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雨后复斜阳 第九卷 第一百一十一节 成熟(结局)

    六月初,一系列的调整如期而至。

    杨天诚调任滇省任副书记,算是一个不错的升迁,沙正阳正式接棒,但并未卸任市长一职。

    中央对沙正阳的考察也在进行中,如无意外,很快他就会担任省委常委。

    “什么感觉?”周建川背负双手,微笑着看着沙正阳:“老杨走了,眼圈都红了,感触很深啊,舍不得啊,但我知道他内心是很满足的,对这一年多的工作和取得的成绩,他很满足。他也和我交流了一下,说这一年多的工作比他前两年强太多了,对你赞不绝口,说你政治觉悟和大局意识以及工作经验,都完全成熟了,完全足以担当重任,嗯,他应该也向主要领导建议了,让你暂时先兼任一段时间,暂时不忙于卸任市长。”

    “哦?天诚书记这样建议?”沙正阳吃了一惊,他还以为自己暂时兼任市长只是因为中央对自己的考察尚未结束,一旦中央考察结束,自己省委常委任命下来,就应该要卸任市长了,没想到听周建川的口气,似乎自己还不是短时间一肩挑的意思,难道还要一肩挑半年?

    书记市长一肩挑的情况不是没有,但是一来像中州这样的省会城市极少出现这类情况,一般说来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上级组织早有安排,不鲜有一肩挑情况出现,二来即便是要一肩挑,那也不过是很短时间内,比如两三个月都算是比较长的了,超过半年的几乎没有。

    “嗯,老杨的确是向省委做了这个建议,也包括和我谈过,他认为一段时间的一肩挑,有利于集中精力办大事,今年中州是关键之年,一系列的重大招商引资项目要纷纷落地,还有一部分去年的大项目也要建成投产,另外你们市里的一系列纪律整顿和改善工作作风活动也要深入到各级基层,包括你们的中原新区要全面铺开,这都关系重大,所以省里也不希望在这个过程中有什么不和谐的因素出来,适当集中力量,可以更好有效的推进工作,”

    周建川说得很委婉,但是语气却很明确,估计这一点应该已经在省委那边有了共识,所以周建川才敢和自己和盘托出。

    “建川书记,这恐怕也不合适吧?今年工作这么重,省里应该尽快明确合适人选走马上任,帮我分担一下担子才对,怎么却成了集中力量做好工作了呢?”沙正阳大为惊讶。

    “你啊你,怎么,市委市府两套班子十多二十号人,还不够帮你分担担子的?”周建川笑着打趣:“省委这么考虑自然有省委的意图,你就踏踏实实抓好你手上的工作,我看汉生和仕群两人现在和你配合也很默契,而韶华在市政府那边上手也很快嘛,还不满意?”

    “呃,不是不满意,我只是觉得咱们中州这样的省会城市,好像这种一肩挑的情形比较少见,有些不太适应。”沙正阳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总觉得这里边有点儿其他意思。

    周建川沉吟了一下,才慢慢道:“正阳,怎么说呢?中央和省里对这一年半来中州的表现极为认可,嗯,如果按照省里的意思,本来是希望老杨和你一直搭档到明年初的,只不过中央也有中央的考虑,需要通盘运筹,所以提前让老杨到滇省去了,嗯,省里不希望这个大好势头被打断,认为目前中州市委市政府的班子搭配还是比较合理的,按照当前的势头下去,更利于工作,”

    沙正阳慢慢品出味来了。

    陈汉生恐怕这段时间的表现有些过于突出,反而引起了省里的一些担心,担心他如果接任市长和自己搭配不默契,导致今年中州发展的良好势头受到影响,所以更愿意以这样一种一肩挑的模式来暂时维持,估计也有进一步观察陈汉生的意思在里边,如果下一步陈汉生的表现不尽人意的话,弄不好就有可能另外安排市长人选来了。

    其实沙正阳倒是不觉得陈汉生的表现有多么不堪,没错,陈汉生是有些个性,脾气也比较大,但是很多时候都还是为了工作,批评下边干部也更多的是出于公心,和自己也有一两次争论,但是沙正阳觉得都是在可控范围之内,而且后来陈汉生可能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还专门和自己道歉,反而让沙正阳觉得别扭,他不是容不下人的人,在他看来陈汉生和自己的争论也都有他的道理,当然可能从不同角度考虑问题各有侧重,但这也都在正常范围之内,完全上升不到原则问题,也不应该被视为对自己的不尊重甚至会影响到整个大局的高度。

