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341、义气当先

    李览笑着道,“你折腾来折腾去,自己不去睡干嘛?”

    李怡促狭的道,“我寻思你俩会不会回来呢,没想这还没到一个小时呢,你就回来了。”

    李览道,“别一天到晚想些有的没的。”

    李怡道,“我觉得她还行,算的上落落大方第一眼不讨厌。”

    “要求这么低。”李览道。

    李怡朝着她老子努努嘴,然后道,“我说了没用,我感觉爸对她没什么意见,挺和气的。”

    李览道,“他对谁都和气。”

    进了病房,外间是沙发、茶几、饮水机等摆手,里间有两张单人床,他老娘占着一张,他对李怡道,“你进里面吧,我睡沙发上。”

    一来他困了,二来喝了点酒,倒床上没两分钟就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一睁开眼睛,看到的全是一双双腿,只感觉满屋子都是人。

    他坐直身子,正要看手腕上的手表,却听见坐在对面的何虎道,“再睡会吧,才九点钟不到。”

    见李览端起桌子上泡的一杯茶,又接着道,“喝吧,刚泡的,没人碰过。”

    李览问,“你们怎么都来了?”

    回过头发现他老舅和舅妈、方全、方力、何娟都在病房里,而他老娘正靠在床头,和他们有一茬没一茬的说着话。

    何虎道,“本来想去你家蹭饭的,打大姑的没人接,打你的关机,就打李怡的了,说在医院,我们就都来了。”

    李览摸摸陷在沙发拐角的手机,笑着道,“我怕有人打电话吵着,就关机了。你今天没去公司?”

    何虎道,“最近确实没什么好忙的,每天在公司里也是耗着,去或者不去,没多大区别。”

    “怎么会呢?”李览抿口茶笑着道,“在商业管理上,你是专业的,怎么会没事做呢,跟我不一样,完全门外汉。”

    而且他老子把能做的工作全做了,他插不上手,或者说没有他的用武之地。

    至于他舅舅那边,是另一番情形,虽然家底也很大,可严苛分析起来,也还是个草台班子,只是规模看起来比较大。

    何虎叹口气,没说话。

    李览摸出一包烟,站起来道,“走吧,咱哥俩到外面抽根烟。”

    医院里人来人往,甚至连住院部门口站在的也全是人,俩人只得出了医院,到医院大门口的花坛边抽烟。

    何虎道,“公司里全是混吃等死的老咸鱼,我早就想开了他们,我爸说什么他们劳苦功高,其实有什么功劳呢?

    真正有本事,有能耐的人是不愿意在这种公司待下去的,早就跑掉了,反正有本事的人在哪都不愁没饭吃,他们是不会服气我爸这种老土鳖的。

    而那些没本事的,或者说那些平庸的,做不了大事,但是也犯不了大错,随遇而安,挺能熬的,优秀的人走了,他们得着机会上位了。

    现在公司大部分都是这种人。

    全是我爸所谓的忠心可靠的人士。

    他根本什么就不懂,这些人是没能耐跑,要是有能耐,最后一个都不会剩。

    哪里有什么忠诚可言。

    现在一个个吃的脑满肠肥,更不会走了。”

    李览笑着道,“有你说的这么不堪吗?我觉得还好吧,再说,餐饮也没什么复杂的,生意也还算好做。”

    “说出来你不信,这个季度有二家餐饮店处于亏损状态,我爸呢,不自知,觉得亏个几十万,不用放在心上,”何虎道,“现在餐饮的竞争很激烈的,光口味好也没用,服务也得跟上,一家两家店好做,我们是连锁,不是那么容易做的。”

    李览道,“那就跟舅舅好好说说,他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何虎道,“他是太讲道理,他的道理就是义字当头,生是情,死是意。

    要不是大姑在后面管着他,我估计啊,早八百年都破产了。

    我都想好了,不,这两年民宿挺火的,我去尝试一下,赚点小钱,没什么不好的,不能再和他后面扯不清了。”

    总之,他老子做生意是一点也不符合他学的市场经济学的。

    李览笑着道,“要不要我给你投资?”

    “不用,你也太小瞧我了,千儿八百万的我拿的出来,真整大了,我再找你投资去。”何虎又道,“你还没吃早饭吧,去吃一点?”

    李览把烟蒂灭了,扔到垃圾桶后道,“我去下公司,顺路吃点,你要是没事,也就回去吧,我刚刚看我妈精神挺好的,你们在这里也没什么大用处。”

    何虎道,“行,我上去说一声,你走你的。”

    李览点点头,拿着钥匙往医院停车场那边走去,找到了自己的车子,驱车出了医院。

    不过,方向不是他跟何虎所说的公司那边,而是往后海去了。

    正是早上高峰,鼓楼大街一片被堵得水泄不通,他干脆车头一转,拐进了一家商场的地下车库,然后走路出来。

    路过六百家门口,他只是朝着胡同张望了一下,并没有进去,继续朝前走,两道路口拐弯,最终的目的地是王慧这里。

    犹豫了半天,好不容易鼓足勇气站在王家门口,大门却是关着的,透着门缝,发现里面也没人。

    他估摸着王慧是在单位,附近有家面馆,走进去要了碗炸酱面,一个饼子没够吃,又接连啃了俩。

    吃饱喝足后,买了瓶矿泉水便在王家的门槛上靠墙坐着。

    他是被一双圆头黑皮鞋的鞋尖给踢醒的,抬起头看到鞋子主人的时候,慌忙站起身。

    “怎么就在我门口睡着了?”王慧笑着问。

    “昨晚没睡好,”李览看看地上的烟头,也有点不好意思,“有点困。”

    王慧的秘书开门后,李览紧跟在身后,进去找了扫帚和灰尘盒,把烟蒂清扫了。

    王慧亲自给他泡了茶,慈祥的问,“怎么今天有时间来我这了,平常给你打电话,你可是都不稀罕来的。”

    李览笑着道,“哪里有,上次你给我电话的时候,我正在外地,回程也来不及了。”

    王慧最近半年至给他打过一次电话,而他也只拒绝过一次。

    现在却被误认为一惯性的拒绝。

    他不多解释。

    女人不管年龄大小,学历高低,都是这个样子。

    ps:卡文,不然老帽也不想拖着。。。理解下。。。会尽快。。。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