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保后方没毛病 第1626章 救遥琪千里迢迢辑凶

    百里良骝知道四把肯定在猜测着什么,但他并没有在意。

    今天和李崽洞一战,赢了五百万美金,虽然他不当回事儿,但是数额也不小了。

    怎么也得请氾梨花、杨轻风和百里幽玲吃顿大餐才行。

    在苏门答腊最高级的一个餐厅落座后,百里良骝全部点的是最稀有的菜式,酒也要最贵的红酒,他不看质量,也不管味道,只拣最贵的点。

    当然,他也不知道那道菜好吃。

    期间,百里良骝竟然被服务员认出来,知道他是打败李崽洞的英雄,非得让他签名。

    签了名之后,服务员这才高高兴兴的离开。

    “百里良骝,你现在成明星了。”

    百里幽玲笑了笑,举起手机给大家看,只见微博头条,就是百里良骝在擂台上暴打李崽洞的视频。

    杨轻风摘下了口罩,也把手机放在桌上查看一番。

    只见朋友圈已经被有关百里良骝的消息刷屏。

    她看着百里良骝,揶揄道:“厉害呀,以后我和你走在一起,都不用担心被人认出来,因为别人都去关注你了。”

    “今天赢了,的确是为国争光。”

    氾梨花微微一笑,话锋一转道:“不过百里良骝不是公众人物,出名对他未必是好事。”

    百里良骝笑嘻嘻道:“还是梨花懂我,像我这么低调的人,根本不想出名。”

    几人聊着天,过了一会,百里幽玲意外发现,微博上有关百里良骝和李崽洞的消息,竟然全部都被屏蔽了。

    “奇怪,涉及敏感话题?什么情况?”

    百里幽玲皱了下眉头,又刷了刷朋友圈,发现视频什么的,也都被删除。

    三女一脸疑惑地看着百里良骝,问道:“怎么回事?”

    百里良骝想了想,道:“应该是南部高丽有关部门给华夏方面施压,想把这件事的影响力控制住,毕竟这件事让南部高丽的那些人感到丢尽了脸。”

    闻言,三女都是深以为然。

    而事实上,李崽洞此次的华夏之行,毕竟涉及到两国利益之争,所以无论华夏还是南部高丽,都不会让事态扩大。

    否则万一被有心人挖掘出更多的信息,可能导致国家的一些敏感消息泄露。

    接下来的饭局,三女聊得热火朝天,说到百里良骝和李崽洞的战斗,都是兴奋不已。

    不知不觉,她们就说到了丽芙萨。

    氾梨花微笑赞道:“今天那个德国美女好厉害,她虽然没有打赢李崽洞,但也很强。”

    杨轻风点头道:“而且她长得好漂亮,尤其是那双大长蹆。”

    百里幽玲坏笑道:“不对,她最厉害的是她的身材整体规模,那汹涌的山峰,简直是能把人的眼睛亮瞎。”

    说到这里,突然,三女不约而同地看向了百里良骝。

    正在吃东西的百里良骝停了下来,皱眉道:“你们看我干嘛?”

    氾梨花拉了下自己的旗袍衣领,柔声道:“百里良骝,那个叫做丽芙萨的女孩,应该和你认识吧?”

    “我看不止是认识那么简单。”

    杨轻风嘟哝了句,手中的叉子狠狠地捅了下盘里的牛排,语气带着几分醋意。

    百里幽玲则是咋呼道:“百里良骝,从实招来!”

    看着三女,百里良骝倒没有心虚,反而是觉得有些对不起丽芙萨。

    丽芙萨一个外国人,之所以出手对付李崽洞,至少有八成的原因是因为百里良骝。

    可是现在百里良骝和三女在这好吃好喝,她却一个人悄悄离开。

    不知在哪里寂寞地吃着晚餐,肯定心里不好过。

    即使丽芙萨是杀手,独立性很强,但她也是女人,而且是个重感情的女人。

    突然,百里良骝心里有些不好受。

    他不想让丽芙萨再躲起来,想让丽芙萨正常生活,有朋友,每天过得快乐轻松。

    他看着三女,决定说出丽芙萨的身份,正色道:“不隐瞒你们,丽芙萨是我的女朋友。”

    “什么,你的女朋友?!”

