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340、回来了

    “他回来了。。。。。回来了。。。”

    这是他刚才进老娘病房从老娘嘴里听见的呓语。

    到底是谁回来了?

    他接连灌了两口啤酒,还是没有琢磨明白。

    李家和何家的亲戚他都是知道的,那么有谁能值得老娘这么念念不忘呢?

    没有。

    他一个想不起来。

    冥冥中,他认为去问他老子,也是不合适的,还是要靠自己去发现。

    两罐子啤酒喝完,他一点感觉都没有。

    空寂的医院,细细的小雨,潮湿的空气,昏暗的路灯,他再次点着一根烟。

    手机响了,居然是秦远程打过来的。

    “这么晚还不睡?”他好奇的问。

    “因为你也没睡啊。”秦远程笑着道。

    “你怎么知道我没睡?”李览问。

    “因为某人今天的微信运动步数已经是第一了,现在还处于随时更新的状态。”她问,“你三更半夜的还在外面走啊,下雨呢。”

    李览想不到是微信运动暴露了他的状态,从来没有想过这一方面,他道,“家里有点事情。”

    “需要帮忙吗?”她问。

    “不用了,我妈中暑,没多大事。”这种事情倒是没什么好瞒着的,他索性说了,省的对方乱揣测。

    “哪个医院?”

    “友好医院,”随口说完,他又补充道,“点滴吊完就回家了。”

    “等着。”不等李览回应,她就挂了电话。

    “喂。。。”李览回拨过去,已经变成了无人接听。

    他无奈的摇摇头。

    秦远程比他想象中的要倔。

    他斜靠在医院门口的门柱边,不一会儿便看到一辆黑色的东风小轿车开了进来,他认识这是秦远程的车。

    秦远程拉下车窗道,“我去停下车,等下。”

    李览点点头,然后跟在了后面,待她在停车位上停好车从车里下来后,接过她的果篮道,“说好你不要来的,明天你还要上班的。”

    秦远程笑着道,“明天休息。”

    “进里面,别淋湿了。“李览道,“不能这么安逸吧?”

    秦远程跟在他后面,一边走一边道,“明天下午有个组织调研活动,不碍事的。阿姨还好吧?”

    “重度中暑。”李览摁下电梯,走进里面后,看着她头上有水珠,从口袋里掏出来一个小包纸巾,递过去道,“擦下。”

    “谢谢。”她随意擦了两下,“那蛮危险的了。”

    李和坐在椅子上,李览正要做介绍,却看到秦远程径直走过去道,“李叔叔,你好。”

    李和站起身客气道,“哦,小程啊,差点没认出来。”

    秦有米的侄女他当然不是第一次见,只是印象不深刻,如果单独在外面见,他肯定是认不出来,只因为和儿子在一起,他才能大概猜测。

    秦远程站在病房的门口往里面张望了一下,然后道,“阿姨睡着了?那我就不进去打扰了,等她醒来我再进去问候一下。”

    “也真是的,晚上大老远的,”李和数落李览道,“还让人家来,不体恤人。”

    秦远程道,“这是应该的,何况这个时间段对我们年轻人来说,夜生活才是刚开始,习惯就是这样,晚上睡不着,白天起不来。”

    李和道,“那也不能熬的太晚,心意我们领了,你阿姨也正睡着呢,人多在这里也帮忙不上,本来就想赶李览走的,这样,李览,你带小程出去吃点东西,然后送她回去。”

    “知道了。”李览点点头。

    秦远程笑笑,也没再多言,热情和虚情中间只有一条不甚明显的线,过度了,就招人厌烦了。

    李怡听见响动,也轻轻地拉开门,从里面探出来脑袋,朝着秦远程挥挥手,“你好。”

    “你好。”秦远程跟着低声回应,然后指着前面的李览道,“我们走了。”

    “拜拜。”李怡摆摆手。

    秦远程踩着小碎步追上李览。

    “请你吃夜宵吧?”站在电梯里,李览问。

    “不怕我胖吗?”她笑着道。

    李览道,“只要不是我胖就行。”

    “说句好话会死啊。”她气的捶了一拳。

    李览笑笑,也没躲。

    他带路,走到刚才给他老子打包的那家海鲜店,点了烧烤和小龙虾,坐在刚才那对中年人的身边。

    “这个社会真是不给人活路啊。”那个戴着眼镜的中年人还在继续感叹,“一年二十万,我愣是一毛钱没存下来。。。”

    唠唠叨叨和对面的同伴说个没完。

    在李览同情的眼神中离开了海鲜店。

    秦远程道,“这种人不值当同情,你可不要同情心泛滥。”

    “我就觉得他们不容易。”李览给她倒满啤酒。

    秦远程笑着道,“认真看看,他的手表是瑞士的,两万多吧,鞋子、衬衫、裤子也是国际名牌,应该不会便宜,随便一算,也有一万多吧,手里的小包,看着不起眼,估计也要七八千。

    手机是最新款肾机,市面没货,找黄牛得一万出头吧。

    年薪二十万,身上穿戴五万左右,你觉得这种人会是什么人?”

    李览笑着道,“比我还舍得。”

    他除了手表和车子值钱,身上还真没像样东西。

    而且手表和车子还全是他老子给的。

    “故意摆阔,摆的现在收不来场了。”秦远程笑着道,“出来混早晚要还的,呐,我遇到好多小姑娘都是的,一个月工资和我差不多,四五千块这样吧,或者还没我高,活的比我潇洒,一套化妆品几千块,一个包几千块。

    开始以为家里有钱呢,后来才发现,每个人都是靠信用卡超前消费,月光、穷忙,没存款。

    鸡汤喝多了,说要舍得花钱,对自己好一点,结果呢,就是自食其果。

    她们没明白,一个人的价值不是靠消费定义的。”

    李览道,“高消费带来的是高负债,最后失去的反而是幸福。”

    陪着秦远程喝的差不多的时候,他又给找了个代驾,送她回家。

    回到医院,他老子抱着胳膊仰靠在椅子上扯着呼噜睡着了,他坐在椅子的另一侧正要迷瞪会,被李怡拍醒了。

    “你进屋睡吧。”李怡道,“我睡床,你水沙发。”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