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六十二章 于门

    品罗一手握拳,用力的碰击到自己手掌心上,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我看那意昌穿的最厚,裙子里三层外三层的,大家对他都像是很畏惧的。”

    他这会儿想了起来,又道:“那初容穿的也多,难怪之前那长胡子老头儿还对他很是恭敬的模样,进来时那些被他吩咐出来打招呼的居民也有些畏惧他。”

    说到这里,品罗又有些纳闷:

    “你说他们穿这么多,不热吗?”

    “……”宋青小看了他一眼,有些无语,两人谈的是这些人衣裙的异常之处,他管人家裙子穿了热不热。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里的温度确实低,可能依山傍水而建,难怪需要穿厚一些。”尤其是这栋宅子,更是寒气袭人。

    年轻人说到这里,不由环了环肩,还缩了下脖子。

    “这里冷的原因,是因为阴气比其他地方更重一些。”几人从九龙窟进来时,本身就已经沾染了阴气,使得自身的阳气受损,所以品罗一进来时,便感觉浑身发寒,难以抵御,感觉不大对劲。

    “阴气?”品罗怔了一怔,宋青小便指点他道:

    “你没看到进来时,那门上以金漆所画的虎?”

    当然看到了!

    年轻人点了点头,宋青小接着就说:

    “门上画虎,是为了压制鬼魂。”只是那门上的金虎虽说颇有灵气,却又比不过当日宋青小在顾府探险之行时,在顾府大门上发现的那只虎的灵息深。

    “难道,难道真的有,有那个东西?”他打了个寒颤,看宋青小的神情不太像是开玩笑的样子,不由吞了口唾沫。

    随即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急急的开口:

    “初容提到龙王祭时,说是早有准备……”

    当时品罗还曾误会,以为初容所说的‘早有准备’是指可以保住祭祀的少女性命,哪知初容却正色道:“祭祀之后,会有一系列的打扫工作,以确保死去的阴魂不能作祟,影响到别人。”

    初容说这话时,品罗还不以为然,此时结合宋青小说的话,再想到两人进来的宅子上以金漆画的那头虎,品罗当即面色铁青。

    这里不止有鬼,很有可能鬼还会出现在这栋宅子。

    宋青小一路过来时,便注意到其他房舍的大门与这栋宅子并不一致。

    这里地方虽小,人口不多,但等阶分明,身份低微的族人居住地在最外围。

    而这套房舍不止是位于中间的位置,且紧领意昌的居所,证明这屋子绝非一般住所。

    且门上绘虎不说,还上了锁。

    玉仑虚境之中人口稀少,又不与外界往来,可以说这里家家户户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压根儿用不着上锁。

    恐怕此地禁止随意出入的,除了圣庙之外,便唯有这间房屋了。

    而这间房舍为什么会如此特殊?临近中庭,占地极广,却又仅住了姐妹二人。

    房舍之内阴气极重,庭院之中引入湖中的水流,在建筑之内循环不绝,更加深了这种阴气的聚集。

    两个被困锁在此处的少女,阻挡鬼魂的虎绘,再加上龙王祭在即,种种线索一相串连,宋青小哪儿还有不明白的?

    “我们要不现在就去找其他人,先赶紧离开这里。”品罗一听到此处有鬼,更是觉得一刻都呆不下去:

    “我看这里不止地方邪门,那初容也不是好人,他说的龙王祭已有人选,十有八九是想先稳住我们,等到把我们困在此处,再到时拿你……”

    “不。”宋青小将他的话打断,摇了摇头:

    “龙王祭的人选已经定下了。”

    她的话令品罗吃了一惊,“定下了?”

    他重复了一句,接着又提高了些音量:“你怎么知道的?”

    “住在这里的姐妹二人,恐怕其中一人就是即将要被献祭的人选之一。”

    品罗瞪大了眼睛,一时半会儿还没反应过来,宋青小则又想起先前被他带跑的话题。

    正如品罗所说,意昌等人穿的衣服太过繁重,不利于行。

    衣裙的层数越重,虽说代表着那人地位的越高,但同时也有可能还代表着其他的信息。

    她想到此处,不由问了一句:

    “品罗,你们当地的殉葬习俗,你有没有过了解呢?”