    不约而同,氾梨花、杨轻风和百里幽玲异口同声地发出惊呼,都是瞪大了眼睛。

    百里幽玲皱着眉头,道:“百里良骝,到底怎么回事,那个外国美女怎么会是你女朋友?”

    杨轻风道:“对呀,我们怎么一点也不知道?”

    氾梨花沉声道:“这件事,燕姿娴知道吗?她可是你未婚妻,你突然有了个女朋友,这事可怎么处理?”

    杨轻风皱眉道:“而且丽芙萨不能公开,她难道要一直躲着,也怪可怜的,你打算以后怎么安置她?”

    氾梨花叹道:“百里良骝,丽芙萨是德国人,她在异国他乡待着,无亲无故,唉……”

    因为丽芙萨之前出战李崽洞的关系,三女都是对她有好感,并没有说她是狐狸精什么的,反而是有些同情丽芙萨,觉得她不能公开露面,又是孤身在异国他乡,有些可怜。

    而事实上,杨轻风和百里幽玲,也都对百里良骝有心思,只是她们没有明确表达罢了。

    如果她们骂丽芙萨是坏女人,她们虽然没做什么,但心里也会有些发虚。

    听到三人的话,百里良骝正色道:“我和丽芙萨很久以前就认识,后来她吃了些苦,现在跟我到了华夏,我绝对不能因为和小娴娴有婚约就抛弃她,我和她已经谈过,她不介意我身边有别的女人,可是小娴娴那边,却是没那么好办。”

    三女互相看了眼对方,作为女人,她们都是感到一阵纠结。

    这事,的确不好办。

    氾梨花习惯性地整理了下身上的旗袍,感叹道:“唉,拆散你们任何人,都不是好事,这事可真是让人为难。”

    百里幽玲想了想,道:“百里良骝,不如你先让丽芙萨住到鸳鸯楼,不过不要公布她是你女朋友,等以后姿娴渐渐接受她了,你再告诉她。”

    这话听起来,百里幽玲的确是在替丽芙萨着想,但她又何尝没有自己的小心思。

    她早就深深地喜欢上了百里良骝,而且多次表示,只不过是以非正式的语调。

    而且因为燕姿娴的缘故,她最近连玩笑的方式都不敢表达了。

    如果燕姿娴接受了丽芙萨,那么到时候,她也有了机会。

    至于传统,至于结婚证,以百里幽玲的脾气,她可不会在意这么多,实际上,她可能真不懂,按道理和常规来说,她不应该懂才对,除非她有其它机遇,事故性偶然懂了。

    听到百里幽玲给百里良骝的建议,杨轻风也说道:“对,百里良骝,你可以先让丽芙萨住到鸳鸯楼,这样一来,你也能照顾她;不然她孤身在外,一方面是危险,一方面也太孤独了。至于姿娴那边,也只能慢慢来了。”

    “唉。”氾梨花叹了一声,道:“百里良骝,既然缘分已经产生,拆散你们任何一对,都是错误,我们只能希望谁也不要受到伤害。依我看,你就把丽芙萨带回鸳鸯楼,好好对她。至于以后的事情,希望能平平稳稳吧。”

    氾梨花虽然性子最柔,但她是鸳鸯楼绝对的老大。

    有了她这句话,百里良骝顿时就安心了。

    不过今天三女的话,简直让他感到无比的意外。

    他本以为三女会责怪他花心,说他不是好男人,却没想到完全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况,反而还给他出谋划策,想办法平衡燕姿娴和丽芙萨两边的关系。

    突然,他发现自己想要收服所有房客的想法,也不是不可能。

    “臭小子!百里良骝你想什么呢!你可是优良幼儿园小班的拔尖儿花骨朵来着!”

