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晨曦之星 第二二九章 鲜血盛开王座之路(8)

    (感谢“杉书育人”晋升盟主、感谢“开始勒”大佬的五百起点币打赏、感谢“撒总的音乐发烧友”的万赏)

    “小心斯特恩·金,不要被他的外表蒙蔽,他是一个极端危险的人物。”拿破仑七世拥抱了一下成默,用手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背,同时在他耳边轻声说。

    “我觉得天选者没有不危险的。”成默回以拥抱,然后表情有些尴尬的应付了拿破仑七世的告别贴面礼,即使刚才在众目睽睽之下和斯特恩·金竞拍他都不觉得有什么,这一刻却觉得有些怪怪的。

    拿破仑七世松开手之后觉察到了成默的异样,微微笑了一下,说:“在我们法兰西,男人与男人之间行贴面礼除了表示关系亲密之外,还有一层意思,我们。。。。。。是一个圈子的。。。。。。”

    成默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回答,对于社交他还是相当稚嫩,这并不是看书看的多就能够无师自通的,只能什么也不说,笑了一下。

    拿破仑七世也回应以微笑,接着转头对谢旻韫温文尔雅的说:“希耶尔,非常抱歉今天招待不周,如果有什么做的不尽人意的地方,希望你不要介意。”

    成默也看向了身侧的谢旻韫,注视着她的侧脸心里却在想:人们总说圈子决定人生高度,为此不少人挤破了头想结识达官贵人,希望进入更高层级的圈子,却不知道圈子和阶层一样,只有你达到了条件,才有可能进入你想要进入的圈子。就像不久之前,日夲贵族西园寺红丸选择和他交易;就像现在,拿破仑七世选择和他合作,并不是认为成默多厉害,而是因为他是谢旻韫的丈夫。

    “对于站在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一群人来说,能力再强也不是进入他们圈子的门票,身份以及身份背后的资源才是。如果谢旻韫没有和自己结婚,无论是西园寺红丸还是拿破仑七世都不会选择和他合作,这次欧洲之行也会艰难很多。”成默以此来劝诫自己千万不要因为拿破仑七世的话而膨胀,即使和拿破仑七世这样的世代豪门交际是足够令人自豪的事情。

    “您太谦虚了,今天的宴会很棒,让我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有时间您和戴娃去华夏,成默和我一定会尽地主之谊。”说完谢旻韫牵起了成默的手。

    “这个你不说,我都肯定会去。”拿破仑七世笑道,接着他挥了一下手,站在身后的莫里斯走到了前面,举起了手中的一个相册大小印着有拿破仑家族家徽的绒布盒子递给了拿破仑七世,拿破仑七世将盒子拿了过来递给成默,“这是我和戴娃准备的一点小小结婚礼物,希望两位不要介意来的太迟。。。。。”

    成默也不知道该不该收,犹豫了一下,转头望向了一旁的谢旻韫。

    谢旻韫还没有来得及表示,戴娃就从拿破仑七世手里接过盒子,塞到成默怀里,说:“结婚礼物可不允许拒绝!”

    成默只能将红色的绒布盒子搂在怀里,感觉里面的东西很轻,似乎不是很贵重的样子,成默也就说了“谢谢”。

    谢旻韫也向拿破仑七世道了谢,再次告别,两人便上了劳斯莱斯,穿着太极龙制服的姜军将车门关上。

    在深沉的夜幕中,拿破仑七世站在马蹄台阶边注视着黑色的劳斯莱斯慢慢的驶出了微光笼罩下的枫丹白露宫。

    D607公路没有路灯,借着远光灯才能看见窗外浓浓的树影重重,谢旻韫按开了顶灯,劳斯莱斯晶莹闪烁着的星空顶灯消失不见,一片明亮的黄色灯光撒了下来,谢旻韫拿起放在两人中间的红色绒布盒,说:“看看是什么。”

    成默转头望了过去,看着谢旻韫打开红色的绒布盒,出乎意料,解开打着蝴蝶结的红绸布,拿起盒盖,里面是一张古旧的写满法文的硬纸,一看就有些年月了,硬纸上面是一排花体法文,中间有几行小字,而最底下有一串红色的印章以及拿破仑七世的签名。

