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步赏 第四百五十九章 最难一题(求订阅)

    “什么?他要剪辑权?还要重新写台词?”

    “对呀,反正这部电影在日本上映,那还是需要翻译跟配音的,直接上中文的话,这肯定是不行的呀。”

    “等一下,于先生,你难道不清楚这样做等于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了,但是,吴导,我们这部电影是要去人家日本上映的,那边跟我们这里不一样,好不容易有个人愿意帮忙,而且,那人还是知名的作家,在日本名头很大,这么好的一个合作,我们为什么要拒绝呢?”

    “于先生,那当初是怎么回事?当初那个叫鬼吾的,他的条件比现在苛刻的多吗?”

    “不是呀,我后来合计了一下,感觉没什么变化,当初这位鬼吾老师提出来的条件,也大概如此。”

    “那为什么现在就答应了?”

    “嗨!我的吴大导呀,此一时彼一时嘛。好了,就说到这里吧,反正这片子你也拍完了,可以休息一下了。”

    吴语森还想再说什么,但那边已经挂了电话。

    作为当下华人头号大导演,有好莱坞的成功经历,票房排名第一,名气排名第一的存在,吴语森真的是气的不行。

    当初有人牵线,去找过这个叫鬼吾的小子,结果还不是开了一大堆的条件,怎么能答应?

    可是现在,怎么就答应了?

    要剪辑权?

    多少好莱坞大导演都因为这个剪辑权跟电影公司吵架。

    这个小子直接就要走了。

    还有翻译跟台词。

    那等到在日本上映了,还能是我吴语森的片子吗?

    气当然很气,但吴大导毕竟也很聪明,他知道这是因为什么。

    不就是这2。7亿的票房不如预期嘛。

    可这能怪自己吗?

    根本就是那些个大陆仔不懂的欣赏!

    吴大导这么想的,而且,心里也拿定了主意。

    他很清楚的知道,自从这票房不行了,自己就连韩老三也见不到了,全程都是这个于东在跟他说话。

    显然是把他给降了一等。

    那么……

    不行,韩老三对付不起,这位是真的超大佬。

    于东也是厉害人物,至于其他的

    鹰煌?

    更是不敢动了。

    看来,就只能从那个鬼吾身上出口气了。

    ……

    于东走了,驰星周差点在奥多摩町迷路。

    东野强吩咐人把这位尖嘴猴腮的道上兄弟好生照应着,好好的送回去。

    还选哪个,驰星周跟黑岛组的人,倒是很对口味,大家湖里海去的,聊的很是投机。

    这些都算是外事,而东野强眼下最主要的,还是眼前的这场战斗。

    门窗都关的严严实实,好像生怕闷不死自己。

    一张桌子在中央,东野强跟圭吾先生一边一个坐着。

    地方虽然变了,但这战场并没有变。

    桌子上,凌乱的摆放着稿子,一张张的,仿佛乱七八糟。

    东野强此时并没有跟圭吾先生讲话,他在写作,速度很快。

    “安藤贵和,这个女人被全日本所讨厌,被全日本所憎恨,她不光是一个毒寡妇,而且,其大胆作风,高调的性格,这就足够讨厌了。

    但今天,古美门与真知子两个人,拼尽了全力,他们终于让这个案子重见曙光。

    本庭,在这里宣布,此案发回东京地方法院重审!

    “呀哈!太棒了!”

    “终于成功了!”

    古美门与真知子无法不庆祝。

    但是!

    “若是有个能赢的你人,那好像并不是我,有的时候,真正的敌人,并不会摆出一张敌人的脸,三七分的笨蛋。”

    检察官的话,好像一颗子弹击中了古美门。

    难道还有更厉害的对手吗?

    那个对手到底是谁?

    ……”

    《胜者即正义》的剧情随着不断出现的汉字在发生着极大的反转,一个个的角色跃然纸上。

    那个对手到底是谁?

    “羽生晴树?”

    “对,就是他。”

    “为什么是他?”

    “难道圭吾先生你没有猜出来?”

    “怎么会,我当然猜出来了,可是,saikyo,你要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这部已经写到了最后的阶段,也就是最为复杂以及掀起了整个日本社会民意的案件。

    安藤贵和这位美人杀人案件。

    她绰号黑寡妇,以嫁有钱人死老公生存着。

    可依然有许多的男人前仆后继的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这次的案件,她最新的老公不但死了,而且,几乎所有的证据都在指向安藤贵和。

    应该说,从案件的表面来看,安藤贵和不光是想杀死自己最新的老公,她还想杀死继女,也就是老公的女儿。

    但是很可惜,这个女儿命大,没有死掉。

    证据确凿,而且,在之前,安藤贵和已经承认了自己的罪名。

    她亲口在法庭上说了。

    我是杀人凶手!

    这样的局面,也让古美门这个从来没有输过的律师,第一次品尝到了失败的滋味。

    还好,经过了一番努力,终于,案件发回重审。

    但,这个重审,对手是谁?

    没人想到,竟然是之前与古美门搭档的羽生晴树。

    应该说,这个敌人的出现,以及他的身份,圭吾先生不可能看不出来。

    因为在之前,已经有种种的迹象表明,羽生晴树,他的理念与古美门律师是有极大差距的。

    他是一个……双赢党。

    简单而言,就是在他的理念里,被告,原告,最后都会获得好的结果,也就是大家都幸福。

    即,没有胜负!

