吵架了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上升到了一起探讨鸡屁股涨价的问题了。

    还没进村祠堂,小张主任打老远就听到老石书记和小石主任在争论鸡屁股涨价的问题,一进门就高声喊道:“老石书记,在讨论啥呢?”

    见到小张主任进来了,老石书记立即来了精神,连忙把小张主任拖到身边,大声说道:“小张主任,你来的正好。你给我和石主任评评理,石主任刚才讲今年上半年我们国家鸡屁股的价格又涨了1o%,我说肯定没涨那么多,你评评看我们说说的对?”

    “什么鸡屁股?”听到石书记句句不离鸡屁股,弄的小张主任一愣一愣的。

    “电视上刚刚放了,说我们今年上半年鸡的屁股涨了1o%,老石书记硬上不信,非要和我抬杆。”石主任也不服气的大声争辩起来。

    “是啊,老石书记,电视上讲涨1o%应该不会有错啊?你怎么就不相信了呢?”

    “我不是没有听清楚电视里讲的内容,我就是看不惯电视里这些人模人样的人睁着眼睛说瞎话。我去年买鸡屁股是一块钱四个,今年买还是一块钱四个,涨个屁啊?”老石书记把心里话说出来之后,大为痛快,嗓门特高、中气特足。

    听到老石书记的理论,小张主任是哭笑不得。虽然老石书记可能不知道gdp是什么意思,错误的理解为鸡屁股,其实在当今的统计工作中,这gdp和鸡屁股又有什么区别呢? 吃之无味,弃之可惜,弄的不好还一嘴的臭气,臭坏了老百姓不说,若把乡下别墅里的小情人给臭晕了,那还不是大罪过?

    小张主任给大家解释一番gdp的含义后,包括老石书记在内的一群村干部们终于弄明白了这鸡屁股到底是什么意思,怎么算出来的。

    解决完老石书记和石主任的纷争后,小张主任坐下来和大家又抽了几根烟,聊了一些村里的琐事。大概9点半钟的时候,负责治保和旅游项目的小石主任看了看表说道:“现在已经九点半了,我们去帐篷旅馆区巡查一遍吧。”

    第一次参加巡查工作,小张主任也不知道大家要让他解决什么问题,看到大家都神神秘秘的样子,他也不好意思问,只好紧跟在小石主任后面,朝村后温泉走去。

    沿着穿村而过的小溪,小张主任现大部分帐篷内的灯光都已熄灭,不过现在的年青人都睡的比较迟,透过不密封的帐篷,小张主任还是能听到很多年青男女的情话。

    山村的夜晚非常安静,一只野鸟的叫声都可以划过黑夜传播的很远很远。小张主任虽然不想偷听人家的情话,但也不得不被动收听这些青年人的声音。

    很快,小张主任就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哭声,不过细听之后现这哭声又有些怪异,不象一般人哭的那么撕心裂肺,而是哭的很婉转。不一会儿前方又传来有人痛苦的呻吟声,甚至还有人出短促的哼啊之音。

    刚开始小张主任还不以为然,不过很快他就觉得这声音让他非常熟悉,犹如天籁之音,让人听过之后既兴奋想期盼继续听下去穿透力。

    几个人在巡视的时候,步伐不是太快,声音也不大,可帐篷内的人还是敏锐的察觉到他们的脚步声。明明前方有人哭着喊着,当他们几人走近的时候,帐篷内的声音就会突然静止下来,当他们走过之后,身后的声音突然会变得更加jī烈起来。小张主任是履试不爽,真是有点意思。

    听到此起彼伏又充满youuo的神秘之音,小张主任觉得非常奇怪,这到底是什么声音?同行的人不说话,小张主任也不方便问,突然他想起来了,就在前不久他和陶蓉在一起的那晚,陶蓉不是也出过类似的声音吗?

    想到这里,小张主任很快现自己居然会心跳加热血也开始澎湃起来,同时他也明白村干部们晚上带他来这里巡视的目的了。

    巡视一圈后,一行人默默的又回到了村委会会议室内,香烟也一根接一根的烧了起来,看来这的确是个大问题。

    大人们还好一些,可村里还有很多小孩,要是一个小孩半夜出来放水,听到这些声音他们会怎么想?这还好,如果有无聊之人在这里弄一些一对二或者一对三的pk活动,不被上面领导现还好,如果在络或者报纸上一曝光,哪位领导看过之后觉得看不过去,把我们石村旅游项目给取缔了,那就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看来这事得管,必须得管,可怎么管呢?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