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350、信任与素质

    是个人都能看出来,李老二的心情不好,这个还得了?

    挨着他身边的,人人自危,各个心惊胆战,深怕一不小心被殃及。

    “信泰集团遭遇重大利空,被沽空机构狙击。

    沽空机构指控信泰存在夸大业绩的欺诈行为,财务状况难以持续经营、LED业务恶化、估值严重不合理等,建议强烈沽售该股,目标价为0港元。

    信泰集团及其实际控制人虽竭力制定相关方案、通过多种途径化解债务风险,但仍不能彻底摆脱其流动性危机.....”

    齐华陪着李和在一旁看电视财经新闻,等关于信泰集团的新闻过去以后,他才把电视关掉,小心翼翼的道,“信泰集团主要从事LED照明和物业地产。

    信泰确实存在问题,因涉嫌夸大利润和增加收购成本而受到指控,这个指控也导致其股票价值在12个月内连续下降。

    其实际控制人陈华宇随时会破产。”

    他现在很羡慕王子文,还是无知一点好,可以不用参与这种要命的事情。

    “她以为是我做的手脚,然后就来堵我的门?”李和哑然失笑。

    “通商银行正在向香港高院提起诉讼追讨12亿港币贷款。”齐华看着李和的表情继续道,“还有东方影业也在追讨1700万的广告服务费。”

    李和道,“所以即使我不知情,也会被她当做我在报仇?”

    如果不是因为信泰集团濒临破产,她就不会到望儿山去堵门?

    齐华道,“清者自清,别说黄炳新和喇叭全,如果不是我刚刚调查的,我也不清楚我们和陈华宇有这层关系在里面。”

    这是谁也没有想到的。

    谁能想到陈华宇是对大老板横刀夺爱的仇人?

    如果大老板真要报复,哪里要搞起诉这么麻烦,拖拖拉拉两三年还破产,雷霆之势,能撑三个月算陈华宇有本事。

    他的手机响了,看了一眼,是宋谷打过来的,听完后,挂了电话,犹豫再三对李和道,“太太和她见面了。”

    李和叹口气道,“该来的总归会来啊,躲不了,老子走过山川大海,看过人山人海,什么场面没见过啊。”

    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给这高温天气降了一点温度,但是仍然让人感觉闷热烦躁。

    何芳没有想到她会主动提出来约见面,而且还是望儿山公园。

    离多远,何芳便认出来了她,和监控摄像的人一摸一样,甚至和当年相比,轮廓也没有太大变化,还是那么的清瘦。

    “抱歉,我知道这样很冒昧。”她双手交叉在一起,站在何芳的对面,“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的漂亮,有气质。”

    “张小姐,你好。”何芳主动的伸出手。

    她早就预料到会有张婉婷见面的一天的,只是想不到会突然这么快。

    “你好,我真没想到,你们会走在一起。”张婉婷笑笑掸了蒙在发丝上的水珠,把刘海掀到左右两侧,露出光洁的额头,更显得脸光洁雪白,“恭喜你们。”

    看着她的表情,又补充道,“我是真心实意的。”

    “请坐,”旁边是一个咖啡馆,门口遮阳伞的布面被风吹的咯咯作响,何芳征求了她的意见后,让服务员上了咖啡,“其实这边整个风格都没有变,你应该看得出来的,他都是为了你。”

    “我们年龄都不小了,我儿子18岁,女儿16岁了。”张婉婷笑着道,“我常常在想我上学那会,有时候是下雨天,满路泥泞,甩一裤子泥巴,留下的都是脚印。

    我从来不回头看我的脚印。

    当然是继续朝前走啊,马上就到水泥路了。”

    何芳笑笑,“这个比喻很形象,是啊,没法朝过去看了。我儿子和女儿都已经大学毕业了。”

    “我知道。”她点点头。

    何芳心里叹口气,既然对方不愿意叙旧情,她也就很直白的道,“你们家的事情我知道了,但是我想你肯定误会他了。

    我想他是什么人,你应该很清楚,他不会在背后做这些龌蹉事。”

    “可是事实胜于雄辩。”她同送咖啡的服务员道了声谢,然后接着道,“通商银行以及东方影业都同他脱不了关系。”

    何芳摇摇头,“他这么做是图什么呢,你有没有想过?我相信他不会做这么无聊的事情,通商银行和许多大财团大公司都有合作关系,只是巧合而已。

    再说,信泰集团陷入财务危机,也不是通商银行的原因,而是因为决策失误,通商银行只是按照流程追讨债务。”

    她和齐华的想法是一样的,如果真的是李和动手,不需要费这么多周折和手脚,她的男人她了解。

    “我约你出来是希望你能替我向他说声对不起,我郑重的向他赔礼道歉。”她苦笑道,“你也知道,我和他见面,真的不是太合适。”

    “道歉可以,赔礼就算了。不过你听你这话的意思,你还是不相信他?”何芳认真的道,“他没你想的那么下作。”

    张婉婷抿了一口咖啡,想了想道,“如果他想向我证明什么,你可以告诉他,他成功了。”

    何芳摇摇头,点着了一根烟,吐个烟圈后道,“我很庆幸他不在这里,要不然他听了会很伤心,一个曾经他最爱的人,居然会怀疑他的品行。”

    “信誓旦旦,不思其反。反是不思,亦已焉哉。”张婉婷闻着窜过来的烟雾,皱了下眉头。

    何芳道,“我替他不值,如果他想向你证明什么,二十多年前,他就有这个能力。何必等到今天。”

    “何小姐,”张婉婷笑着道,“我不是来和你争论的,我是抱着解决问题的态度来的,冤家宜解不宜结,这个道理你是懂的。”

    何芳长出一口烟圈后,笑了,笑的很大声,不自觉的,眼泪都出来了。

    她用夹着烟的手擦擦眼眶,然后掏出来手机,拨了一个电话。

    “老黄,是我,先撤销对信泰集团的诉讼,回头损失我个人补给通商银行,麻烦你和付全招呼一下,也是照这个意见办。”何芳挂了电话,看着她道,“我向您保证,通商银行和东方影业和信泰集团不会再有任何瓜葛。”

    “谢谢。”张婉婷站起身,要招呼服务员买单,却听见何芳道,“我请你。”

    “谢谢,那我先走了。”张婉婷伸出手道,“再次表示感谢。”

    “再见。”何芳头也不回的走了。

    刚走一道路口,她看见一个熟悉的背影,两只手放在前面,正对着鸡爪槭灌木,她听见了水声,不是雨,那声音断断续续,时断时响。

    “李老二,你讲不讲素质了?”她笑着大声喊。

    “你得陪我去下医院。”背过身,李和的手还在拉拉链。

    “去医院干嘛?”她更大声的问。

    “败家娘们,真大方,十来亿啊,一眨眼功夫没了,”李和气呼呼的道,“我这心脏不去医院不行啊。”

    故意捂着胸口,望着雨过天晴后太阳余晖下的她。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