    品罗还沉浸在她先前说的话带来的震惊中,这会儿听宋青小一问,还有些反应不过来,脸上显出一丝疑惑之色。

    “你们当地有没有挖出过古墓之类的,死去的人下葬之时,穿的衣物是什么样子的?”

    年轻人这会儿听清她说的话后,很快便明白她的意思:

    “你是说,他们穿的衣服,可能是……”

    宋青小点了点头,他又开始发抖,牙齿撞击之间发出‘咔咔’之声:

    “不能吧?我刚刚碰到过,他们是活的呀。”

    他这会儿已经慌了,但这会儿有了宋青小提醒,他倒很快想起了一些事:

    “十几年前,此地挖出过一个三千年前的土司之墓……”他的脸色青白,手脚都颤个不停:

    “举国震惊,因为这个发现太过重大,还在我们当地建立了博物馆。”

    而那土司下葬之时所穿的礼服,经过学者的清理之后,呈列在博物馆中。

    当时开馆,当地人都去看过,品罗时常也去。

    这会儿一想,那件土司的尸身之下被扒下来的殉葬衣物,确实与这些人所穿有些类似。

    “都是深蓝交领的宽袖上衣,下身以布裹层,以玉勾挂在腰侧。”

    “你确定吗?”这个答案虽说早在宋青小意料之中,但她依旧追问了一句。

    品罗脸色惨白,却十分坚定的点了点头:

    “我确定。”

    他吞了口唾沫,平定内心深处的忐忑:

    “你有所不知,我们当地一直以来就有龙存在的传说。”

    三千年前,礼仪未立,衣着打扮等并不规范正式,但此地有龙的传说,因此当地都以信奉龙王的习俗,崇拜龙的图腾。

    地方权势最大的哪怕土司,在穿着打扮之时,都不敢在衣物之上纹绣龙的图腾,因为害怕将龙穿在身上,对龙不敬,引来龙王震怒,导致灾难降临。

    但人死之后,就没有那么大的约束了。

    在世之时,害怕福气压不住龙气,一般不会身上绣龙图腾,可人死之后,下葬之时所穿的寿衣便带龙形图纹,以寓意死后灵魂会受龙王引导,回归到极乐世界,福泽后世子孙。

    “你这会儿一说之后,我才注意到,意昌等人所穿的衣物绣的边纹,那很像龙纹。”

    初时看来像简略的弯曲图形,但宋青小一提醒之后,品罗再一细想,便察觉出来不对劲。

    博物馆的那件寿衣,因为年代久远,又有损伤的缘故,就算再是修复,也不可能恢复到全新时期,所以他一时半会儿没有认出来。

    这会儿回想之后,那件博物馆中的寿衣不止是外表与意昌等人所穿相似,那图纹更是有七八分相似。

    “那时刺绣的技艺没有后来发达,所以只是神似、形似,并不像后世的龙绣,栩栩如生。”

    只是意昌等人所穿的衣物,明显要比那件从挖撅开的墓穴中取出来的下葬物更新、更华贵,而且因为穿在‘活人’身上,所以他当时根本没往这个方向去联想。

    “更何况,更何况,那件土司所穿的衣物,也没有那么多层啊。”品罗越说,越要哭了。

    宋青小则是十分镇定,品罗所说的话验证了她内心深处的猜测。

    确定了意昌等人所穿的衣服不对劲后,唯一还有待证实的,就是那衣物层数所代表的意思,到底是什么原因。

    此地除了这一次相叔带来的人之外,原本的族人一共有147人,这个数字应该是固定的。

    “147……”

    宋青小低声将这个数字重复了一句,她想起自己一路走来时,向自己行礼的人中,有男有女,有像初容一样的中年人,也有老年人,但唯独像是没有看到过孩童。

    仔细一想,仿佛他们看到过最年轻的人,便是此地地位最崇高的意昌大人。

    在船坞凉亭中时,一个山羊胡老头曾对初容十分恭敬,并口称三叔,这又是什么意思?

    那外表看似四、五十岁的初容,究竟是不是真的只有四、五十岁呢?

    若是他并不止是四、五十岁的年纪,而是以某种方法,使他保存现在的外表,这个方法又是什么呢?

