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三百二十章 您指的大事又是什么?

    “这还根本不算什么?”鲁仲远闻言猛吸一口冷气,感觉人生观都要崩塌。

    玄师!职级比他这位副州长高一级!

    前者已经差不多算是站在了玄门圈子的巅峰,后者在世俗仕途中也算是极高的位置。

    这两项任何人只要占据一项,都算是极为了不得了。

    结果,秦正凡年纪轻轻两项都占全了,鲁文渊却告诉他,这根本算不得什么。

    纵然以鲁仲远的身份和见闻,这时都已经没办法想象,这都不算什么,那什么才算是真正的厉害?

    “所以不要因为已经是副州长就自满,在任何时候都要保持虚怀若谷的心态。”鲁文渊一副语重心长地鲁仲远说教道,就像鲁仲远年轻的时候一样。

    “二伯,您刚才不是说小事才叫我,大事还轮不到我吗?您能不能给我透露一点,您指的大事又是什么?”鲁仲远犹豫了一下,低声问道。

    鲁仲远心里终究还是有些不服气,不过更多的还是好奇。

    “不好说,不好说啊!”鲁文渊欲言又止,最终笑着摆摆手。

    “呵呵,大哥,什么不好说啊?”就在这个时候,秦正凡拎着配置好的药酒从楼上走下来。

    “刚才仲远问我有没有被国家招揽,重返仕途,我顺道提到你,好让他知道一山更比一山高,以后做事情能更谦虚,有敬畏之心。他心里应该是有些不服气,所以揪着我之前提到的话,问我什么才算是大事。呵呵,我本想跟他提一下你做过的事情,只是后来想想有些事情恐怕还不方便讲。”鲁文渊说道,说时目光有些期待地看着秦正凡。

    显然是想秦正凡开这个口子。

    秦正凡见鲁文渊一把年纪了,在他这个侄子面前竟然起了一丝炫耀的心思,不由得暗地里一阵哭笑不得,心想,大哥表面看起来儒雅随和,其实骨子里还是有一股子很强的好胜心。也不知道当年大哥在学术和仕途两方面都取得那么高的成就,是不是跟他这股子好胜心有关系。

    心里想着,秦正凡笑笑,没有任何表示,只是随手将手中的药酒递给鲁仲远,说道:“这是能弥补你先天不足,增强气血体魄的药酒,你每天喝一小杯,喝后吐纳运气吸收。”

    因为以前吃过不少名贵药材,效果都不大,所以虽然有了刚才鲁文渊那番话,鲁仲远总还是有些难以相信。

    但秦正凡身份非同小可,鲁仲远自然不会流露出怀疑之色,连忙一脸感激地双手接过药酒,道:“太谢谢秦博士馈赠了!”

    “客气了,我三叔的事情,我还得谢谢你呢。”秦正凡笑道。

    “秦博士言重,言重,而且合理任用人事,本来也是我的职责所在。”鲁仲远谦虚道。

    秦正凡笑笑,两人又寒暄了几句,鲁仲远便起身告辞。

    秦正凡要起身送他,鲁仲远连忙说留步。

    “正凡,你就不用跟他客气了。我和仲远说起来也有一段时间没聚,我送送他,叔侄两刚好说几句话。”鲁文渊跟着拦住秦正凡,笑道。

    秦正凡闻言自是不会再客气,等鲁文渊和鲁仲远走到门口,突然开口说道:“大哥,鲁州长是你侄子,又处在他这个位置,应该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的,有些事情你想说就说,也没什么方便不方便的。”

    鲁文渊闻言老脸微微一红,但紧跟着心情有点激动难抑。

    鲁仲远是他带出来的半个门生,结果却爬到了他头上去,鲁文渊既感欣慰的同时,心里隐隐中还是有一种师尊长辈的威严被冒犯的不爽。

    这是一种很微妙的心情。

    尤其这些年随着他退休,鲁仲远渐渐不找他讨教,商量事情,仿若他已经被时代淘汰,是个不中用的老人,尽管鲁文渊心知肚明鲁仲远其实没有这个想法,只是到了他那个位置,有些事情确实不好再找他讨教商量,也不想打扰他退休的平静生活,但鲁文渊心里总觉得有些不痛快。

    总想着打击一下他这个教导出来的最优秀的半个门生,让他知道知道他这位二伯依旧是需要他濡慕仰望的存在。

    当然以鲁仲远今时今日的身份地位,仅凭玄师的身份,鲁文渊觉得还无法真正震慑到鲁仲远,因为鲁仲远的骄傲之处是在仕途,跟玄门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圈子。