    百里良骝暗骂一句,甩了甩脑袋,把此刻不该有的想法甩开。

    他看向三女,道:“你们真的愿意接纳丽芙萨,让她先住进鸳鸯楼。”

    “愿意。”

    三女同时点了点头。

    百里良骝道:“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先联系丽芙萨,让她过来和你们见一面。”

    说完,百里良骝给丽芙萨打了电话。

    说明了情况之后,丽芙萨十分兴奋,就连坐在旁边的氾梨花三人,也听到了她的声音:“真的吗?她们愿意接受我?真是太好了!”

    显然,丽芙萨一直很压抑,她内心里其实渴望能融入百里良骝的生活当中,因为不想百里良骝为难,她从没有开口说过。

    不一会,精心打扮之后的丽芙萨,出现在了餐厅里。

    当氾梨花三人再次见到她时,都不禁在心里赞叹一句,丽芙萨真的太美了,尤其是身材,因为是白人的缘故,她特别雄伟,比黄种人更加的凹凸有致。

    三女不禁腹诽,这样的美女,怎么就看上了百里良骝?

    不过转念想想也就释然了,只要和百里良骝接触过的女人,哪里有不动心的。

    “这是我女朋友,丽芙萨。”

    百里良骝站起来,紧紧握住了丽芙萨的手,向氾梨花三人介绍道。

    这一瞬间,丽芙萨只觉手掌传来温暖,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幸福。

    她从来没有想过,当百里良骝向别人介绍自己的时候,自己内心会是如此的满足。

    她微微向氾梨花三女躬身,微笑着,用已经熟练了很多,但依旧蹩脚的华语问候道:“三位姐姐好。”

    氾梨花三人见丽芙萨这么有礼貌,都是有些不好意思地站了起来:“你好你好!妹妹你好。”

    丽芙萨脸上挂着微笑,看向百里良骝,问道:“百里良骝,三位姐姐好漂亮,她们都是你的女人吗?你果然有魅力,拥有好多女人呀!”

    一听这话,氾梨花三人都是嘴角一抽,感到无比的尴尬。

    真是我女人就好了。

    百里良骝心头暗笑,然后连忙给丽芙萨介绍道:“这位是我的房客百里幽玲,她是巡捕,还是个一级巡捕头儿!以后遇到小偷小摸的,你懒得动手,或者在苏门答腊遇到麻烦,你可以找她。”

    丽芙萨歉疚一笑,道:“幽玲姐好,不好意思,我以为你是百里良骝的女人。”

    “这位也是我的房客,杨轻风,超级牛叉的舞蹈家,想学华夏传统舞蹈的话,你可以找她。当然,其它舞蹈她也会,不过没那么厉害。”

    “轻风姐姐好。”

    “这位是……嗯,我夫人氾梨花,不过只是名义上的,尽管如此,你叫她大夫人没错,她有一门技术特棒,就是私人定制旗袍,如果你想要,让她给你做一件。”

    “梨花姐好。”

    介绍完之后,众人坐下,百里良骝对丽芙萨道:“我们已经商量好了,你先搬到我的鸳鸯楼住下,但不能在姿娴面前公布你的身份,等时机成熟之后,我再和姿娴说清楚。总之你放心,既然你想跟哥哥我混,我就绝不会让你受到委屈,不但不受委屈,而且准定、保证让你混个人模狗样出来。”

    “嗯?人模我懂,狗样是什么样?”

    这个老外就是直肠子,连个比喻都听不懂。

    不过,百里良骝没有在这方面糊弄她,现在也不在乎多糊弄她一次。

    “就是很好的意思。”

    百里幽玲最能恶作剧,也帮忙解释:“对,就是百里良骝那个样子。”

    如此一来,百里良骝闹个哑巴吃黄连,有嘴说不出。

    丽芙萨则高兴地跳起来:“那太好了,我最佩服的人就是百里良骝,我很想成为他的样子,对了,简称‘狗样’。”

    百里良骝道:“你们!别教坏了小朋友!丽芙萨,别听他们的,我说啥你才能听。”