    在跟古美门搭档期间,他就多次做调解。

    没错了,其实以律师而言,大量的工作是在做调解,结果就是和解。

    也就是在法庭之外,当然了,这个和解也是有代价的,过错方当然要给出赔偿,原告方感觉满意了,那就和解呗。

    这样的案子是很多很多的。

    其实,这是一个非常符合实际情况的地方。

    许多人并不清楚,律师赚钱,实际上并非是要赢下许多的官司。

    那种在大案子里战而胜之的律师,当然很厉害,也很出名,但要说赚钱。

    主打离婚官司的律师,很赚钱。

    不打官司,而是以法律作为服务的律师,很赚钱,比如法律顾问,比如破产清算。

    没错的,破产清算这个工作,会产生大量的金钱哦,这里面往往是没有官司的,但是没有律师,没有法律,绝对不行。

    一个主打和解的律师,其实,这是一个正常的律师。

    不但赚钱,而且大家都高兴。

    当然,在中,或者说在东野强记忆中的原作里,这个方面的描述比较偏漫画风。

    没关系了,现在都在我的笔下。

    但是,理由呢?

    为什么羽生晴树要在这个官司里,作为古美门的终极对手出现呢?

    东野强只是简单的笑笑,然后就写了。

    “数月前

    “安藤贵和小姐,我要让所有人都获得幸福,包括你。”

    “就只是这样?”

    “对,还能如何?你的案子是最好的手段,你的案子影响力大,深入人心,我只要赢了,只要达成我的目的,那么,就会让大家接受我的理念。大家和解吧,无论有什么纷争,都可以和解,我会让大家都幸福。”

    ……”

    就是这个。

    “原来如此。”圭吾先生忍不住点点头。

    东野强此时停笔,“圭吾先生,嗯,古美门先生,来吧。”

    几乎瞬间,圭吾先生的头发,三七分了,完美。

    这代表着他的入戏,嗯,此刻的圭吾先生就是古美门律师了。

    只听这个鬼,仿佛自言自语的说道:“一个女人,一个在他人口中,如此恶毒的女人,她竟然认罪,要知道,这个女人她之前可是请了古美门帮她打官司来着,那么就说明,这个女人在之前一定是有求生欲望的,她是不想被判死刑的,而她又答应了羽生晴树的要求。

    安藤贵和承认了自己的杀人行为,而羽生晴树答应的是无期徒刑。

    等一下,这其中一定有真相,而羽生晴树一定已经知道了吧。”

    东野强忍不住鼓掌,“圭吾先生,斯国一。”

    “哈……应该的。”圭吾先生忍不住用自己的手,顺了一下完美的三七分发型。

    这个鬼啊,越来越是入戏。

    “那么,真相是什么呢?”东野强好整以暇的问道。

    圭吾先生沉吟一番,“在我看来,跟安藤贵和能产生关系的,而且,能让她这么做的,只有一种可能,她在保护着什么。或者说,守护着什么,而她又不想死,那么这种情况……哦哦,大概差不多了,很可能是一出伦理悲剧吧?”

    东野强哈哈大笑起来,接着鼓掌,“我现在就把真相告诉你吧,因为已经瞒不住圭吾先生了,是这样的。

    安藤贵和想要守护的那个人,是就是自己的女儿。

    而这个女儿,就是她最新猎物的女儿。

    多年前,安藤贵和跟一个厉害人物有了孩子,可这个孩子没有留下,被送到了福利院,多年之后,安藤贵和以狩猎有钱男人为生,她偶然间注意到了那孩子手上的痣。

    跟她的女儿一模一样,于是乎,她认定这是她的女儿。

    她想成为自己女儿的妈妈,所以,用心跟最新的猎物在一起。

    可是,没想到,那猎物就死了,而最大的嫌疑人,其实是自己的女儿。

    她为了守护自己的女儿,于是乎,就认下了所有的罪行。”

    这便是原作的真相。

    圭吾先生一听,他觉得,“那孩子年纪不能太小吧。”

    “对,就是这样。”

    没错了,东野强也很想说这一点,因为在日本,未成年人是受到保护的,所以,按照原作来讲,这算是一个瑕疵,那个女儿年纪太小,杀人的话也不会被判刑的。

    所以,现在嘛,东野强的里,就自然设定了安藤贵和有女儿的年纪,是很年轻的,当年跟一个小混混在一起,后来这小混混成了黑道大佬。

    而,那个猎物,也就是死去的那个男人,他年纪很大,女儿的年纪也不小。

    这一点,有些类似《幽游白书》里面的设定。

    很简单,并无太多问题。

    那么关键在什么地方呢?

    “saikyo,来吧,出大招吧!不然太没意思了!”

    “好,我现在还写不到那里,但是,我可以给你讲一下结尾,也是这个案件的最终结果。

    羽生晴树最终失败了,他秉持的那种大家都获得幸福的理念被古美门律师戳破。

    被古美门律师言辞激烈的骂到崩溃。

    最终,羽生晴树远走他乡。

    ……”

    这话说的,东野强心里有些怪怪的感觉,因为在原做的最后,羽生晴树对着古美门的照片,他……基情满满的呀。

    就不提了。

    圭吾先生听的很是入迷,可突然间!

    东野强用了非常有气势的语调说道:“圭吾先生,现在我来问你,我为什么要写这部,我为什么要这么写,为什么要打崩羽生晴树呢?为什么要戳破那大家都获得幸福的美好呢?”

    这个问题一出现,圭吾先生就是一愣。

    “哈?”

    是措手不及吗?

    不。

    而是圭吾先生觉得,这个问题看似简单,但却非常的……

    东野强接着笑道:“圭吾先生,这是我东野强给你出的最难的一个问题。”

    最难一题吗?

    一只三七分发型的鬼,陷入了沉思

    PS:第三更送上,黑车不多说了,求大家支持,后面的发展,也敬请期待,真心感谢!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