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190、冤家路窄

    万长生在跟画家们聚会的时候,通常都很少开口发表自己的态度。

    可在触及到原则性的问题,又或者说多少涉及到站队的时候,他终于开口把自己的来龙去脉都表达清楚了。

    让普遍大他十多二十岁的画家们很吃惊。

    这是三四十岁的中年人经常有的诧异,可能忽然有一天发现自己的儿女或者学生,竟然已经拥有了甚至比自己更加完整清晰的人生观价值观。

    鲢鱼头大叔摸着下巴摇头晃脑,可能是几瓶啤酒喝得快有点上头:“听长生这么一说,我突然想画一幅温暖点的画,哪怕是支离破碎的世界,也可以看到温暖,而不是绝望……是这个意思吧?嘿嘿,我先走一步!有搞头,有搞头……”

    看着他的背影,万长生终于可以询问:“樊老师主要是画什么?”

    众人又有哈哈哈笑,说老樊本来是写实派,就有点喜欢画人间疾苦,苦大仇深的那种,很是被批评了几回,叫他不要扭着阴暗面不放,他一气之下就只画抽象了,专攻都市大厦玻璃幕墙,就是那种整幅画都是玻璃幕墙,每片玻璃反射的都只是一丁点人世间繁华的局部,整张画能有几百片玻璃……

    万长生听得悠然神往:“我想过去敬他一杯酒。”

    众人又哈哈大笑,叫他在老樊画画的时候千万别去打扰,那家伙六亲不认,以前在家画画被老婆打扰了居然打老婆,可后果是被老婆反杀成了熊猫眼!

    老童也笑,靠在沙发上撑着头问万长生:“你那创作怎么样了?”

    万长生想起来感谢赵磊磊一杯酒:“还行,不过事情太多,没时间精雕细琢,起码得搞一个月,因为我把培训校办公室当成画室了,也就晚上能过去搞搞,还得是没有课的情况下,现在每天可真特么的充实!”

    老曹抱怨:“叫你就在我旁边搞个画室,中午抽空都能过来搞几下。”

    万长生狡黠:“我发现把办公室搞成工作室一样,学生家长进来眼神都不一样,说话都不敢大声了,成交率很高,缴费也很爽快。”

    众人楞了下,再次哈哈哈的大笑。

    连老童都使劲拿手指点万长生,说不出话来。

    真不知道这小子到底是个艺术家还是商人,又或者他那些态度,哪一样才是最真实的。

    所以酒酣耳热的散伙出来时候,老童搭着万长生的肩膀小声:“你比我更懂得妥协跟调和,那就记住这个本心,好好做,我们会各方面都支持你的,老苟最大的夙愿就是搞定书法篆刻专业,我觉得这事儿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书法界的丑态比美术界多太多太多,那就是一坨屎,篆刻还好点,所以你自己掌握好分寸,不要被那些丧心病狂的家伙给当成靶子。”

    万长生反而没表述自己对这个专业也不了然的态度,诚恳的点点头。

    赶着熄灯关寝室楼的时间点冲回去,发现连宿管大叔都热情好多:“万长生吧,听说你今天当主席了哦?”

    万长生才想起来自己这正儿八经上大学的第一天,是发生了多少事情:“学生会副主席,您别叫得跟什么似的,不好意思啊,没迟到打扰您锁门吧。”

    宿管大叔小声:“没事儿……所有抓师生纪律管理的都是苟教授的人。”

    好像抱了苟教授的大腿,就能在美院横着走了似的,万长生做个鬼脸,笑着上楼。

    那就更不能违反各种纪律,让人落话柄了。

    不过万长生走上306寝室的路上,各种看见他的学生,不管是大一还是高年级的学生,都是戏谑的称呼:“主席好!”

    艺术院校嘛,对这种官方职务总会有点距离感,但之前肯定也有其他学生会主席干部吧,怎么就没听见这样称呼呢,偏偏到了万长生这里就异口同声。

    还有国画系高年级的学生,万长生根本没见过,就热情的过来伸手搂肩膀,一点不像是谄媚主席:“哈哈,听说你今天跟老颜好好的表达了下敬佩之情?”

    万长生表情夸张:“必须敬佩!对我这样一个低年级学生都那么尊重,这叫礼贤下士吧,感动!”