    如果他真的只有四、五十岁,那么之前那老头口称他为三叔的原因,兴许只是他辈份较高的原因。

    毕竟有些夫妻老来再得子,而长子早生,这样也会拉大叔侄之间年纪的差距,也不是没有可能。

    可如此一来,宋青小心中又有疑问——

    此地没有孩童的存在,不止是没有孩子,同时她一路走来,也没有看到过坟茔的存在。

    初容说此地共有147人,人数固定,几乎没有变化。

    只是既然生而为人,便有生老,也有病死。

    这就是宋青小觉得古怪的地方,这里没有新生命的存在,也没有埋葬死人的坟。

    她想到了相叔。

    在河廊之上时,相叔与意昌交谈之际,提到他的年纪。

    当时他话没说完,便被打断,品罗当时与她说话,引起了那意昌注意,因此没有允许相叔再继续说下去。

    相叔当时说:他已经七十有一,近来身体大不如前,意昌当时答应他--

    宋青小猜测,相叔数十年来寒暑不断,月月在固定的时间为玉仑虚境中的人运送物资,照相叔所说,这是一笔交易。

    而从双方相处时的情况看来,这两方地位明显不大对等,相叔出钱出力,所求的东西必定不是一般物品。

    他提到年纪,宋青小便大概猜得出来,人最害怕生老病死,尤其是像相叔这样从鬼门关前走过一遭的人,他会比寻常人更惜命。

    也就是说,如果宋青小没猜错的话,相叔没有说完的话可能是这样的:‘大人当年曾答应我,让我活下去。’亦或是:‘大人当年曾答应我,让我长生不老。’诸如此类。

    那么问题又来了,凭相叔这一生的际遇,他凭什么相信意昌真的有赐他长生不死亦或是续命的能力呢?

    除非相叔曾亲眼见证过‘奇迹’,而这‘奇迹’一定是与长生之道息息相关,所以依相叔的性格、年纪、阅历,才会对此深信不疑。

    “相叔是多少年前出事的?”她问了一句。

    惶恐不安的品罗听她发问,几乎是下意识的回道:

    “五十多年前了……”

    具体的时间他也记不大清,毕竟年代久远,随着老一辈的逝去,几代之后,后人很难说得清当年相叔事发之时的真实年纪。

    品罗只隐约知道,相叔出事之时,年纪还小,只有十几岁而已。

    这样一推算,应该就是在五十多年前出的事。

    宋青小听到这里,抿了抿嘴角,露出一丝若隐似无的笑意。

    “你发现什么不对劲了吗?”

    品罗问了一声,她却没有开口。

    相叔五十多年前与玉仑虚境中的人第一次相遇,从此找到了进入玉仑虚境的‘秘径’,与他们达成了某项交易。

    而意昌应该就是在那时,给了相叔一个令他无法拒绝的承诺。

    可那是五十多年前啊,相叔从十几岁的少年,到如今成为白发苍苍的老头子,而五十多年前的意昌又多少岁?

    究竟是如相叔所言,此地超脱三界之外,天庭、地狱都无法插手,拘这里人的魂,所以使得此地的人拥有长生不死的本事,还是意昌有什么秘法,可以令他长生不老,永保青春?

    若是如此,那么之前的一些疑惑就说得通了,比如初容说的,此地族人的人数固定,且没有坟茔。

    这里的人不老不死,所以自然不需要坟茔。

    那么这种可以令人长生不老的秘法,到底是什么,与九泉、龙王祭之间又有什么关系呢?

    她的目光又往初容再三提及不能随意进出的圣庙方向看了过去,这里的阁楼阳台恰好正对着那圣庙所在的方向。

    那令品罗看了之后感到毛骨悚然的凹槽,她却看得入神。

    “宋……”品罗见她久久不出声,正感到有些不安之际,刚一出声,接着一道少女惊诧的脆声将他的声音压了下去:

    “宋三!”

    阁楼之下,从右侧厢房赶来的少女穿着青蓝露脐上衣,身下配同色以绣纹所绣图腾的百褶裙,跑动间那衣摆之上垂挂在她纤腰上的细小铃铛相互碰撞间,发出‘叮铃铃’的脆响之声。

    从试炼之后便已经分别的两位试炼者,此时终于相遇。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