    丽芙萨乖巧地点了点头,一脸甜蜜的看着百里良骝,像是个可爱的小媳妇。

    旁边三女见此,是越看越喜欢丽芙萨。

    可如果她们知道丽芙萨曾经的职业是杀手的话,不知道她们会是什么样的想法。

    吃过晚餐之后,百里良骝帮丽芙萨把行礼搬回了鸳鸯楼,给她安排了一个房间。

    见百里良骝累了一整天,氾梨花道:“百里良骝,你早点休息吧。”

    “嗯,好的,你们也一样,辛苦。”

    一听百里良骝这话,氾梨花顿时脸上露出尴尬的表情,心说丽芙萨才刚刚搬过来,你不会那么心急吧。

    不过人家是男女朋友,氾梨花也没办法多说什么。

    “嗯,那我先休息了。”

    氾梨花打了声招呼,回了自己的房间。

    虽然心里不爽,杨轻风和百里幽玲也没有说什么,悄悄退出房间。

    她们和氾梨花比较,更加名不正言不顺,没有权利干涉百里良骝的私生活。

    更何况,让丽芙萨住进鸳鸯楼,也是她们说的。

    等氾梨花三人都走了,百里良骝砰的把门关了起来。

    第二天,氾梨花顶着熊猫眼出现,大家都感到意外。

    这天,丽芙萨出去应聘了一份工作,在健身房当搏击教练。

    她在打败了一名苏门答腊地区有名的散打冠军之后,签下了百万年薪的合同。

    当然,其实她不缺钱,她只是想拥有一份自己的事业。

    转眼间,自李崽洞被打败,七天的时间过去了。

    本来以为南部高丽会另外派一个人和百里良骝作战,但没想到他们竟然直接认输了。

    这样一来,华夏和南部高丽就是一比一打平。

    最后决定胜负的战斗,将在南部高丽国的锄头山举行,时间在一个月之后,届时百里良骝会前往锄头山。

    接下来的一个月,一切都过得十分平稳,并无大事发生。

    丽芙萨的搏击教练工作很轻松,她平时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做家务上,帮着做饭打扫卫生,甚至帮其他几人洗衣服。

    原本是个冷峻杀手,如今却成了持家小媳妇,让百里良骝很是意外她的这个转变,也有些感动。

    很快,她这个百里良骝的女朋友就得到了大家真心的喜爱,都是和她玩到了一块,反而百里良骝被嫌弃了。

    不过这样的局面,是百里良骝乐于见到的。

    蕴千姿也从苗部,回到了鸳鸯楼。

    她也很快接纳了丽芙萨,并且她还特别和丽芙萨谈得来,总是拉着让丽芙萨讲那些她认为是虚构,实际是真实发生过的杀手故事。

    这期间,百里良骝还忙里偷闲去剧组看望过一次淼水柔。

    他也太没有自觉了,需知只有给淼水柔当保膘才是他的名正言顺的工作,其它的都是帮闲。

    到了剧组,令他没想到的是,淼水柔竟然真的有表演天赋。

    短短时间之内,得到了张一哞和陈小龙等人的大力夸赞。

    他也看了下,淼水柔的确是进入了状态,表演相当出色。

    见到他来探班,淼水柔十分高兴。

    不过她却是在和自己较劲,即使剧组同意,她也没有休息,依旧坚持把当天的戏份拍完。

    最后百里良骝只是晚上匆匆和淼水柔吃了顿饭,就离开了。

    看到淼水柔满足的样子,百里良骝心里也很开心。

    不过神秘老者的出现,还一直让百里良骝心里疑惑。

    淼水柔的背景,那位神秘老者的身份,只有等去见师父的时候再问清楚了。

    一个月一晃而过,是时候出发前往锄头山了。

    小北因为拜入华山山门,他不得不返回了华山,南下和西攻有其他的事情要办,所以这次锄头山之行,只有东进和百里良骝一起去。

    当然,还有一群华夏官方的外交团队。

    百里良骝负责战斗,外交团队负责谈利益分割。

    坐上前往锄头山的飞机,百里良骝正打算关机,手机叮铃响了声,接到了一条短信。

    他打开一看,竟是遥琪发来的。

    “多日未见,甚是想念。”