    周围更是一片哈哈哈:“亲眼所见才能知道他们说的都是真的,演得好演得好!”

    万长生一本正经:“发自内心的,大家以后都要尊重这样的老师教授嘛。”

    认识不认识的都好像被点醒了什么,乐不可支的使劲点头:“对对对,要尊重,特别尊重!”

    万长生施施然的溜达回寝室,被那个国画系帮他报名的同伴小声提醒:“听说颜教授这人特别记仇!”

    付仕亮嗤之以鼻:“只要那个苟领导护着万万,谁记仇都是白瞎。”

    丁晓鹏也不担心:“又不是只有苟领导护着万万,有能力有前途,其他老师对万万的态度好得很。”

    国画系的同伴主要是担忧:“唉,就像我们专业考试那次,宁得罪君子,不招惹小人啊。”

    万长生自己也挠头:“忍不住,我算是不喜欢在背后议论人,更不会随便评价好坏,可看见那种阿臾奉承的嘴脸,真的忍不住,对上位者一味的歌功颂德,只会蒙蔽人的眼睛,所以以后还是尽量少跟这种人打交道。”

    丁晓鹏提醒:“还有那个茅东阳,他是版画系的老师,尽量少招惹,林建伟那档子事情,我们觉得不可能没他的影子。”

    万长生自嘲:“我这么天真可爱招人喜欢,怎么就结仇结怨也不少呢?”

    寝室里面的同伴一起鄙视他:“你就是个筛子!把好的坏的立马给筛出来了!这回不许再抢我们的女生了!”

    哈哈哈的万长生觉得这样的寝室气氛真是好:“绝对不会,我都算是半结婚的人了,再说……反正不会再有什么幺蛾子,收拾收拾下,明天上专业教室了,手上活儿没拉下吧?”

    大家虽然分属不同专业,刚开始这两三天节奏是一样的,充满期待。

    第二天一早,万长生去教具科领各种画具的时候,再次享受相识满天下的局面。

    各专业的新生都在那边排队,并且以认识万长生为荣:“主席,你这应该算是我们大一的级长吧,什么时候到我们系来上上课呀,听说你昨天都去给大二的上课了。”

    “万万,这是我们系上的美女,想找你合影留念,我报了杜杜的名号都没用。”

    “万同学你喜欢哪种表白方式?”

    万长生斩钉截铁:“已婚!学习工作随时保持联系,私人联络就不耽误您宝贵的时间了。”

    唉,引得女生们一片夸张的叹息声。

    然后在这样还算其乐融融的局面下,忽然看见林建伟也出现在教具科外面的队伍里。

    万长生只看一眼,就确认对方跟那场丑恶的闹剧有关,因为一瞬间躲闪的眼神,在东躲西藏的掩盖之后,才强打精神过来:“恭喜你,考了全场第一,把所有人都比下去了!”

    黄敏柳眉一竖就要破口大骂,立刻被她身边的女生一把捂住了嘴!

    百般挣扎下勉强愤怒:“谁摸我的胸!”

    抱住她的手顿时在嬉笑声中灵活的消失。

    有点剑拔弩张的整体局面,顿时缓和下来。

    因为万长生脸上也没多愤慨:“其实我很记仇的,因为如果你只是性格不合,不喜欢我,我可以当做互不打扰就行了,但从你去工商有关部门恶意举报我,还在专业校考的时候干出那么恶毒的事情,陷害我是作弊差点被取消成绩,我就把你当成一条毒蛇看待,农夫和蛇的故事里面那种毒蛇,所以我会加倍努力,让你再找不到机会坑我,然后我有机会的时候,一定会报答你的。”

    越是说得平静,就越说明这话不是头脑发热大喊大叫的情绪宣泄,真实性就非常高。

    周围本来在跟万长生开玩笑的学生们哗的一声,那些不是万长生文考班同伴的新生,惊讶,还有这种人?

    林建伟肯定没想到万长生居然会这么当面不留情,简直有种猝不及防的慌乱:“你!你,说什么,你造谣……”

    万长生还逼近些脸对脸:“可能有人指点你躲在监控镜头下面做手脚,但如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为什么没有被取消成绩,自然是有证据的,有人看得清清楚楚……”

    信息不对称下,林建伟的表情阴晴不定!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