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二百八十九章 全员自闭中(1/3)

    不大的办公室,

    徐茫和眼前的这位清大材料系副主任相互对视,但谁都没有率先说话。

    “...”

    “...”

    就在刚刚,

    徐茫无情地被两位保安大叔给抓了起来,差点扭送到保卫室,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徐茫喊出了自己的名字,我叫徐茫!

    然后还是被送到了保卫室。

    清大材料系副主任给复大的材料系打了一个电话,在经过半个小时的确认后,最终真相大白...真的是徐茫这个混球!

    没办法,

    这位副主任又亲自跑到学校的保卫室,把无辜的徐茫给接了出来。

    可是...

    这仇算是结下了。

    “徐茫...”

    “你老老实实说...这破证件是天桥底下花五块钱办的吧?”这位副主任无奈地问道:“这粗糙的工艺,不是我有所怀疑,我相信每一个人看到这样的证件,第一个反应就是假的!”

    “复大校长给的...”徐茫说道。

    “...”

    “这...这...你们的校长是把你当傻子了吗?”副主任惊恐地说道:“你居然还当真了?”

    “我当然知道是假的了。”徐茫耸了耸肩,叹了口气道:“没有办法呀...抡起辈分的话,校长是我的二爷爷。”

    复大校长是小曼父亲的二叔的结拜兄弟,论起辈分的话,徐茫的确要叫复大校长为二爷爷,面对校长的无情剥削,徐茫只能认栽,不然还能怎么办?

    这位副主任哭笑不得,这小子心也是真大。

    “我叫周峰俊。”周副主任说道:“你就不用介绍了,我们整个材料系的师生,都在用你研发的数据库和软件。”

    “嘿嘿...”

    “周主任,那什么...”徐茫大眼睛一转,笑嘻嘻地说道:“刚刚我提出来的方案怎么样?”

    “非常完美!”

    “让数据库更加智能化,是未来的趋势。”周副主任说道:“只是人工智能这块...你能行吗?”

    “请把‘吗’字去掉,就剩下行了!”徐茫拍了拍胸脯,一脸得意地说道:“我老丈人拥有一个云计算公司,我相信通过那里面的技术人才,人工智能不是问题。”

    周副主任愣了一下,好奇地问道:“你结婚了?”

    “没有。”

    “但和结婚没区别,反正没有什么自由。”徐茫叹了口气,默默地说道:“周主任...话说能不能带我去实验室看看?”

    周副主任愣了一下,思考良久最终还是答应了徐茫,尽管实验室是重点区域,不是随随便便的人可以进去的,加上还有很多研究项目,万一被窃取就完了。

    当然,

    介于徐茫的特殊身份,加上他的傲人成绩,人品应该信得过。

    然而,

    周副主任没有想到,徐茫这次是奔着把学生弄自闭的目标去的...

    ...

    清大材料系的实验室在三楼,整个三楼全是实验室。

    “徐茫。”

    “这里就是我们的实验室了。”周副主任说道:“整整一层楼都是。”

    “哦...”

    徐茫点点头,默默跟着周副主任进入实验室内,之后看到与复大差不多的格局布置,就连设备都长得差不多。

    为了不打扰学生实验,周副主任没有公开徐茫的到来,反而陪在他身边,看着学生们实验,顺便简单讲解一下。

    “这些学生是材料物理专业的。”

    “从物理学的角度出发,研究材料结构、特性与性能的一门学科,属于交叉学科,需要良好的数学和物理基础。”

    “就业前景良好,毕业生基本从事电子材料,微电子,信息技术及其相关领域的研究,当然也有继续深造的,这些人将在科研机构、高等学校从事科学研究和教学工作。”

    周副主任冲徐茫介绍起材料物理专业的就业前景,毕竟绝大部分的学生,在毕业之后都要涌入社会。

    像徐茫这样的人几乎不太有。

    此时,

    周副主任正在解答一位学生的疑惑,

    而且徐茫则独自站在一位女生边上,看着她重组材料内部结构。

    “同学?”

    “你在做什么?”徐茫一脸好奇地问道。

    “我在试图让这种材料拥有记忆功能。”这位女生说道:“让这种材料在低温下可以任意塑性,而在高温下可以回到它原本的状态。”

    “哦...”徐茫点点头,默默站在边上看着她瞎捣鼓。

    然而...

    看了许久,

    徐茫终于忍不住了,小声提醒道:“同学...你这样不刚好阻止了原子扩散吗?原子发生的距离刚刚小于原子间距离的运动与位移。”

    “啊?”

    女生愣了一下,仔细看着屏幕,然后脸就红透了。

    “如果你想要让这种材料拥有记忆功能,首先你要考虑到材料是否有马氏体相变可能性。”徐茫一本正经地说道:“如果我没有看错,你这个材料怕不是某种金属合金吧?”

    “我...”

    “这...”这位女生面红耳赤,不知道该怎么办,急忙问道:“那我该怎么办?”

    “唉!”