    遥琪发来的短信,只有八个字,但却是让百里良骝很是自责了一阵。

    想想自己已经很长时间没见过遥琪了,那小妮子肯定很想念自己。

    当初在百里家的时候,遥琪为了保护自己,身受重伤。

    那时候,百里良骝就看出了遥琪对自己很有意思。

    “等从锄头山回来,一定要去见见遥琪。”

    百里良骝心头如此想,然后把手机收了起来。

    飞机起飞,望着窗外渐渐变小的苏门答腊市,百里良骝突然想起了小师妹。

    师傅说小师妹会来苏门答腊找他,可是过了一个多月,小师妹连半点消息都没有,这迷路也迷得也太过分了点。

    但想想小师妹连左右都分不清楚,更别提东南西北,百里良骝也就释然了。

    要想让她自己到达某个目的地,没个半年八个月的,几乎不可能。

    不过百里良骝倒是不担心小师妹的安危,小师妹虽然没有社会经验,但谁要是敢欺负小师妹,那就自求多福吧。

    飞机在锄头山降落,虽然华夏一方此行是来打架的,但还是受到了南部高丽方面非常高规格的接待。

    毕竟此次公开的行程,华夏是外交出访。

    从飞机上下来,百里良骝穿着西装,虽然年龄只有二十出头,但还是像模像样,颇有几分外交官的架势。

    南部高丽那个接机团队当中有知道内情的人,一时却是看不透到底谁才是即将出战的人。

    除了真正的外交官,就只剩东进和百里良骝。

    东进不会出战,那么只剩百里良骝。

    可是百里良骝在南部高丽人眼里看来,这人实在太年轻了,真的有实力决定最后一战的胜负?

    在南部高丽的接待下,百里良骝一行吃过晚餐后,入住了一家五星级酒店。

    和东进聊了几句,百里良骝就回房了。

    战斗会后天举行,这几天外交团队会和南部高丽国方面进行一些公开的洽谈,以及私下的交锋。

    百里良骝则是闲得没事,这两天自行安排。

    此时晚上八点,天色尚早,他决定出去逛逛。

    不料刚刚走进电梯,电话响了起来,一看竟然是遥琪打来的。

    他会心一笑,接通了电话。

    “百里良骝,救我……啊……啪嗒……”

    遥琪只说了一句话,电话就掉在了地上,然后被人挂断,传来嘟嘟嘟的声音。

    显然,遥琪遇到了危险。

    百里良骝面色一变,暗道不好。

    遥琪只发出了危险的信号,其他的却什么都没说。

    她在哪里?

    发生了什么?

    百里良骝一概不知,没有线索。

    他立刻拿出电话,拨了出去。

    “头儿,你……”

    电话接通,另一头的人对接到百里良骝的电话又意外,又兴奋。

    百里良骝打断道:“蛇舞,立刻给我查一个电话号码,我需要具体的位置。”

    听到百里良骝语气严肃,对面没有再嗦,道:“好,给我十秒钟。”

    十秒钟的等待,让百里良骝感觉十分漫长。

    现在他非常担心,遥琪是在苏门答腊的话,他却是鞭长莫及,只能求助那边的人帮忙了。

    如果遥琪受到伤害,他绝对会杀了伤害遥琪的人。

    十秒之后,蛇舞道:“头儿,查到了,你说的那个电话号码,在南部高丽国锄头山的金甲料理。”

    在锄头山!

    这也太巧了。

    遥琪不好好地待在华夏,她到锄头山来干什么?

