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雨后复斜阳 第九卷 第一百零四节 异常

    这个说法也在林春鸣那里得到了映证。

    这让沙正阳也是变得心神不宁起来了。

    到中央部委?说实话除了国家发改委,那自己还能去哪里?

    但沙正阳同样清楚,自己现在还只是一个正厅级,要到国家发改委去担任领导,想一想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哪怕是一个发改委主任助理都绝对不可能从一个地方上的厅级领导提拔起来。

    若是自己是在发改委某个司里担任司长晋位一个主任助理倒是有可能,但地方上的厅级领导要直接上到发改委里边的领导,那绝无可能。

    可如果去不了发改委,其他部委对于沙正阳来说意义就不大了。

    商务部?交通部?或者建设部?这些部委都显得过于专一,农业部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就目前来说,好像也不太符合自己的设想。

    倒是如果能回汉川工作倒是让他有些心动。

    再回汉川,那肯定不可能再让自己到哪个地市去担任书记了,既然中央都把自己跨省调任中州市长了,其中意味不言而喻,回去最大可能性就是出任汉都市长,当然也有可能让自己担任副省i长,但总的来说前者可能性更大。

    无论哪个岗位对自己来说都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担任汉都市长可以独当一面,而且汉都的格局就目前来说要比中州大得多,可操作余地也要大得多,而且自己人熟地熟,可以说担任汉都市长是真的如鱼得水,他也有信心在汉都市长岗位上能干出更不一般的成绩来,而且对家里人来说,肯定也是更希望回汉都的。

    哪怕是回去担任副省i长,那也是一个不错的安排,无论安排自己分管哪个领域,自己都可以游刃有余的来发挥一番,真正要给汉川省从某个领域来一个“标新立异”的创意举措,他有这个底气。

    当然沙正阳知道也还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中央的确有意要提拔自己了,只不过还没有确定在什么岗位上。

    毕竟五年正厅级干部,论资历是足够了,关键在于要看实绩,而自己在几个岗位上的实绩也称得上是熠熠生辉了,这种情况下,自己晋升副省级固然在全国范围内依然是十分耀眼夺目的,但却有实打实的东西摆在那里,没有人能说得上个什么。

    有些纷乱的思绪困扰着沙正阳,但他也知道其实自己现在不该去考虑这些问题,无论自己到哪里,那都是提拔一级,对自己来说都是重要的一步,都是值得高兴的事情。

    春节终于来了,对于沙正阳来说,这个春节如果要算下来,还真的是自己第一次离开汉川省之后的春节,而且还是担任一个地方主要领导的春节,意义重大。

    各种年关上的会议,各种慰问,各种年前的示范性检查,都要到位,哪怕是走一个形式,但你也得要做到,不做不足以显示你对这项工作的重视程度,这就是领导身份带来的特殊意义。

    卿箬笠和父母提前两天就带着孩子回汉都了,对于他们来说,中州还是有些不太适应,或者说这是不太熟悉带来的一种生疏感,所以更愿意早一些回到汉都去面对更熟悉的环境和生活。

    “老蓝和我说了,他说老杨和你都有意要在年后对市里区县班子做一个调整?”周建川背负着手走在前面,沙正阳紧随其后。

    沙正阳是陪着周建川在看望了在公交总站坚持值班工作的工作人员之后一起出来的,在看望慰问公交总站工作人员之前,他们还一起到中州市公安局和中州市消防支队看望了值班的民警和消防官兵。

    周建川在节前半个月出任省委副书记,分管党群工作,原来的省委副书记齐浩波已经调任中央,出任民政部的副部长。

    目前周建川尚未卸任常务副省i长一职,预计中央可能会在年后才来决定这个人选,估计应该是从中央下来或者从外地调入的可能性居大。

    接任了分管党群的副书记,那么也就意味着组织工作这一块周建川也要抓起来了,所以蓝右安大概也向周建川汇报了这一情况。

    “嗯,总体来说去年中州的发展局面不错,但是周书记你也清楚我们中州的发展在内陆各省份的省会城市中经济体量仍然比较小,而其中一个主要问题是发展的不平衡,这种不平衡体现在几个方面,一是产业发展不平衡,作为省会城市全省的经济中心,一二三产业比例很不合理,第一产业占比仍然过高,二三产业也不协调,尤其是在第二产业中的科技含量较高的产业比较少,新兴产业少,传统产业相对比例较重,第三产业中的现代服务业还处于起步阶段,和沿海城市差距非常大,即便是和武汉、成都、汉都这些城市相比也有较大差距,……”

