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399章 生命孕育者的葬礼

    疑惑还没来得及升起,吴忧就明白了自己处于什么状态。

    时间!

    ‘这是时间的逆流层?’

    吴忧的意志视线所处的位置仍然处于这颗星球上方的原处不动,但频频出现的失重感下坠感跟穿梭的感觉,则给人一种不停移动的错觉。

    每当穿过一层果冻状的物质,星球的面貌与之前则大为不同。

    最开始是普罗托斯舰队的攻击部队同孽生红虫们的战场。

    后面则是孽生红虫们的世界,尤其一条远比山岳更粗壮,仿佛遮天蔽日的巨型孽生红虫显得非常瞩目。

    想必那就是被普洛托斯舰队集千舰之力的灵能歼星炮一发命中的“倒霉鬼”。

    思维发散之下,吴忧还很奇怪的想到了那条巨红虫貌似还没死,或者说没死透,依然在不停挣扎,但却无法恢复恐怖灵能量造成的那种本质上同它相克并不断侵蚀的伤害。

    生命力倒是强得可怕,但死亡也就是时间问题。

    但在吴忧此时“路过”的时间里,这条巨大的怪物依然耀武扬威,并不时会透出星球表面,透出宇宙空间,到达其他有活物的地方觅食。

    有一层时间夹层被穿过,这颗荒芜星球依然孽生体遍布,但红虫的数量依旧恐怖,但那条使得星际舰队在其面前也犹如蝌蚪群得巨大怪物不见了,也不知道此时是还没出现还是在星球内部。

    每一次时间的穿梭,这颗星球上的孽生体不论从数量还是体型上,都会相继减小,每一次穿梭,这颗星球的面貌都会比之前好上不少。

    更奇特的是,星球的地心也随着这一次次的变化开始温暖,连星球的重力也有所增加。

    如果说穿越夹层是一种逆流过程,那么在甲城一家城中间的时空反而是一种正序的快进播放,或许这是吴忧自身的意愿的影响,吴忧即使看清楚这一段历史中发生的事件。

    在这个过程中,吴忧看到了很多孽生红虫的生殖繁衍,这些虫子以星球为养料,吞噬着星球上的物质,甚至是热能,在这一过程中星球逐渐衰弱。

    时间仍在,大跨度回党根小范围播放的反复中进行,这次意志的穿梭,跨越的距离,仿佛比漫长的星际旅途还遥远。

    终于,在某一段历史,星球上孽生红虫的数量,已经不在如同蝇蛆般密集。

    在星球内部,甚至看到了一丝生命的痕迹,那是一些已经枯萎的古树。

    可以看出那一片古树所在,原本是一片巨大的森林,即便树木已经死去,但人有孽生红虫不停吞噬。

    ‘果然,这原本是一颗生命繁茂的星球,就其规模生命的种类或许比不上地球,但生命的广阔度则有过之而无不及。’

    随着一点想法的打开,另一个念头出现的心中。

    自己的意志追寻的是那团活体原质的源头,或许很快就能见到了。

    又一次时间夹层的穿越,吴忧的意志视线来到了与之前完全不同的时间。

    此时的大地上,上能看到废墟,那是属于文明曾经存在的痕迹,但整个星球同样已经不存在什么生命。

    可星球表面的孽生体却大不相同,并非仅仅只是那种红虫,甚至孽生红虫的数量少得可怜,其他形态孽生体堪称种类繁多。

    有虫形兽形也有其他诡异形态,其中甚至有很多吴忧都从没见过的。

    ‘星球还活着!’

    此时的星球内核还在进行着反应,地热的源头还没有消失,但整个星球在感知中斑斑驳驳,充满了被感染的污秽。

    这个星球给人一种人老迟暮,渐渐死亡的感觉,但还没有死。

    吴忧从没有像此时一样强烈的感觉到生态星球也是一个生命,一个伟大的孕育者。

    祂在挣扎,祂已经病入膏肓,祂甚至已经没有抵抗力。

    在这一段时间线中,随着推移,原本斑驳的暗红色污秽终于由内到外覆盖整个星球。

    在星球的内核之处,一小粒仿佛初生的肿瘤般的事物悄然出现,仿佛一颗寄生的心脏,不时会跳动一下。

    吴忧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感受,是愤怒吗?是同情吗?还是悲哀?

    轻轻闭上眼,意志视线在星球高空化形,光棱般的身影介于虚幻与真实之间。

    好似自正在参与这场星球的葬礼,除了自己,围绕在这颗无力的星球之上的都是无情的吞噬者。

    这也说明了另一个问题,孽生体的繁衍不能以常规生物做参考。

    到了此时,活体原质的源头已经不用再另作说明,不论其他活体原质是如何出现,至少这一个是以这颗生态星球为代价滋生而出。

    这一次的意志观察也得到了想要的结果。

    但正当吴忧想要收回意志的时候,突然心中又是莫名的一动。

    ‘我能不能再回去一点?看一看这颗星球曾经的风貌?’

    念头一出,就再也收不回来,强烈的求知欲使得吴忧马上就展开自己的力量,虽然这么做,严格上将是超过了活体原质的所谓“源头”。

    但他觉得可以一试。

    由于超越了时间线,意志往前行进显得非常凝滞,带给他巨大的阻力。

    现实中,私人的晶壁系世界内,体型巨大的活体原质因为吴忧之前的意志穿梭显得异常萎靡。

    而随着吴忧的这一新动作,活体原质的肉体迅速开始“枯萎”。

    吴忧能感受到这一点,但强烈的意愿使得他不想半途而废。

    如果说之前是穿梭水幕或者撑开果冻体,现在则犹如在席卷的洪水中逆流而行。

    意志坚若金石,并未受到伤害,可前行的困难度,每向前一寸都成倍增加。

    但至少证明这是可行的。

    ‘挡不了我的,挡不了我的!’

    强烈的意愿带着些许怒意,意志的视线已经维持不住虚化的突破,重新化为了一个伟岸的虚实的玄光之影。

    此时吴忧的意志精神与灵魂仿佛重合到了这个身影中,在时间的洪流中迎面而上。

    “轰~~”

    巨大的洪峰阻隔,犹如山崩地裂,好似一个世界的海水彻底倾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