    “好,谢了,蛇舞。”

    百里良骝道了声谢,就打算挂断电话。

    蛇舞忙道:“头儿,飞狐在南部高丽国,你如果有需要的话,可以叫他帮你办事。”

    “算了,我正在休假期间,探险队的人,如果没有通过麦轲他们的允许,我是不会动用的,我必须尊重他们。”

    百里良骝拒绝了蛇舞的好意,嘴角露出一抹冷笑,接着道:“而且也不是什么大事,我能解决的。”

    “行,头儿,如果有需要,你联系老大,其实老大也挺想念你的,但他嘴硬,从来不说。”

    蛇舞称呼百里良骝为头儿,称呼现在的探险队首领麦轲为老大。

    “有机会,我会去找你们。”

    百里良骝说完,挂断电话,拦了一辆出租车,用英语报出了金甲料理的地名。

    看到司机眼中的狡黠之色,百里良骝扔了十万韩元给司机,冷声道:“别耽误我时间,如果绕路,我就用拳头付钱。”

    “是,是。”

    司机被百里良骝的目光吓得打了个哆嗦,拿起钱,连忙发动汽车,抄近道赶往金甲料理。

    金甲料理不远,很快就到了。

    这家料理很豪华,是一座独栋建筑,百里良骝从门口保安的动作来看,应该是个打手,这家料理店绝对有武道背景。

    他径直走进了料理店,把手机放在柜台上,从手机上投影出一个遥琪的三维图像,然后他用英语向前台问道:“有没有见到这个中国女孩?”

    前台的迎宾小姐看到手机投影出的三维图像,已经傻眼了,百里良骝问第二次,她才回过神来,忙道:“先生,这位女士在三楼青道厅。”

    “谢谢。”

    百里良骝一把抓起桌上的手机,快速朝着三楼跑了上去。

    虽然听懂了迎宾小姐的话,但他不认识三楼每个房间的门牌,又问了一人,这才找到房间。

    房门没有锁,他猛地推开。

    只见房内坐着八个人,四男四女,男子的手都伸到了女人的衣服里,女人半推半就,脸上满是媚笑。

    百里良骝突然闯进来,房里的人都是看向了他。

    四名男子脸上露出愤怒之色,其中一人站起来,指着百里良骝骂了一通,但百里良骝没学过南部高丽这种语言,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

    百里良骝没有理会他们,目光在整个房间扫过,只见角落处,赫然掉落着一个手机。

    他认得这个手机,是遥琪的,因为背面贴着一个奶里奶气的凯蒂猫。

    百里良骝曾经笑话她,说她外表是一个霸道总裁,内里不过是一个小女孩。

    所有他对这个凯蒂猫印象深刻,绝对不会搞错。

    他径直走过去,捡起了手机,举起来对着房里的人,冷声道:“说,这个手机的主人呢,她在哪里?”

    啪。

    一名男子猛地一拍桌子,嘴里叽里咕噜地骂着,腾地就要站起来打百里良骝。

    可当他手掌拍在桌面上的刹那,百里良骝抓起旁边的一根筷子,嗖地插了下去。

    噗嗤。

    筷子从男子的手掌穿过,插入了桌面,把他的手掌钉在了桌面上,鲜血猛流。

    顿时,房里的人都愣住了,谁也没想到,百里良骝竟然这么凶狠。

    百里良骝一来就用筷子插穿了一人的手掌,顿时就把房里的人都震慑住了。

    短暂的沉默后,四名女子吓得惊呼起来,连忙躲到了墙角,一脸畏惧地看着百里良骝,不敢乱动,更不敢露头。

    而另外三名男子,反应过来之后,口中大骂不已,抄起桌上的酱料瓶子,就朝百里良骝围攻上来。

    百里良骝没时间和他们浪费,他们刚刚一动,他就抓起桌上的筷子,哚跺哚三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三人的手掌都钉在了桌上。

    一切都发生在刹那间,四人全部被制服。

    “谁会英语,告诉我,这个女人在哪?”

    百里良骝目光中透着冷意,把遥琪的手机举起示意了下,对四名男子问道。

    他们都是一脸茫然,角落一名女子连忙翻译成韩语,他们这才反应过来,七嘴八舌地说了一通话。

    百里良骝看向角落的女人:“他们说什么?”

