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368、硬骨头

    何舟道,“如果不是自己喜欢的,为什么要结婚呢?”

    “爱情可以抛开生活去谈,但是婚姻不行。”李和表面上乐呵呵,但是心里还是叹了口气,他真心大声的吼上一声,我是你老子,我能坑你嘛!他好久好久没有这么耐心的和人说过话了,一般情况下,他说的就是圣旨,很少有人违背,能让他这么苦口婆心的,基本没有。

    何舟摇摇头,表示不懂,只是笑着道,“没有爱情的婚姻,不过是一潭死水罢了。”

    李和道,“你还是不懂啊,爱情是互相钟情,而婚姻才是生活,生活只需要取悦自己就够了,相信我,等你真正成为一个男人的时候,你就会发现取悦别人很累的。”

    这是一个男人的经验之谈。

    当然,也可以仗着自己家庭的优势在女人面前耍横,女人诺诺不敢言,但是那不是婚姻了,那是买卖。

    在李和心里,潘应这种女孩子是最合适不过的,喜欢一个人就是喜欢他的人,讨厌一个人,不会因为他的财富,而会多一分好感。

    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讨厌。

    李辉见何舟还要回嘴,便抢先道,“你年轻啊,有些事情你还体会不到,慢慢来吧。”

    何舟笑笑,不一会儿吴淑屏和胡大一等人进屋了。

    他不再言语,坐在一旁静静的听李老二关于中美贸易摩擦的分析。

    “有两家美国企业已经停止给许多企业供货了,”李和扭头看向胡大一,“我看了些某些人的洗地言论,说什么美国企业就得听美国政府的,这话水平太低。

    之前,美国经常攻击我们的借口就是因为我们中国企业听政府的。

    你看,这不是搞双重标准吗?”

    “你放心吧,我们有自己的b计划,”胡大一信心满满的道,“如果美国真的搞芯片禁运,倒是我们公司的机会。”

    李和点点头道,“不要有软弱性,我们不怕,要有点硬骨头,大不了从头再来嘛。”

    胡大一道,“我都六十出头了,这辈子能跟美国佬正面杠一次,死了都不怨,想当年,你知道,美国人对着我们有多不屑吗?

    现在啊,跟你说实话,我没有一点沮丧,反而有点扬眉吐气的感觉,老子不受他鸟气了!”

    李和大笑,对何舟和旁边的桑春标道,“有些话,你们听听也就过了,可能就是当做口号,比如科技强国,这对我们来说,却是实实在在的。

    在这个时代其实是一场科技战,胜于科技也败于科技,将来你们在本行业要多些精力资源在科研上。”

    两个人都异口同声的应了好。

    何舟从李和的房间出来,外面还飘着雨,他没有急着走,而是站在酒店的门口点着了一根烟。

    他发现烟瘾越来越大了,不禁苦恼的挠挠头。

    正思索间,一把伞撑在他的头上,发现是潘应。

    “你不是走了吗?“何舟笑着道,“这门廊底下没雨,收起来吧,你怎么又来了?”

    潘应大大咧咧的道,“我突然想起某人不但没开车,还没带伞,我是不是有点多管闲事啊?”

    “哎,有个免费的司机的感觉挺不错的。”因为知道要喝酒,何舟连车都没开。

    找代驾?

    雇司机?

    他向来不是自找麻烦的人,出门一招手,是没出租车还是怎么的?

    上车后,潘应开车,她一边开车一边道,“春玲今天估计要气死了。”

    “怎么了。”何舟问。

    “他被桑叔给开除了。”即使是在车里这样的封闭空间里,她也说的很小声,生怕人听见似得。

    何舟问,“早晚的事情。”

    对于桑春玲的水平,他实在不敢恭维,做人没问题,做事那就差太多了。

    就连她弟弟桑春标这样油腔滑调的花花公子她强。

    潘应道,“你不好奇因为什么?”

    “不好奇。”何舟可没这么八卦。

    潘应犹自滔滔不绝的道,“前天的董事会换届,春标入了董事会,并且当选为供应链管理部总裁,后来,春玲就和桑叔吵了一架,说什么重男轻女,桑叔差点气出心脏病了。”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何舟最好奇的反而是这个。

    “她跟我说的啊。”潘应道。

    “然后你就这么卖了她?”

    “什么叫卖了她?”潘应嘟哝着嘴道,“我不说,你就不知道了?”

    “那倒是不至于。”何舟估计佘子羚或者李沛,甚至是桑春标也会八卦给他。

    “那不就得了,其实这次我觉得是她错了,”潘应道,“桑叔她们多重视她,她这样说真的有点伤人心。”

    “这么说,还是我最舒服。”心里隐隐的,倒是希望有人和他挣家产,独生子未免太孤单了一点,“我倒是好奇你,按照潘叔的意思是让你来管家,你怎么天天闲的跟没事人似得?”

    潘广才在公众场合不止一次表达过让闺女接班的心思。

    潘应道,“第一,我不缺钱,既然不上班就能有钱花,我何必多此一举;第二,我不喜欢天天对着投资啊,数字啊,头晕脑胀;第三点嘛,你你听真话?”

    何舟道,“当然是真话。”

    “我哥虽然有点混账吧,但是对我挺好的,从小到大最惯着的就是我,对我很好的,我可不想弄得家庭失和,”潘应笑着道,“何况,我哥本身就有做生意的脑子,这点我爸从来不怀疑,只是看不惯他的作风罢了。”

    何舟道,“可也没少揍你。”

    他对潘应的话嗤之以鼻。

    他们这种家庭,哪怕是头猪都能读大学,但是偏偏出来了潘家老大潘庾这个奇葩,高考不利也就罢了,花钱出国,四年下来居然连个毕业证都没拿到。

    临毕业,潘庾真把潘广才当做乡下没见识的土财主,做了个假证。

    可惜,潘广才是何等的精明人,手底下还有一帮子博士、研究生。

    结果自然不言而喻。

    所以,何舟一直有点瞧不上潘庾。

    潘应满不在乎的吐吐舌头。

    车子停在何舟的门口,何舟朝腰上一摸,钥匙没带。

    他的房子钥匙是和车钥匙挂在一起的,车子钥没带,房门钥匙自然也没有。

    “你不会弄个指纹锁啊。”潘应在一旁傻乐。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