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354、分家

    “老拐头打一辈子光棍,哪里来的媳妇?”招娣还是忍不住心里的疑惑。

    好半晌,赵春芳才偏过头,盯着闺女笑,也不说话。

    “我脸上很脏吗?”老娘的眼神很怪异,招娣被看的有点发毛。

    赵春芳道,“你不是老光棍,何舟都快三十了吧,怎么好意思说人家呢?”

    “好好的,怎么扯到我了呢?”招娣知道自己的事情是老娘心里一个疙瘩,但是她只能给老娘留下遗憾,说不得。

    赵春芳道,“老拐头以前是有媳妇的,人家不是一辈子就合该打光棍的。

    那是我进你们老何家头一年,我记得雪下得还很大。

    老拐头媳妇生李辉难产,还没来得及往乡镇医院送,半道就没了。

    后来啊,李金国就把李辉抱走了,你别看她刘广琴平时拿尖要强的,连个屁都没放,还不是老老实实的养人家儿子。”

    “你说的好乱,”招娣勉强笑着道,“你的意思是李辉是李金国和老拐头媳妇生的?”

    这个猛料她一时间难以消化。

    赵春芳抬了下嘴唇道,“不然你以为呢?”

    “可是。。。”在招娣的印象里,李金国那是多老实的一个人啊,而刘广琴一直是个嚣张跋扈的,与自己老娘相比,也是不遑多让。

    所以,她对老娘所说的,多有怀疑。

    但是,老娘笃定的样子,让她选择了相信。

    她和李辉、李和、陈永强等人的年龄相差无几,可以说是一起长大的。

    突然回想起来刘广琴对李辉的态度,是有点不对劲,打起李辉真是舍得下手,以往只是觉得她不讲理,现在貌似是有直接原因的。

    后来,李辉一直也是跟着招娣后面做事,对于他家那点事,她是知道的。

    李辉经常向她诉苦,自己还没赚点钱呢,老娘全拿过去贴补几个姐姐了。

    她当时还羡慕过李家几个姐姐,有弟弟照顾,有老娘的关注,她们自己姐妹几个与之相比,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

    赵春芳斜着眼看了她一会,然后闭着眼睛,笑笑,没力气吭声了。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凌晨三点钟,何舟得到了姥姥过世的消息。

    冒着雨挤进车里,居然没点着火,转了好几次钥匙,依然没用。

    如果改装师傅暴揍一顿,他花了四百多万,现在居然趴窝了?

    什么一辆更比十两强!

    吹牛呢!

    嘭嗵一声甩上车门,走到路口,三更半夜的,又是下雨,别说出租车,连辆过路车都没有。

    “在哪?”他想到了褚东坡,待问清对方位置后,他道,“我沿着棋盘街往医院方向走,你顺着路来找我。”

    县医院搬到了城外,距离他们家现在的住处有七八公路,靠走路是不现实的。

    风刮得很猛烈,雨水成片的打在他身上,不一会他身上湿透了。

    找了处屋檐躲着,一直等到褚东坡开车过来。

    上车后,刚好车里有件褚东坡的旧衬衫,不管干净不干净,他就换上了,比穿湿的强。

    雨夜。

    一般情况下,这个时间段应该是医院一天中最安静的时刻,但是此刻却是热闹的很,门口停的有大巴车,汽车,

    人员往来不绝。

    何舟抵达医院的时候,病房里挤满了人,褚阳看到他,示意大家腾了点位置,让他进去。

    何家的兄弟姐妹扒在床边痛哭。

    何舟想哭,嗓子眼好像跟堵住似得,没哭出来。

    姥姥的葬礼是在乡下办的,三天火化后安葬在姥爷的旁边。

    怔怔的看着老娘,他从她的头上发现了白头发,这一刻,他的眼泪水才唰唰的流了下来。

    之后,舅舅要分家。

    家里有什么呢?

    无非是姥姥的那点存款,三百来万,还全是老娘和几个姨给的。

    剩下的就是宅基地。

    老娘做主,把存款给了舅舅,但是有一点很坚持,宅基地不给。

    反正宅基地不值钱,舅舅也没坚持,拿了五十万的宅基地补偿金,高高兴兴的走了。

    “你也回浦江吧,家里没有什么事。”头七一过,招娣开始撵何舟走。

    老宅里,父母不在了,其实她没有呆在这里的必要了,但是,突然间,她又不愿意走了。

    儿子长大了,可以替她在外面担点事情了。

    有那么一瞬间,她想退休在家,种种菜,遛遛狗。

    “五七之后,我回去也没事做。”何舟不放心留老娘一个人在家里。

    就这样他又在在家里住了一个多月才回浦江。

    回浦江还没有一周,曲阜从老家来浦江报名。

    何舟亲自到火车站接人。

    “真不好意思。”曲阜低着头,只愿意何舟把自己送到学校门口,而坚持自己去报名。

    他的车子旁边围了一圈人,指指点点,苦笑中明白了什么。

    等曲阜军训结束,他再来找曲阜,要么打车,要么坐公交,要么地铁。

    “怎么样?来这么长时间,还习惯吗?”何舟请她吃地锅鸡。

    “学校的大馍真难吃。”曲阜叹口气道,“面条是炒面,真是没招,然后呢,我想自己煮面,宿舍又不能用电器。”

    “有时间去我那,我有厨房,想吃什么做什么。”何舟倒是表示理解,毕竟他也是以面食为天的人。

    曲阜道,“你在浦东,那么远,我才不去呢。”

    单独点了份面条,趁着和何舟说话的功夫就吸溜干净了。

    撂下筷子,不顾形象的砸吧下嘴道,“不顾呢,习惯了还好,只要舍得花钱,好吃的东西还是多了去了。”

    “曲叔给的生活费够不够?”何舟问。

    “不用他们给,县里之前给了我三千块奖金,我还没花完呢。”曲阜笑着道,“大一课业不紧张,我找了个家教,一节课给我八十块钱呢。”

    “哟,有这么高?”何舟笑着问。

    曲阜得意的道,“我高考物理化学满分、数学满分,我觉得我还要少了呢。”

    何舟竖起大拇指道,“还是你厉害。”

    回到家,他也发现,自己住浦东,每天去浦西上班,确实是有点远了。

    他在琢磨,要不要住到浦西。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