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无名山丘崛为峰 第911章:根雕和再就业

    李宪细问之下才得知,苏辉现在已经另立门户,不再和张哑巴在一起了。

    从去年年中,也就是李宪在山东那个时候,看到王清河几个兄弟装修公司开的有模有样,张哑巴也搞了个公司。虽然本行是做家具,公司也确确实实有这块业务,但张哑巴的林光公司的主营业务可不是这个。

    通过李宪这层关系搭上了祥云寺殡葬公司这条线,做棺材是一本万利,而且供不应求。

    老实本分的哑巴木匠这辈子也没想到,自己这财路是东边不亮西边亮。做了半辈子的家具日子过得紧巴巴,到老到老了,靠着做棺材发了财。

    本来,正在实业上升期的张哑巴是想让虽然入门时间最短,但是手艺最好的苏辉在公司里面领着几个师兄和师弟一起干的。

    但是苏辉对于打棺材没有多大的兴趣。

    和他姐一样,这小子也是个好钻研的性子。在林场那边学木匠的一年多时间里,身边没有亲人的苏辉在学艺之余,对于林场大门口的那些木头橛子产生了别样的感情。

    说是木头橛子,其实就是林场此前开荒放地,从地里起出来的树根。

    以前林场砍树,砍完的林地大多就承包给了林场里的老百姓。但是林地是什么样子啊?树木砍光了,树根可还在呢!

    几十年的树木,树根盘扎在地里面好几米,根系有的都能蔓延地下十几米!

    想要让林地变成耕地,就只能把树根挖出来。以前没有什么大型机械,基本就是靠着人力,拿着铁锹洋镐,把地挖个大窟窿,将树根整个在地下切断,然后用拖拉机和钢索拽出来。

    而拽出来的树根呢,傻大傻大一个,对于林区的老百姓来说,做劈柴都嫌它下不去斧子,不顺溜。

    可是各花入各眼,不是有这么句话吗?

    你是怎样,你的世界就是怎样。

    在林区老百姓看来一个个张牙舞爪的树根,放在苏辉的眼里,却变了样子。

    在他的眼中,那些树根有的像是盘卧着的巨龙,有的像是坐在莲花上的菩萨,有的像是跃出水面的鲤鱼,有的则像是亭亭玉立的仕女……

    就是在林场帮着张哑巴做棺材的那一阵,苏辉利用下班的时间,从林场门口附近那小山一般的树根里头找到了几个顺眼的,用油锯和刻刀等工具,雕刻出了几个成品。

    本来,就是做着玩儿的。但是在去年9月份的时候,森工的领导去林场视察。在考察林光木制品公司的厂房时,看到出自苏辉之手的两件根雕,惊为天人。

    苏辉那是啥样的根雕啊?

    一个,是周身肌肉线条惟妙惟肖,壮硕雄伟,气吞山河的奔牛。

    另一个,就厉害了。

    是一个浑然天成,只用了不多打磨雕琢,便出了魂儿的雄鸡。

    为啥说出了魂儿呢、

    因为苏辉的这个雄鸡,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版图的雄鸡!

    在这个根雕作品上,盘扎的树根所形成的山川河流和真实的版图相似度极高,难得的是,在雄鸡的右下方,一块突出的根须上,一块神似台湾的部位都没少!

    根雕,讲究的是三分雕琢七分天成。

    三分雕琢展神韵,七分天成同样难得。

    这两间作品虽然手法上还有不到位的地方,但是根雕的精髓已经展现无疑。

    后来,那个领导回到了省里之后,专门让记者去八九林场为苏辉和他的根雕做了一个专栏。作为森工人精神文化的符号登在了森工报上。

    结果谁也没想到,这报纸让一个港商看到了。两个根雕作品,竟然开出了二十万的价格收购。

    这一下,苏辉可大发了。

    要知道,张哑巴的公司虽然做棺材蛮赚钱,可是一年到头也就是十多万的利润。

    是兄弟几个忙死忙活一年到头,还没苏辉玩儿的功夫搞出的两个雕塑赚钱。

    就这么的,张哑巴可不敢再让苏辉在公司里头打棺材了。而是直接跑了几趟邦业,跟林业局搞了个类似邦业黑陶协会那样的根雕艺术园。

    现在,艺术园里就苏辉和两个师兄,还没别的人。

    听苏辉说完,李宪砸了咂嘴。

    此时此刻,他不得不感叹人生际遇是真的奇妙。

    在此之前,他是看见过苏辉雕刻的;那是在苏辉刚去八九林场,他去看望的时候。当时苏辉雕刻的苏娅和苏妈的木雕像模像样惟妙惟肖。

    但是咋的,他也没能把这门手艺往木雕的方面想。

    现在,听到苏辉说起他那里需要人手,或许可以帮助韩小娟家走出现在困境。李宪欣慰的拍了拍苏辉的肩膀。

    “行,那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

    “嗯,李大哥。回头我就去跟韩大姐那说一声,要是她和她男人同意的,过完年我就带他们去邦业。”

    苏辉答应的干脆。

    ……

    韩小娟和他男人老宋现在的状态糟糕的很,家里边儿没说揭不开锅,但是也到了捉襟见肘的地步。

    当天,听苏辉说木雕艺术园招人。学徒阶段供吃住还一个月有八十块的补贴拿,两口子当即就答应了下来。

    十几年后,很多人不太理解为什么当初东北的下岗产业工人不去做点儿买卖或者是走出去创业自力更生。

    放在后来的眼光看来,当时的社会简直处处是机遇。但其实,亲身经历过那段时光的人,过得都不轻松。

    下岗再就业说的轻巧,但是下岗潮来临,一个城市里突然多了几万甚至是十几万的闲置劳动力时,不论是再就业还是小本低门槛的创业,都面临着巨大的竞争。

    想韩小娟和他男人,求爷爷告***找了两个多月的工作,也就只是在卷烟厂找到了一个并不稳定的糊烟盒工作。

    一个烟盒弄好了一分钱,两口子手指都磨出血泡,一天能赚多少?

    十几块钱罢了。

    就这,还不能保证天天能拿到活儿。

    现在,一份即可以学一门手艺,又有稳定工资拿的生计摆在他们面前,简直就如同一颗救命稻草。

    初八。

    林场那边的客车就已经开通了,本来打算呆到十五的苏辉提前准备,收拾好了东西,便带着韩小娟两口子提前动身。

    而李宪也没闲着。

    年前陈冬升打电话说让他筹备今年的企业家论坛,他可没忘了。

    实际上他想忘也忘不了,初八一大早,陈冬升就打了电话过来。说是他人已经上了火车,往冰城杀过来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