    女人战战兢兢地翻译道:“他们说,这位叫做遥琪的女孩,被他们的社长朴金民带回了家。”

    闻言,百里良骝心里飞快盘算。

    距离他赶到这里已经半个小时,如果遥琪已经被带到那个朴金民的家里,只怕……

    “混蛋,他死定了!”

    百里良骝眼中透着杀意,随手提起桌旁一名男子,把筷子拔出来,拖着男子就往外走:“走,给我指路。”

    男子想反抗,被他三拳两腿干翻,完全瘫软下来,没有了还手之力。

    百里良骝回头看向那名会英语的女子,沉声道;“你跟我们一起,给我翻译。”

    “好……好……”

    女子颤抖道,生怕自己被百里良骝打了,连忙跟了上去。

    三人下了楼,一路上因为男子浑身是血,鼻青脸肿,周围的人都是吓得躲开。

    出了料理店,门口保安看到,面色一变,朝远处的几名保安招呼一声,朝着百里良骝跑过来,口中叽叽呱呱的叫着。

    “他说什么?”

    百里良骝转头向女孩问道。

    女孩忙道:“他说让你放开升泰哥,不然打……打死你。”

    “一帮拦路狗,浪费我时间。”

    百里良骝眼中闪过一抹冷色,右手一扬,十几根银针在空中划过冷芒,击中冲过来的保安。

    保安正在奔跑,突然,他们身体瘫软,全部倒在了地上。

    虽然他们没死,但只要没有高手帮他们解开穴位,他们的身体将永远瘫软下去。

    见到这一幕,旁边翻译的女孩吓得花容失色,不断地惊呼。

    “你有没有车?”

    百里良骝向女孩问道。

    女孩回过神,小鸡啄碎米似的猛点头,连忙指了指停在料理店外的一辆小汽车,百里良骝拖着男子上了后座,让女孩开车,前往朴金民的住处。

    一路上,百里良骝用拳头向男子逼问,总算弄明白了怎么回事。

    原来遥琪的生意越做越顺,遥氏集团旗下的卫生巾和女性护理液几乎占了华夏市场的八成,想要提高非常难,进入了瓶颈期。

    于是遥琪把目光看向了海外市场,这次到锄头山来,就是和人谈判合作的事宜。

    可是没想到,竟然被人给坑了。

    而那个叫做朴金民的男子,三十七岁,是南部高丽国一家大型综合投资公司的老总,身家非常丰厚。

    除此之外,他还有另外一重身份。

    金韵社社长。

    百里良骝并不知道金韵社是什么玩意,在世界顶级组织当中,他从来没听过这个名号。

    他向开车的女孩询问之后,这才知道,金韵社是南部高丽国本土的一个暗道组织,实力非常庞大,拥有强大的资金支持,以及非常严密的组织结构,是锄头山首屈一指的暗道组织。

    说白了,遥琪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被朴金民的表面身份迷惑,想要与之合作,却被对方给暗算了。

    于此同时,朴金民的别墅内。

    遥琪在服下了迷魂药之后,她四肢无力,连站都站不起来,只能躺倒,任人摆布。

    她万万没料到,自己寻求的合作人,竟然是这样的恶徒,将她掳到了住处,想要对她肆意妄为。

    此刻,她感到万分的无助。

    这次来到南部高丽国,她除了带了一名女助理,身边没有其他人。

    今晚,那名女助理被支开,朴金民说想单独和她谈谈。

    她见谈判的地方是一家高级料理店,属于公共场所,她也就没在意,前去赴宴。

    但喝了一杯清酒后,她就开始脑袋发晕,身体乏力。

    她立即意识到了情况不对,拿出电话想要打给助理,不料却被朴金民拦了下来。

    情急之中,她按了拨号键。

    正好她之前给百里良骝打了电话,但是没有接通她就挂了,于是这个电话打给了百里良骝。

    只说了一句,电话就被朴金民摔在了地上。

    之后,朴金民露出了凶恶的爪牙,假装扶着遥琪,把她带回了别墅。

    遥琪知道百里良骝肯定听到了她的求助,可是百里良骝在苏门答腊,她在南部高丽国,百里良骝就算想救他,也无能为力。

    这一刻,她心都死了。

    想到自己要被眼前这个恶心的朴金民欺负,她宁愿去死,也不会让那个禽兽得逞。

    可是无比悲剧的是,现在,她身上虽然没有任何的束缚,但她却连死的力气都没有。

    她努力挣扎着,终于滚动起来,砰咚一声,摔得她浑身发疼。

    可是这种程度的疼痛,根本无法致死。

    就在这时,一名穿着浴袍的男子,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此人面色阴沉,目光恶邪,正是金韵社的社长,朴金民。

