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限制离境(求订阅!)

    出国?

    “有这个必要吗?”崔东烨自问没有什么黑历史。

    倒是自己父亲。

    作为当家人。

    执掌家族生意多年,和各色人打交道,要说完全干净是不可能的,光他所知,父亲的黑历史就不止一两件,只不过没被挖出来。

    就算要出国。

    也应该是他父亲。

    “你没问题,不代表你不知道别人有问题。”他父亲叹气道。

    这才是关键。

    若是被人当枪使,他不知道自己儿子挡不挡得住。

    矢口否认?

    呵!

    别人一旦咬出来,那就作伪证,也是犯罪。

    如今。

    整个韩国仿佛都处于旋涡之中。

    以前他还自以为可以看清,可发展到现在,谁都不敢说自己可以测准未来,相反,事态正越来越复杂,迷雾重重,难以捉摸。

    杀人者被杀。

    那个检察官到底用了何种手段?

    还有谁参与?

    幕后是否有更大的局?

    想到这。

    他就头疼不已。相信还有很多人比他更头疼,可这不是他该关心的,能在这场漩涡中让家族继续存在下去,才是当务之急。

    “你呢?”崔东烨问。

    “我无法出境。”

    父亲坦言。

    “什么?为什么?”崔东烨心里一震,慌张道。

    父亲被限制出境?

    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睡一觉。

    感觉天都变了似的。

    “刚刚,就在知道这件事原委的时候,边境管理局的线告诉我,因为是一起案件的证方,被限制出境三十日,等开庭后才有可能解除。”

    “。。。”

    男子深吸一口气。

    心头狂跳。

    父亲都被限制离境,显然是财阀的势力在政府内越来越弱的体现,难怪父亲要自己快点出国,他们没参与,可不代表不知情。

    马德。

    这个圈实在是太乱。

    也太紧密。

    以前是觉得财阀在这个国家可以为所欲为,很多时候,没有注意收敛,导致现在这张网上的人出事,全都可能发生连锁反应。

    三十日。

    要是缓兵之计,就麻烦大了。

    “明白,我马上离境。”崔东烨赶紧道。

    “嗯。”

    崔东烨快速收拾好东西。

    “父亲,上飞机我给你打电话。”

    “好。”

    半小时后。

    首尔机场。

    递上证件,崔东烨正在思考父亲的事,路上,他打电话给在检察厅的朋友,并没有得到有用的信息,因为案子是那位检察官在管。

    “混蛋。”

    崔东烨暗骂一声,他真想请杀手干掉这个眼中钉。

    “对不起,您被暂时限制离境。”

    “什么?”

    崔东烨恶狠狠的表情一收,转为大惊。

    “为什么?”

    “请咨询首尔大检察厅。”

    机场可不知道为什么,只知道眼前这人被限制离开韩国本土,知道限制其出境的单位。最近这份名单更新频繁,他们也都习惯了。

    闻言。

    崔东烨有点呆愣。

    这么说。

    他可能也被牵扯进某些案件了,至于是什么案件,他是真想不起来,这段时间被逮捕的人实在是太多了,麻痹,这叫什么事儿啊。

    想不出来。

    没办法。

    崔东烨只好转身。

    “父亲。”

    “上飞机了?”

    “没有,我也被限制离境,是大检察厅下发的命令,但我不知道为什么。”崔东浩简短说道。

    “什么?”

    那边明显听到东西掉地上的声音。

    “我问问。”深吸一口气,他父亲道。

    “好。”

    数分钟后。

    “你的限制离境命令是十分钟前,大检察厅下令加进去的,我的线正在开会,没有及时通知我。”崔东烨的父亲一脸阴沉。

    检察厅这段时间大换血,根本没有及时传来消息。

    也是。

    十分钟前。

    谁知道自己儿子会这时候离境,只是,这道命令来得太巧了吧,自己儿子去机场的路上,刚好加入名单,不早不晚,就这时候。

    难道。。。他们被监控了?

    若是这样。

    他难道也有什么事东窗事发?

    以前。

    财阀势大。

    没人敢乱咬他们。

    可这一年来,感觉咬他们成了常态,几百号人被调查,上百人已经进去,天知道这里面谁会为了‘立功’,在这个时候咬人。

    一时间。

    他脑子有点混乱。

    “。。。”

    “父亲,怎么办。”

    “先回来,我等会儿问问什么案件。”

    “好。”

    崔东烨只好打道回府,车上,他的脚都不自觉地颤了颤,他父亲想到,他何尝想不到,如此蹊跷,绝对不仅仅是协调那么简单。

    到家。

    还没进门。

    崔东烨就被挡住了,两个韩国警察,还有一个检察官。

    “崔东烨吗?”

    “是我。”

    “我是首尔大检察厅李太贤检察官,您在一起故意伤人案件中,被定性为关键证人,请随我们去一趟检察厅,协助调查。”

    “我不是犯人。”

    崔东烨冷声道。

    协助调查?

    不应该是上门逮捕的态势,刚还吓得他心肝儿一跳一跳的。

    “抱歉,这是一起新的案件,我们准备加入两天后的公诉证据中,因此,时间紧迫,还请配合。”这架势,和以前的恭敬完全不同。

    看着眼前两人。

    崔东烨气急。

    要是以前,这些人见了他都是毕恭毕敬的,现在棋局未定,就敢这么嚣张,等着,若我们翻盘,新账旧账,咱们好好算算。

    一群没眼色的东西。

    “儿子,怎么了。”这时,崔东烨的父亲匆忙出来。

    “找我协助调查。”

    崔东烨说。

    最后。

    父亲还陪着崔东烨去检察厅。

    。。。

    首尔。

    大检察厅。

    讯室。

    这次的人员身份较高,今早还是领导,可是反转来得就是这么快,下午就成了被审查对象,由检察厅和上级司法联合审讯。

    “郑道元。”

    “嗯?”

    “由您的原秘书实名举报,二零零五年七月十一日,在一起斗殴导致的一死三伤案件中,存在出卖证人、销毁证据的行为。”

    “导致三名目击证人被社团人员威胁,嫌疑人被当庭释放。。”

    “二零零六年三月五日,在一起绑架囚禁案中,存在。。。。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一日,在一起故意伤人案中,存在。。。”

    “对于以上三个实名举报的严重渎职行为,你是否承认。”

    闻言。

    郑道元茫然摇头。

    “这是诬陷。”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