    沙正阳也主动汇报:“二是区县发展的不平衡,有些区县发展速度相对较快,有的则原地踏步甚至退步,而班子主要领导却毫无紧迫感,天诚书记和我都觉得这样不行,今年中州的发展要保持去年的势头,必须要从这些方面做出改变,……”

    “另外就是天诚书记和我都觉得中原新区的地位需要进一步提升,未来这个新区会成为我们中州经济乃至全省经济中极其重要的一环,会起到整个中原城市圈的核心引领作用,……,孙韶华同志在中原新区的建设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周建川默默地点点头。

    孙韶华的表现他也注意到了,中原新区前两年毫无动静,他曾经和杨天诚也交换过意见,但是始终没有一个结果,薛一行这个市委常委的心思都放在了中州经开q:u上去了,认为中原新区还不具备全面启动的时机,但是当这个中原新区转到孙韶华手中之后短短几个月里就大为改观,这固然有沙正阳的全力支持,但是也足以说明很多问题了。

    沙正阳的意思周建川也清楚,希望孙韶华进入市委常委,那也意味着薛一行需要调整。

    沙正阳对薛一行的表现很不满意,这在薛一行交出中原新区主导权之后工作表现依然如故,经开q:u的表现并没有太大改观,或者说更多的还是依赖于市里边拿下的几个招商引资大项目带来的坐享其中,经开q:u自身的招商引资成果泛善可陈,几乎没有多少值得一顾的东西,这也让沙正阳颇为不悦,也和杨天诚在这个问题上有一些分歧和争议。

    中州市委班子调整不比其他地市,市委i书记杨天诚是省委常委,而且资历颇深,即便是省里主要领导也要考虑杨天诚的态度意见,周建川当然也要考虑杨天诚的想法。

    “老杨的意见呢?”周建川皱起眉头。

    “我和杨书记交换过意见,他没有明确表态,但他也认同孙韶华同志的表现,也认为中原新区未来分量会越来越重,需要加强领导班子建设,……”沙正阳没有隐讳什么,有意见分歧也很正常,事无不可对人言,当着杨天诚他也可以这么说。

    “嗯,这个情况我知道了,其他呢?”周建川进一步问道。

    沙正阳略感吃惊,看了周建川一眼,见对方面无表情,目光只是看着前方,这才思考了一下道:“三川县去年表现尤为突出,这有赖于县委县府两位主要领导的工作得力,另外高新区的发展也很快,比起前两年犹如换了一套班子,积极性调动起来之后表现也不一般了,……”

    “正阳,我基本上没有听到你对你们市区几个区的评价啊,这可有点儿不正常。”周建川沉声道:“金河、永和、济城这几个区我印象中九十年代发展还是不错的,但这几年,包括去年,好像都很平淡啊,什么原因?”

    “周书记,原因还是多方面的,但还是和班子老化固话有很大关系,一些班子领导思维还停留在九十年代,缺乏突破性创新性的思维,我觉得这个老城区的繁荣反而成为了他们的一种桎梏和约束,也不知道我这种看法是不是有些偏激了,……”

    周建川算是沙正阳道平原省工作之后一个比较谈得来的领导,也许是因为周建川对经济工作也有比较深厚的感情,所以很多话题上大家都有共同看法。

    “唔,季子安这个同志的表现如何?”周建川突然又岔开话题问道。

    沙正阳一愣,怎么又说到季子安身上去了?

    “子安书记还是表现很优秀的,几项专项工作在手上都干得很出色,尤其是招商引资的大项目全靠他扛着干,离了他,我很多工作都得要捉襟见肘,呃,周书记,您突然问这个干什么?”

    沙正阳觉得怎么周建川现在的思维如此跳跃了呢?自己的思路简直有些赶不上趟了啊。

    莫非这一次周建川来找自己谈话,也就是要对市里边班子做调整之前的一个了解?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