    所以,鲁文渊才动了借秦正凡之势的念头。

    秦正凡可是他的兄弟,秦正凡厉害,他这位兄长自然脸上有荣光。

    只可惜,秦正凡刚才没表态,鲁文渊就算是兄长也不敢随便说话。

    结果,鲁文渊没想到自己这个看起来像邻家大男孩一样淳朴的四弟早已经看破了他的心思,等他送鲁仲远到门口才突然开了口子。

    “曼国前阵子发生的政变之事,你应该知道吧?”出了门,叔侄两穿过院子,鲁文渊突然问道。

    “那么大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不知道!”鲁仲远闻言微微一愣,目中闪过一抹困惑不解之色,但还是很快回道。

    “你说曼国那次政变局势突然逆转,王室和政府在短短几日之内,兵不血刃地将查提和毗坤等几个曼国传统大家族连根拔起,就因为秦博士出面,这算不算大事?”鲁文渊面带微笑地看着鲁仲远,一副风轻云淡地问道。

    “什么!”震惊失神中的鲁仲远一个踉跄,差点要被院子里摆放的一个小花盆给绊了一跤。

    哪怕再小的国家,那也是国家,更别说曼国其实也有五六千万人口,领土面积也有四五个锦唐州那么大,真要放在天凤星绝对不能算是小国。

    这样一个国家的政权更迭竟然取决与秦正凡,这是何等恐怖的能量,已经完全超出了鲁仲远的想象,也完全不是他这位副州长能比的。

    “其实,这对秦博士而言其实还真就只是小事情。他这人重情重义,对他而言,他三叔这点事情还真就是大事情,所以他才会考虑得这般仔细,还特意叫你出马,否则以他的能力又哪里需要这般麻烦。”鲁文渊见鲁仲远那震惊失态的样子,心里终于痛快了,抬手拍了拍鲁仲远的肩膀,说道。

    见鲁文渊又补了一句说这对秦正凡真只是小事情,鲁仲远艰难地吞咽了一口唾沫,他的脑子已经有些转不过来。

    许久,鲁仲远才再度开口道:“这事情上面知道吗?”

    “本来是不知道的,但因为前些日子谭奋仁的儿子无法无天,在曼国惹到了秦博士,导致曼国那边出动了重量级人物,我们这边才调查到了一些消息,然后谢贯勇亲自向秦博士求证,这才知道最终决定那场政变的是秦博士。”鲁文渊回道。

    “谭奋仁父子入狱是因为秦博士的缘故?”大夏天的,鲁仲远听到这话不由得感到一股寒意。

    谭奋仁在大周国也算是颇有些名气的企业家,亿万富翁,他锒铛入狱的消息虽然因为牵扯到秦正凡,没有大肆报道,但像鲁仲远这样的大人物自然还是会关注到,尤其谭奋仁的大舅子还是南江州副州长,这层关系更容易引起鲁仲远这类人物的关注。

    谭奋仁父子出事时,鲁仲远私底下还觉得太突然,甚至有些难以相信。

    要知道,到了谭奋仁这等层次的人物,而且背后的关系也硬,哪里是说倒就倒的,事前一点风声都没有。

    直到现在,鲁仲远方才知道,原来这件事也是因为秦正凡的缘故。

    曼国毕竟是其他国家,鲁仲远心里虽然十分震撼,但终究还是有种隔他很远的感觉,但谭奋仁父子的突然入狱也是因为秦正凡,这个消息带给鲁仲远的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

    那是事情就发生在身边的感觉!

    到这一刻,鲁仲远才真正意识到,那个看起来一股子书卷子气息,斯文儒雅,随和亲切,仿若人畜无害的年轻人,其实骨子里跟他的二伯一样,真要发飙起来,那后果是很严重的。

    “放心吧,秦博士是一位品行非常好的人,否则曼国那场政变就不会是兵不血刃了。”见鲁仲远有被惊吓到的迹象,鲁文渊微笑道。

    “话是这么说,但总感觉肩头的担子一下子变得很重了。”鲁仲远苦笑道。

    “行了,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别人想这个机会还没有呢,而且就光凭你手中的这瓶药酒,你这辈子就受益无穷。”鲁文渊见状没好气地瞪眼道。

    “这药酒真能解决我的问题?”鲁仲远闻言两眼一亮,但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废话!要不是你是我看重的侄子,你以为你有机会得到他亲自给你准备的药酒啊!”鲁文渊再度瞪眼道。

    被鲁文渊再度瞪眼,鲁仲远反倒咧嘴笑了,心里一片火热。

    谁不想身体好,精力旺盛啊!

    尤其坐到鲁仲远这个位置,身体状况其实也是他能否升迁的重要指标之一。

    身体好,才能在仕途这条道上走得更远。

    否则就算鲁仲远政绩做得再好,但体弱多病,上面肯定会考虑他的身体状况能不能胜任更高的职位。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