    “瑞格酒庄的地契。。。。。。”谢旻韫有些惊讶的说,“还是位于波尔多右岸,建于1790年的老酒庄了。”谢旻韫转头看向了成默说,“这个酒庄的价值至少在2500万欧以上,实在是太贵重了,不能收,得还回去才行。”

    “不用还回去,我帮了他一个不小的忙。”成默认为拿破仑七世这算是对他交还钥匙的回报,从利益交换的角度来说,看上去他是非常赚,但这是因为拿破仑七世并不知道他就是那个等级超越三十三级的天选者,如果抛开这一点来看,这一次他用“十字蜂”交换到的东西只是小赚,算是和拿破仑七世共赢。

    谢旻韫一直也没问过成默刚才和拿破仑七世聊了些什么,此时仍然没有问,只是说道:“朋友之间帮忙不是应该的吗?”

    成默无言,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

    “不过你既然这么说了,那我们就等他结婚的时候回一份大礼就好了,你可千万不要和对方私底下搞什么合作,这种事情要由组织上决定的。”谢旻韫语重心长的说。

    “你别说,拿破仑七世还真是想和我们合作。”顿了一下,成默继续说道:“他刚才告诉我不仅可以给我们阿斯加德情报,还能帮忙运作两个三十三级的天选者进去。。。。。”

    谢旻韫愣了一下,随后立刻反应了过来说:“事关重大,我先告诉我叔。。。。。”拿出手机准备拨打电话的时候,谢旻韫又停了下来,看向了成默,“还是由你来跟白教官说好一点。”

    ————————————————————————————————

    拿破仑七世回到那间暗室,开始收拾铺在桌子上的书,将所有的书籍整理完之后,桌子上出现了一个刀刻的头像。

    霍然正是那位全世界最著名的小胡子。

    拿破仑七世用手抚摸了一下那凹凸不平的纹路,专注的凝视着他,这时他背后的空气微微颤动了起来,像是涌动的波纹,老式的炽光灯泡在半空中微微摇晃,燃烧的钨丝像是短路了一般闪了两下,房间进入了转瞬即逝的光暗交替,在电灯进入稳定状态之后,深红色的木地板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影,接着传来了一声沉闷的德语问候:“没想到有一天我们会在这里见面。”

    这声音里夹杂着沉重的吸气声,像是一个人在奔跑了很久之后的喘息,幽闭的暗室里似乎都因此出现了隐约的雾气。

    拿破仑七世没有回头,只是握紧了手中的金色权杖,移动眼球盯着桌子上那个如山岳般的倒影,用德语回应道:“这个世界的有趣之处难道不就是在于‘想不到’吗?”

    “说实话我更愿意在角斗场上见到你,而不是在一间沉寂了快两百年的暗室。”黑影转动了一下头颅,空气中传来了铁器的摩擦声,“看样子你还沉湎于往昔的荣光,只是连约瑟夫的挑战也不敢接,未免太叫人失望了。”

    拿破仑七世笑了一下,单手轻盈的拖开身旁的椅子,转身向对方做了个请的手势。

    白炽灯下的男子戴着一个双过滤器的防毒面具,不过和一般的双过滤器在脸颊两侧不一样,这两个一大一小的过滤器是上下布局,像是断裂的鸟喙,防毒面具是棕色的牛皮缝制而成,粗犷的缝线像蜈蚣一般爬在上面,保护眼睛的也不是透明的镜片,而是两个像是显微镜物镜的铜制镜筒。更诡异的是防毒面具并不是全封闭的,而是由五根皮带系在对方硕大的脑袋上。男子的额头是银色的合金,合金延伸到了头顶,然后才是一片金色的绒毛。

    拿破仑七世看着这个天选者名为“0”,实际上是条顿八十八骑士团首领的神秘男子,开口说:“想要赢得角斗不一定非要在角斗场,我也不是在乎一两局角斗胜负的人。””

    “是吗?”对方发出了轻哼,随即撩了一下厚实的皮质风衣,坐在了椅子上,即便坐着,他也没有比站着的拿破仑七世矮多少,他将带着黑色的全金属的手搁在桌子上,就在小胡子头像的边缘,开始有节奏的敲打着厚实的橡木桌子,“看来我是最先到的,你的人缺乏一点时间观念。”

