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雨后复斜阳 第九卷 第六十节 求教

    苏伦康再度沉吟不语,沙正阳乐了。

    这家伙来自己这里,不就是想要听听自己的意见么,怎么到了自己这里,就自己和他两个人了,他倒还矫情起来了?

    “怎么,选择太多,难以决定,还是未来的去处风险太大,自己没把握?”沙正阳见对方好半晌还在那里运气斟酌,忍不住问道。

    “都有。”苏伦康老老实实的道。

    “哦?这么牛?”沙正阳更好奇了,“说来听听,到底是什么位置让你这么难以抉择?”

    “唔,你知道我现在是纪委i书记,我不太喜欢这个岗位,或者说觉得这个位置不符合自己实现胸中抱负的定位,嗯,所以也找过朱省i长和田mì shū cháng,朱省i长意思让我现在熬一熬,可能明年初接常务副市长的位置。”

    沙正阳思考了一下,点点头:“在秦都,你人熟地熟,归属感也强,老曹应该还是比较认可你的,如果这样的话,应该算是很不错了,常务副市长这个岗位很锻炼人,基本上就是作为市长来培养的,当然可能会熬一熬资历,但秦都发展前景很不错,现在你们的硅产业乃至光伏产业正式如日中天的时候,欧美市场让这一块赚得钵满盆肥,估计这种局面还要持续几年,你如果接任常务副市长,可以正好积累资历和政绩,打下一个很好的基础。”

    “我也是这么想的,我内心也还是愿意留在秦都工作,毕竟工作这么几年,也有感情了。”苏伦康坦率的道:“而且我很享受在秦都工作的这种氛围,曹书记也比较信任,也对我知根知底,我相信我在常务副市长岗位上可以做得很出色。”

    “这不就结了?前景看好,你自己也很喜欢和适应,领导也欣赏信任,你这还有什么好选择的?”沙正阳还真好奇了,换了是自己能给自己一个得以发挥自己能力的位置,自己也应该要牢牢抓住才对。

    “呃,田mì shū cháng问过我有没有意愿到汉都。”苏伦康抿了抿嘴。

    “汉都?!”沙正阳吃了一惊,观察了一下苏伦康的表情,随即反应过来,如果说到汉都担任副市长,那还有什么想的,直接上位正厅,你就是让我当秦都的副书记我也要选汉都副市长啊,肯定不可能是汉都副市长才对。

    “嗯,市长助理。”苏伦康深吸了一口气,“田mì shū cháng没明说,但是我觉得应该是这样,嗯,而且多半要在这个市长助理位置上熬几年,我不比你,你是主要领导都点了名,中央那里都挂了号的,能熬两三年有所寸进,都算是非常难得了,我有自知之明。”

    人家这么说,沙正阳也不好多说什么了,思考了一下,才缓缓道:“去汉都!汉都的平台要大得多,而且汉都现在发展势头很好,你原来也在省计委干过,对经济这一块工作也熟,茅书记应该也了解你,他这个人比较知人善任,你去了肯定能有很多机会展示自己。”

    “唔,这也是我的想法,汉都这个地方有更多能让我施展的地方,市长助理其实就是职级低一点的副市长,但具体工作却还是不少的,我觉得对我来说也是一个挑战。”苏伦康也表明了自己的想法。

    “既然如此,那又还有什么纠结的?就算是朱书记和老曹知道了,也肯定会支持你这个选择吧,毕竟在汉都的机会要多得多。”沙正阳舒展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让自己更轻松的靠在沙发上,“没什么好犹豫的了,就汉都了。”

    “不,这倒不是让我纠结的。”苏伦康迟疑了一下,这才苦笑着道:“还有一个机会,你也知道国家发改委现在刚进行了一些职责调整和分工变化,嗯,一位领导,我原来在国家计委挂职时的一位领导,对我一直很欣赏,这么些年来也一直很关心我,一直保持着联系,他问我是否愿意到国家发改委去工作,嗯,有可能先是司长助理,下一步可以争取副司长。”

    这家伙隐藏的好啊,居然还有这样一条线,但是转念一想,以这个家伙的能力和情商,在挂职期间博得某位领导的欣赏认可也在情理之中,自己不也是在中央大型企业工委里工作期间才获得了那么多机会么?没有那段经历,只怕就算是自己腹有诗书气自华,那也一样没有展露的机会。