    “不知道...”徐茫摇了摇头,默默地说道:“要么继续研究,要么从头开始。”

    话落,

    徐茫走向了另外一位学生。

    很快,

    他找到了一位戴着眼镜的男生,有些略微的帅气,体格非常强壮,就这样整体形象归类于体育生是怎么可能考进清大的...结果人家就考进了。

    徐茫对此有所质疑,但想想...自己还是浙省第二呢!

    “同学?”

    “你在做什么?”徐茫问道。

    “...”

    “研究复合功能性材料。”这位疑似体育生的壮汉,严肃地说道:“准确地说寻找一种更加廉价的吸波材料。”

    吸波材料?

    减少电磁波的干扰?

    徐茫在记忆中似乎有这种材料的介绍,以及相关知识要点,但更多是电磁波的物理性能方面的知识要点。

    “同学?”

    “你这属于复合型材料吗?”徐茫一脸呆萌地问道。

    “对。”

    “吸波材料一般由基体材料和损耗介质复合。”壮汉面没好气地说道,但此时的他已经对徐茫感到了烦躁,这家伙是不是瞎子?没看到自己在研究吗?还一个劲儿的瞎问。

    徐茫也感受到了他言语中的不耐烦,对此只能苦笑一下,默默站在边上看他研究。

    还别说,

    这位疑似体育生的壮汉,数学功底和物理功底真是没话说,居然没有什么错误,然而过程有点复杂...他不是两类天才的其中一个。

    徐茫表现很无奈,世界上有两种天才,第一种是自己和小曼,第二种是类似自己和小曼。

    然而,

    刚刚感慨完毕,

    就发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错误,然后接二连三出现一串错误。

    怎么办?

    要不要提醒他一下?

    “咳咳!”

    “同学...”徐茫轻咳一声,严肃地说道:“后面就别算了,你在前面的磁滞损耗就已经出错了。”

    壮汉愣了一下,回头瞥了一眼徐茫,自信地说道:“你这是在质疑我的物理和数学?我可是我们班上物理和数学成绩最好的一位,永远都是班级第一名。”

    “...”

    “这种成绩没啥用的呀。”徐茫无奈地说道:“我连课都不用上,就能排全校第一。”

    壮汉:囧

    我去!

    这牛吹得...都快吹到宇宙边缘了。

    不上课早就被开除了好不好!

    你以为校长是你亲戚呐?

    这位壮汉也是一位硬脾气,当场和徐茫怼了起来,说道:“既然你说错了,请问我具体错在哪里?”

    “你这个反复磁化过程,出现的磁滞能量是不是过大?”徐茫说道:“再说这么大的能量,会是后面这么点的热能值吗?”

    “同学!”

    “不得不承认你数学很好,但太粗心大意了...”徐茫叹了口气:“以后仔细一点,多算几遍!”

    话落,

    徐茫又离开了。

    此时这位壮汉看着徐茫离去的背影,满脸都是迷茫的神态。

    他是谁啊?

    与此同时,

    徐茫找到了第三位无辜学生,是一位看似较为文弱的女生。

    “同学。”

    “你在干什么?”徐茫好奇地问道。

    闻言,

    这位女生扭过头,一脸诧异地看着徐茫,徐茫也一脸惊恐地看着她。

    熟人!

    这不是咖啡馆那位姓周的女生?

    叫...周什么来着?

    周婷!

    “徐杨!”

    “你怎么在这里?”周婷并不知道徐茫的真名,只知道他叫徐杨,父母姓字的组合。

    “...”

    “我是特邀过来参观的。”徐茫笑了笑,默默地问道:“你在干吗?”

    “超弹性材料。”

    “就是材料存在一个弹性势能函数,它的结构关系由应变能函数给出。”周婷说道:“简单总结为卸力时应变可自动恢复的材料,在医学上作用极大。”

    函数?

    有点意思。

    徐茫站在边上,沉默不语,但眼睛始终不曾离开电脑显示器。

    一分钟后,

    徐茫有些轻微自闭。

    “好了好了...就到这里吧。”徐茫急忙制止了认真计算的周婷,满脸痛苦地说道:“不要算了...”

    周婷一脸茫然,看着徐茫。

    “你这个应力应变非线性模型,不觉得有问题吗?”徐茫无奈地说道:“拉梅系数在不同的环境中,意思都是不一样的,比如第二参数,在流体力学中是动态粘度,而在弹性方面是刚性模量。”

    “你再看看你的是什么?”徐茫叹了口气,默默地说道:“做研究需要仔细仔细再仔细,细微的差错,结果是灾难性的!”

    “加油!”

    “继续努力!”

    话落,

    徐茫又走了,

    留下的只有他那散发着耀眼光芒的背影。

    周婷:( ̄ ̄;)

    徐杨到底什么来头?

    在之后的一个小时里,

    徐茫化身为徐霍霍,让在场的所有学生们开始怀疑自己的智商,自己是不是要转系了?材料学不能再待下去了。

    此时,

    周副主任感受到大家低沉的情绪,对此相当的纳闷。

    什么情况?

    学生们的研究热情好像降低很多...一小时前还是挺正常的,但一小时后都死气沉沉的样子。

    “徐茫?”

    “你是不是干了什么事情?”

    ......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