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356、传家宝

    “喂,”她喊住已经走出十几步的何舟,“不能这么小气吧?我向你道歉行不行啊?”

    “算了吧。”他转回身。

    “我请你吃饭?”她笑着问。

    “行。”他肯定不会让她付钱,“我们上渡轮吧。”

    “既然只要两块钱,我们就去吧。”两个人又一起沿着台阶,进了地下通道,买票上了渡轮。

    “我给你拍照?”他举起手机。

    “不用,”她背过身子,扒在栏杆上,望着滔滔江水,理了下被风吹乱的头发,笑着道,“真好。”

    何舟道,“以后常来啊。”

    “有时间就可以啊。”她笑着应道。

    坐船到对岸,她拒绝了何舟去大餐厅的建议,笑着道,“那还不得吃穷我。”

    “我请客。”何舟懂啊。

    “那也不去。”她带头进了一家做盖浇饭的小馆子,自己吃的津津有味,何舟却挑着筷子,吃的索然无味,“喂,吃啊,不吃多浪费,宁愿撑死人,不能占着盆。”

    曲阜心里终于明白,他和别人终究没有区别,是个在温室里长大而被惯坏的阔公子。

    何舟始终没有觉察到变化。

    不过,自此,他再约曲阜出来,曲阜也不肯再出来了,偶尔发信息,她也不怎么回。

    隐隐约约的,他感觉到哪里不对劲。

    他忍着,没住学校找她。

    他姓何的应该是有骨气的。

    李沛来浦江,请他吃饭,他人是去了,不过却心不在焉。

    “你这是什么情况,爱答不理?”李沛丢给他一根烟,然后望向桑春玲道,“他这是失恋了?”

    桑春玲道,“我也不知道。”

    佘子羚把手里的牌一丢,对何舟道,“算了吧,你也没心思玩了。”

    何舟道,“抱歉,让你们扫兴了,你们玩你们的吧。”

    李沛揽着他肩膀道,“哥带你唱歌去?别耷拉着脸啊,这不是我认识的舟少啊?”

    何舟道,“我现在是每个月总有几天心情会不好,你别管我。”

    李沛道,“我前些日子去美国,还特意去看了刘善,说出来你们不信,那家伙找了个大洋马,好像是捷克,还是罗马尼亚的,记不清了,不过长的确实漂亮。”

    “闹着玩呗。”佘子羚太清楚这帮子阔公子的尿性了。

    何舟道,“你不了解刘善。”

    身边所有的朋友中,他和刘善的性格是最像的,所有他了解刘善,不会轻易在感情中浪费时间,谈个恋爱跟下赌注似得,轻易不会让自己输。

    “看着不像闹着玩的。”李沛往嘴里丢了个车厘子,他也了解刘善,莫名其妙的洁身自好,和他堂弟李览这种还不一样。

    完全的傲娇型,将来得有个姑娘能镇得住他才行。

    桑春玲道,“那四叔得疯。”

    刘善是刘老四家的独子,刘老四对他期望不是一般的高,要是真找老外做对象,刘家大概率是很难接受的。

    “可不得疯。”李沛笑着道,“刘善现在都不敢跟家里说,要找我拿主意,我能有什么主意,他是准备生米煮成熟饭。”

    何舟道,“你还是操心你自己吧,怎么有脸操心他的,你三十几了?要过年了,你就没危机感?”

    李沛的两只手扯了扯两边的衣领,笑着道,“我已经在香港见老丈人了。”

    很享受众人吃惊的样子。

    “什么意思?”桑春玲不解的问。

    李沛道,“就是要结婚了呗,可能在年底。”

    “你别吹牛啊?”何舟问道,“自己谈的?”

    李沛道,“我自谈的。”

    “谁啊?”佘子羚同样好奇,圈子里,最大的花花公子就是李沛,能让他收性子的女孩子,肯定不是一般人。

    李沛道,“马来西亚银行业大王黄石元的孙女黄绮丽,意外不意外,偶然间在香港认识的,开始,我不知道她是谁,她也不知道我是谁,所以,缘分啊,妙不可言。

    我大伯做的媒人,现在就等两家商定结婚日子了。”

    何舟拱手道,“恭喜。”

    李沛笑着拱手回应,天知道这些年顶了多大的压力,他是李家的长孙,他父母给他施压不算,向来开明的大伯和大伯母也没放过他。

    说什么,要给李览立个榜样!

    李览不结婚,也不算他的错误啊?

    为什么要盯着他不放呢!

    光是他大伯母,这些年已经给他介绍四个了!

    至于女孩子的家世,自不必说,非富即贵。

    但是,也毫无疑问,最后都是他拒绝的!

    他有胆量拒绝,按他老子的说法,他姓李,他大伯叫李和,这叫够了。

    春节过后,为了他的婚礼,他和父母赶赴香港,同行的还有他奶奶。

    早就不问家事的王玉兰对大孙子找媳妇比任何人都着急,原本不打算来香港的李和也被她给喊过来了,敢不来就哭。

    她谁心里都明白,家里能管事的,只有大儿子,小儿子现在虽然也不差钱,可跟大儿子比差老远了。

    李老二立马就慌了,连夜包机赶到了香港。

    李和在香港的老宅已经好多年不住人,虽然平常也有人维护,可是空气中,隐隐约约还是有点霉灰味。

    旧地重游,王玉兰感慨万千,看着早已废弃的猪圈,鸭舍,她不自觉的又流出来眼泪水。

    “奶,没事,你要是喜欢这里,就多住一阶段。”李沛赶忙安慰,他在这里长大,但是他在香港有自己的宅子,平常也很少来这里。

    只是因为自己房子相比这里不够阔气,接待女方家里,就显得磕碜了。

    王玉兰嘟哝道,“才不来呢。”

    她终于见到了大孙媳妇,个子高挑,面相周正,唯一让她不满意的就是显得黑了一点儿。

    她亲自把珍藏的多年的戒指戴在了黄绮丽的手上。

    “奶,太贵重了。”李沛吓了一跳,这是他爷爷送给他奶的唯一一个值钱的礼物,他奶向来当宝贝放着的。

    “给孙媳妇,乐意。”王玉兰高兴地道。

    “谢谢奶奶。”黄绮丽道了声谢,戒指显然是常戴着的,非常有光泽。

    李沛私下里低声道,“虽然不值钱,但是千万给收好了。”

    万一老太太哪天后悔了,再想要回去,他们找不回来,那可不是小事。

    黄绮丽道,“放心吧,***传家宝,我一定收好的。”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