    “康哥,这就更没什么好犹豫的,如果能去国家发改委,那毫不犹豫的就去。”沙正阳正色道:“在国家发改委工作锻炼的机会太难得了,你应该知道在那里历练打磨几年对你的成长会有多大的帮助,说句不那么讲原则的话,你要在国家发改委里工作两三年,担任了副司长这一类的职位,加上你原来在基层工作的这么多年经验,再要想回汉都,起码都要安排一个市长专员给你,而且还不太可能是太差的地方,起码可以让你节约几年时间。”

    “但是我担心我到国家发改委之后未必能适应那边的工作,如果……”

    苏伦康这么一说,沙正阳就明白对方担心什么了,还是觉得国家发改委里边藏龙卧虎,自己在汉川省固然是万众瞩目,到了国家发改委之后弄不好就泯然众人矣,那如果那样在国家发改委里边厮混,还真不如留在汉川。

    “康哥,这么没信心?”沙正阳笑了起来,“你也不是没在那里边干过,我和他们打交道时候也不少,还不是一个鼻子两个眼,没你想象的那么玄乎,而且我觉得你在基层工作这十几年的经验,省计委干过,省委办公厅干过,还在市里边多个岗位工作过,这份经历经验恐怕他们上边很多人都没有,没准儿领导就是觉得中直机关需要这样有着基层丰富经验的干部来充实,你只看到人家的优势,却没有看到自己的长处强项,……”

    要论说服人,沙正阳还真的是不怵任何人,灌心灵鸡汤,他更是拿手好戏。

    苏伦康或许就是需要人来给他打打气,找找信心,总而言之沙正阳的这番话然他很舒坦,心里也踏实了许多,一些顾虑他也和盘托出,沙正阳自然也就充当了传道受业解惑的业师角色,而且干得还有滋有味。

    “康哥,每换一个新岗位,或许开始你会感觉到一些吃力和难受,但是一旦进入状态,你就会有一种征服感,嗯,征服自我的惰性和畏怯,这是一种挑战,人生么,不就是一次又一次的挑战,每当你获得一次挑战成功,你的自我状态又会得到一次升华,你会感觉你可以胜任更高更重要的岗位,你可以去迎接更艰巨的挑战,……”

    苏伦康内心也还是有些感慨的,不得不承认,沙正阳经历的东西比自己更多,接受的挑战也比自己更丰富,这也使得沙正阳这些挑战磨砺中不断的战胜了自我的惰性畏怯感。

    这就是一个自我提升成长的过程,而艰难的挑战能让自身成长更快。

    “正阳,谢谢你了,今天来你这一趟也算是不虚此行了。”苏伦康由衷的道:“来之前,我也是辗转反侧,夜不能眠,你说对了,我还是缺了一些自信,没有发现自己的优势,到中央机关工作,固然我有不如他们的,但我的强项,我的长处,却又是他们都没有的,国家发改委的司局级干部里绝大多数还是他们内部成长起来的,很多人都没有在地方上工作的经历,即便是有,那也是短期的锻炼,像我这种在基层工作十多年的,恐怕真的不多,……”

    “嗯,要说我也不算一直在基层,省这一级我也历练了几年,而且省计委和省委,这种经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有的,尤其是我在秦都这几年,收获真的很大,很多工作只有你亲手去做过,你才能真正明晓这里边的许多细节性的东西,该如何来运作操作,……”

    苏伦康是真的颇有感触,在秦都这几年,从副市长到市委mì shū cháng,再到纪委i书记,每一个岗位接触的工作和涵盖的范围都不一样,这应该是他收获最大的几年,也是他到国家部委中去工作最大的底气。

    到了国家部委工作,别人很多时候还要依赖下边的汇报来分析研判,但他几乎就可以拿到下边的资料就能掂量出一个大概,特别是他还在省委办公厅了工作过相当长一段时间,这段经历和在市里工作经历结合起来,那就更突显优势。

    这份优势在国家部委很有价值,如果用得好,正好可以在国家发改委里边一展身手。

    这一谈就是一个多小时,沙正阳也很享受这种家乡来人带来的这种亲切感,而且苏伦康也是见证了他在汉川一步一个脚印的发展,除开苏伦康自己,谈到的很多东西也都是沙正阳原来接触过熟悉的东西,所以话题格外多。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