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七百八十八章【极度膨胀的约翰】

    杨念中于看到约翰这么猖狂,就知道上次高尔夫球比赛让约翰膨胀了,呵呵一笑把鱼竿全部固定在垂钓位上之后。往沙滩椅上一坐,一边享受太阳伞下的阴凉,一边喝着加冰块的威士忌,看着兴奋异常的约翰不屑的说道。

    “我说约翰,你赢得了一次高尔夫球比赛之后,自信心是空前的膨胀,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啊,你知道盛极必衰的道理吗?”

    约翰太了解杨念中,一看到杨念中这个价值就知道这小子,打算来一次长时间的演出,约翰没有功夫也没有那个精力去对付即将演讲的杨念中,而是反讥讽的说道。

    “得得得,我说大卫你又想来一篇长篇大论是不是?我太了解你了,只不过是因为打高尔夫球输给了我,所以心生不满,总是想报复我对不对?我给你这个机会。”

    杨念中看到约翰这么上道眼睛直冒金光啊,约翰说的对,杨念中输了一辈子的鱼子酱,虽然这些鱼子酱对于杨氏家族和杨念中的身家来说并不算是个什么大问题,但是这东西麻烦,你必须得长时间的寻找,才能满足兄弟两个对鱼子酱的需求。

    杨念中和约翰都已经达到这等身家水准了,普通的鱼子酱没办法满足两个人的爱好,喝的酒那都是上千万美元一公斤的顶级好酒,就这酒吃的鱼子酱能差得了吗?品质不高的鱼子酱能进入他们两个的嘴里吗。

    就是每一年派专人,到里海周边国家去寻找极品的熏鱼制作的鱼子酱就是一个麻烦事,钱无所谓但是麻烦杨念中受不了,即使这样也不是每一年都能吃到极品鱼子酱。

    没想到约翰一场高尔夫球下来就给自己惹来了一辈子的麻烦,杨念中就是个不服输的人吃了这么大的亏,他能干吗?总是想找机会报复回来。

    杨念中看到约翰把两兄弟之间的龌龊给挑明了,也不感觉到害羞,也不感觉到不好意思,而是理直气壮看着约翰的眼睛说道。

    “没错,我就是心里不平衡,凭什么你就赢我啊,要不是因为你力气大,你想赢我你想得美。”

    “这一次咱们两个坐着黑金刚号,来到了地中海干嘛来了钓鱼来了,钓鱼可不是一个玩儿力气的活,考验的是技术。”

    “对咱们两个人相对而言公平一点,而且我昨天运气那么好,钓了那么多鱼,这一次当然要乘胜追击了,怎么样敢不敢应战吧。”

    约翰看到羊年中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呵呵冷笑着抿了一口威士忌,看着杨念中,故作怜悯的说道。

    “大卫呀大卫,我怎么现在看你有点可怜了呢?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满足你的愿望,这个赌咱们打了,但是打赌之前咱们要说好了,赢点什么呢?”

    杨念中这一下子来劲儿了,说出来了n多的方案,可是约翰逐条逐条的进行反驳。把一样中反驳的是体无完肤,哑口无言,为什么这么说?杨念中说出来的这些赌徒无非就是吃喝玩乐。

    就拿吃的方面来说吧,约翰赢了杨念中一场高尔夫球赛,赢了一辈子的鱼子酱,这一点是杨念中最懊恼的地方,所以杨念中这一次和约翰来到地中海垂钓,打算把约翰比下去。

    可是鱼子酱已经输出去了,咱们不能说话不算话吧,既然这样的话,那么作为世界三大美食之一的鹅肝应该能够成为两个兄弟之间的赌注,而且赌的是一辈子的鹅肝。

    这个赌注怎么形成的呢?非常简单杨念中和约翰比钓鱼,时间只有这一下午的时间一直到晚上8点多,结束比赛谁赢得了比赛,谁就赢得了一辈子的鹅肝供给。

    每隔三天输的那一方要给赢的那一方供给,一公斤最顶级的法国鹅肝,而且还得要最新鲜的,不是那种填鸭式的饲养的鹅肝,而是庄园式饲养的那些自然的鹅肝。

    虽然这些鹅肝的价格并不是那么太变态,但是每公斤两三千美元还是可以达到的,对普通人来说这简直就是最顶级的奢侈品了,而对于杨念中和约翰这等身家的人来说,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食物而已。

    可是没想到啊杨念中提出来的这个建议被约翰给否决掉了,杨念中为什么总是想扳回高尔夫球比赛输掉的那个面子呢,就是因为约翰给杨建中带来的困扰太多了,一辈子的鱼子酱没办法摆脱了。

    杨念中现在一个脑袋两个大,就是被这些鱼子酱给折磨的,杨念中前车之鉴在前面摆着呢,约翰能看不到吗?和杨念中进行对赌,打死他约翰都不会赌吃的。

    赌吃的呵呵的,那就是一辈子的事情约翰才不傻呢,不想因为这件钓鱼比赛,把自己一辈子都搭上去,到时候后悔可就来不及喽。

    所以吃的方面约翰绝对不会让杨念中得逞,杨念中一计不成又生一计。既然咱们兄弟两个对吃的方面有这么多的忌讳,那咱们就选择喝的方面。

    虽然兄弟两个花了上亿美元买了那些冰晶花蜜酒,那是世界上最顶级的美酒,已经成了绝品了,你有钱你也喝不到啊,可是世界上的好酒可不止冰晶花蜜酒这一种啊,比如说意大利吧,那就是名酒的故乡啊。

    意大利生产的葡萄酒,虽然没有法国八大酒庄那么知名,但是品质绝对不会差,意大利不行那就是法国。法国那可是美酒之都啊,世界上最顶级的美酒大多数都是法国出产的,在法国你别的找不着,但是美酒绝对不缺。

    什么葡萄酒啊,白兰地啊,香槟酒啊,这些都不行的话,那咱们还有英国的威士忌俄罗斯的伏特加。实在不行咱们还有华夏的白酒,对不对?吃的你不干,那既然这样咱们两个赌喝的。

    可是约翰还是不上当,把杨念中博了一个体无完肤,怎么呢因为约翰知道杨念中这是在给自己下套,绝不往里面钻,吃的和喝的不都是一样的吗?都是往嘴里面甜的东西,永远也得不到满足。

    杨念中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可是每一次都被约翰给堵了回来,将近20分钟啊杨念中提出来了无数的方案,可是约翰就是不同意,最后把杨念中给逼急了,看着约翰瞪着眼珠子说的。

    “小子,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到底想怎样,我可告诉你啊,你别太过分,”

    约翰看着已经猴急了的杨念中呵呵一笑,摇晃脑袋说的。“大卫,你这个活生生的例子摆在我面前,我和你赌吃喝,那不是找罪受的吗?”

    “既然想和我来一个垂钓比赛,那你就应该拿出点诚意来,别的不要就用你弄来的那些黄金羊绒做赌注你敢不敢吧?”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