    当然,不排除有些人对此不了解所以这个情况被渲染出去,让省里边一些领导不放心了。

    这个时候沙正阳反而不太好说话了,专门向周建川解释,或许会弄巧成拙,让省里觉得自己内心很计较这个事儿,如果不解释的话,沙正阳又担心陈汉生真的被省里领导误会了。

    思考再三,沙正阳觉得还是需要澄清一下这个情况,这毕竟关系到一个干部的未来前程。

    “周书记,如果单纯只是希望我临时一肩挑有利于中州的发展,我个人没有意见,即便是有,也要服从组织决定,但如果是因为省里对陈汉生同志的一些表现的误解而如此的话,我觉得需要解释和澄清一下。”

    沙正阳的话让周建川也有些意外,按理说沙正阳完全没有必要来将这个话题,顶多也就是半年多的事儿,到时候省里自然会安排,而且那个时候他也是省委常委了,中央和省里都要征求他的意见,何必在这个时候来专门说一说,弄不好还会有人觉得他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了,当然周建川相信沙正阳不是那种人,都能其他人却不好说。

    “呃,你说。”周建川不置可否。

    “我个人认为陈汉生同志到中州工作这几个月还是比较出色的,可能他这个同志个性比较突出,性格也比较急,所以会有一些反映,包括和我在一起讨论工作的时候也有争执,但我觉得这是出于公心,都是为了工作,我很理解。我知道可能其他也有些同志挨过汉生同志的批评,甚至比较严厉,但应该说陈汉生同志批评人都是有的放矢,对事不对人,或许在工作方式上尚有改进余地,但出发点绝对没错,这一点我和汉生同志也交换过意见,这一段时间汉生同志也在反省自己,已经改了,好多了。”

    周建川默默点头,没有回应沙正阳的话,本身刚才他说的也半句没提陈汉生的情况,只是沙正阳自己提出来做解释的,这种情形下他也没有必要回应,大家心里有数就行了。

    “周书记,我一直觉得,我这个人性格也还是比较独,天诚书记也和我交换过意见,提到过这一点,我自己其实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但是有的时候却始终不能控制好,换了别的领导可能碍于我的面子或者其他一些原因,不太愿意和我据理力争,恰恰是陈汉生同志来之后,敢于和我争论,我觉得这恰恰是一个好现象,说明我们的班子充满活力,有争议才能推动工作从不同角度来进行了解和评判,更有利于工作的开展,这是好事。”

    沙正阳的话终于让周建川微微动容了,这种姿态可不容易,尤其是沙正阳在面临晋位省委常委的骨节眼儿上,能表明这样一个态度,殊为不易了。

    周建川知道省里这样决定多少有些要进一步考察陈汉生的表现的意思,其中的确也有一些关于陈汉生态度骄横不讲大局的说法,但是沙正阳却能有这样一个态度,充分说明之前省里收到的一些意见不完全准确,甚至有失偏颇。

    只不过在这个时候省委已经有了这样一个决定的情况下,要再随意改变肯定也不可能,而且省委这样一个考虑也是充分斟酌过的,认为多给陈汉生一些时间来熟悉和表现,这也很正常。

    “正阳,这个情况我知道了,届时我会向主要领导汇报这一情况,另外你也找合适机会向主要领导和右安部长再汇报一下,嗯,汉生同志也需要一些时间来成熟嘛,半年多时间一晃而过,对于他来说,这也是一个磨砺的过程,我相信他能够正确理解。”周建川站定,拍了拍沙正阳的肩膀,“正阳,这半年时间,同样对你来说也是一个非常难得的锻炼机会,希望你能在这半年里把握好机会,再创佳绩。”

    对于周建川的好意和期盼,沙正阳当然能领会得到,周建川一直对自己很看好,这一年多来对自己支持很大,他也很感激。

    “周书记,就请省委看我们中州市委市府的表现吧,我相信经历了这半年的砥砺前行,我们市委市府班子会以一个更成熟坚定的姿态来迎接美好的未来!”沙正阳斩钉截铁的道。20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