    朴金民打量着遥琪,舔了舔干涩的嘴唇,用英语说道:“尊贵的遥琪女士,你不要再挣扎了,你绝对逃不出我的手掌。”

    “你这个混蛋,你休想碰我。”

    遥琪往床头柜爬去,她想把台灯扒拉下来,砸自己的头,把自己砸死。

    她宁愿死,也不愿被这个禽兽得意。

    朴金民笑道:“你这是何必呢,只要你乖乖服从我,我保证你今晚会领略到你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东西。”

    “朴金民,如果你敢动我,你会死。”

    遥琪有气无力地威胁道。

    她知道,如果自己出了事,百里良骝不会放过朴金民,他会杀了朴金民。

    可是朴金民却是不以为意,不屑道:“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金韵社社长,锄头山的地下王者,在这里,一切我说了算。”

    砰轰。

    朴金民话音刚落,外面传来一声巨响,把他吓了一跳。

    他走到窗边往外看了眼,不禁皱起了眉头。朴金民往窗外望去,只见一辆汽车从别墅大门冲了进来,刚才砰轰的声音,正是撞破大门的响声。

    别墅外的路边,一名男子躺在地上,浑身鲜血。

    借着路灯,朴金民能看清此人的面容,是他的得力助手,李升泰。

    而不远处,一名女孩惊慌地跑开,她手里抓着张纸条,看不清是什么东西。

    不过朴金民能看清女孩的容貌,正是今晚他给李升泰安排的一名在校大学生,英语专业的。

    “什么情况,有其他社团的人来寻仇?”

    朴金民目光一转,看向冲进别墅的那辆汽车,只见一名身着西装的青年,从车上走了下来。

    “这小子是白痴吗,一个人就敢闯入我的别墅!”

    朴金民冷哼一声,拿起对讲机道:“把那小子给我拿活的,等我完了事,再慢慢收拾他。”

    “是的,社长。”

    对讲机那头,传来声音。

    紧接着,朴金民看到,别墅各处,冲出来三十多名黑衣人,朝着门口而去。

    这些人都是朴金民的保镖,金韵社的成员。

    他干了太多伤天害理的事情,不得不时刻防备,所以别墅里随时都有至少几十人保护他。

    看到这些人围上去,朴金民脸上露出一抹冷笑,瞥了眼那名从车上下来的青年,不屑道:“真是白痴,看我待会怎么弄死你。”

    他把窗帘拉了起来,有几十名手下对付一个人,他没有任何的担心。

    “真是扫兴,正是美好的时光,偏偏来了个傻子。”

    朴金民嘟哝道,转身朝着遥琪走了过去。

    遥琪本今晚赴宴,她经过了精心的打扮,脸上画了淡妆,身上是一件得体的长裙,将她的身材勾勒出来,充满了成熟的魅力。

    “真是漂亮,我决定以后把你圈养起来。”

    朴金民朝遥琪走过去,脸上露出无耻的微笑。

    遥琪面露惊慌之色,想要撑起身体往后退,双手却使不出力。

    “你别过来,外面已经有人来救我了。”

    遥琪呼喊道,虽然她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但她要想进办法拖延时间。

    朴金民不屑道:“救你?呵呵,那人就是个白痴,独身一人闯进来,已经被我三十几个手下围殴。现在,他应该已经被打成重伤了。而且,他也不是来救你的,因为你在锄头山,根本没有朋友。”

    说着,朴金民朝着遥琪靠近,一边走,他一边脱着身上的浴袍。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