    “零号,是你心急,来的太早,还有三分钟才到十二点。”暗室的入口响起了一个清澈的声音,接着一个穿着蓝色宫廷装身背着红色绶带的年轻金发男子沿着螺旋楼梯朝下走。

    “继承了爵位就是不一样,说话都大声了一些。”零号嘲弄的说。

    “总比某个躲在面具背后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的人要强。”男子回应道。

    “让我们把时间花在正事上,别浪费口舌,现在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暗室的入口又出现了一个人,儒雅的阿基姆王子也跟着走了下来。

    “是,这大概是我们行动之前最后一次可以聚在一起了,别耽误时间。”摩洛哥亲王阿尔伯特二世也跟着走了进来,接着是摩洛哥王子皮埃尔·卡西拉奇、瑞典菲利普王子以及挪威王子马吕斯。

    最后一个进来的是才输了角斗的阿米迪欧,他背身将门拉上,房间里一时之剩下了楼梯的吱嘎声和沉重的脚步声。

    一群人围着简陋的满是划痕的长条桌坐了下来,很难想象欧罗巴最出名的皇室几乎齐聚于此,一间封闭沉闷的暗示中。

    所有人的表情都不轻松,像是在屏息以待发令枪响的百米短跑运动员。

    只有零号黑色的金属手指敲击着桌子的声音在响,“哒哒哒”像是倒数计时的钟摆。

    “当!当!当!”暗室的外面传来了真正的钟声。

    十二点的钟声。

    十二响过后,拿破仑七世沉声说道:“如今的欧罗巴就是一只悬在我们头顶的电扇,尽管他的噪音已经足够大了,甚至摇摇欲坠,但资本家依旧视而不见,不过我们要做的也不是彻底的摧毁它,我们要做的是先设法剔除那些败坏的零件,那些盛行了许久、存在于自由主义意识中的全球化、移民潮和自由贸易。。。。。”

    零号冷笑了一下说:“这是你们的目的。。。。。。不是我的。”

    “零号没必要太过极端,太极端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欧罗巴这部机器已经坏的太久,用力过猛会毁了他。”拿破仑七世语重心长的说。

    “分歧肯定是难免的,到时候你们不要管我在德意志做什么,我也不管你们在你们的国家做什么!”零号的声音从滤毒罐里传出来像是听诊器里的心跳声。

    “我们欧罗巴是一个整体,现在不是说能不管就不管的,如果你太过激进,一定会给星门插手的借口!”阿基姆王子说。

    “你的意思是如果我不激进,星门就不会插手吗?”零号质问。

    “只要不那么激进起码还有回旋的余地。”阿基姆王子说。

    “知道我为什么答应和你们合作吗?不是为了什么狗屁权利,而是为了让我们自己说了算,是为了我们有保护自己的实力,我可不是什么政客,我只想赶走那些占据我们土地的小偷,当然,还要让我们天选者光明正大的站在阳光之下,我们躲在阴影里已经太久了,没必要在这么小心翼翼的躲着了。。。。。”零号停止了敲打桌子,换成用拳头锤着桌子大大声说。

    “这当然也是我们的目标,但是我们得一步一步来,任何大事从点滴开始,没有什么事情是可以一蹴而就的!”拿破仑七世盯着零号两只镜筒皱着眉头说。

    “你们可以慢慢来,但我不会,只要是敌人。。。。。我就得杀光,没有妥协。”零号争锋相对的看着拿破仑七世说。

    “这和我们开始说好的不一样。”菲利普王子撑着桌子站了起来怒视着零号。

    零号也站了起来,他的个头比菲利普王子高很多,将菲利普王子彻底的掩盖在了阴影中,他低头俯瞰着菲利普王子说:“怎么不一样,不是你们说要向普通人展示我们天选者强大的实力,让他们感到敬畏的吗?不是你们说要先打破平等这个虚假的谎言,让所有人意识到这个世界从来就不平等的吗?不是你们说的要建立基于天选者的全新统治模式吗?没必要太过担心军队,欧罗巴的军队就是一盘散沙,只要我们能让上街游行的学生们吸引军队的注意力,军队对我们构不成任何危险,只要在克里斯钦菲尔德我们能围剿其他所有组织的天选者,欧罗巴一定能实现最伟大的复兴。。。。。”

    零号挥手,一抹火线激射在了挂在墙壁中央的地图上,欧罗巴的位置瞬间燃烧了起来,“历史将铭记这一刻,因为今天。。。。。不仅是对于欧罗巴来说是最重要的一天,对于全世界来说也是。”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