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339、中暑

    何芳道,“我喝不下去,你自己喝吧。”

    李怡瞧瞧老娘的神色,看着不似作假,也就把碗和勺子放在了一边,小心翼翼的道,“妈,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她总感觉哪里不对。

    妈妈的苦相中带的是忧郁,怜伤,悲情,她说不上来。

    妈妈一直是坚强的人,乐观的人,从小到大,她从来没有见过母亲有这样的神色。

    何芳道,“别瞎寻思,妈妈能有什么事,你要是没事,就洗洗去睡觉吧,我也犯困了,没力气和你说话。”

    “妈...”妈妈越是这样说,李怡越是不放心,她握着妈妈的手,低声道,“你要是有什么不开心的,和我好好说说好不好?”

    和她老子吵架?

    肯定不是的,下午在舅舅家,老俩口都是有说有笑,正常的很。

    后来,她和她老子先回家的,而她老娘是去了哥哥那里。

    可是,即使是哥哥惹着了老娘,老娘也不该是这幅状态的。

    那老娘现在应该开了话匣子在家里对她哥哥大肆批评才对,肯定是手舞足蹈的给她哥哥扣个不孝的帽子,然后她老子在旁边造势。

    现在,一切太安静了。

    何芳摆摆手道,“你要是真关心我,就出去,别来吵我,好不好?”

    “好吧。”李怡只得顺从了,跟他老子一样,退出屋子,带上了门。

    何芳见她走了,便自己从床上起来,再次点起来一根烟,火机掉在高低不平的化妆品瓶子中间,不好够着,她烦躁的想把所有的瓶子都给扫到地上。

    害怕闹出动静来,还是压住了烦躁,一把抓住几个瓶子扔到床上,从空档中拿出来火机,这才点上烟。

    站在窗口,拉下窗帘,天色已经暗下里,但是,她还是能看见几只鸟在枝头上扑棱来扑棱去。

    是喜鹊吗?

    她反而有点不确定,急促的咳嗽了两声,然后又深吸了一口气。

    她很不适应香烟中的焦糊味,停留在口腔,久久不散去。

    抽到一半,咽不下,又不愿意摁了,就这样捏在手里。

    天更暗了,风起来了。

    她突然听见李和在下面喊下雨了。

    她把手伸出窗外,雨打在了她的手上,浇灭了烟蒂。

    雨越下越大,慢慢变成了薄雾。

    把窗户全部打开,散尽了屋里因为抽烟而留下的气味后,又躺回了床上。

    李和回屋的时候,她已经睡着,便没有再打扰她,在旁边侧着睡了。

    后半夜,不知觉中接触到了何芳的身子,迷迷糊糊地,立马被惊醒了,黑暗中,摸摸何芳的额头。

    赶忙拉开灯,看到何芳的额头都是汗,身子缩成一团,赶忙低声问,“你怎么发烧了?”

    “没事。”何芳低声回应。

    李和把宋谷的电话拨通,让他准备车子去医院。

    “你干吗?”何芳被李和一把抱起,闭着眼睛,还没摸清状况。

    李和道,“送你上医院,别撑着了。”

    他抱着何芳,经过楼梯口的时候,遇到了正从楼上下来的李怡。

    “爸。”李怡早就听见了动静,“我去收拾东西,你们先上车。”

    一辆大房车停在门口,车门已经打开,宋谷撑着伞罩在李和俩人身上。

    李和把何芳放进车里,挥手示意赶忙走人。

    一行三辆车子,雨夜中,快速的驶出家。

    李怡匆匆赶到的时候,老娘躺在病房里尚未醒来。

    她道,“里面有床,有沙发,可以休息的,要不你去睡会吧?”

    看着她老子这样子,她也有点不落忍。

    李和坐在走道的椅子上,一只脚趿拉着拖鞋,没精打采的摆摆手道,“不用,我打呼噜,别把你妈吵醒,你去睡吧,别跟在后面瞎操心。”

    李怡道,“你饿不饿?我给你弄点吃的?”

    李和想了想道,“我还真有点饿了,现在几点了?我估计都还没开门。”

    “有的,我去给你买?现在还有几家店没打烊呢。”李怡问。

    “那也行啊,有什么来什么吧。”李和道。

    “那你等一会。”李怡刚出门,便接到了哥哥的电话。

    她没有询问她老子的意思,还是通知了哥哥。

    李览站在医院的门口抽着烟,看到李怡过来,便问,“什么情况?”

    李怡道,“重度中暑,医生说没什么大危险,住两天院就好了。”

    李览问,“你现在去干吗?”

    “我去买点吃的,爸晚上也没吃什么东西。”李怡安慰道,“你进去看看吧,我去外面买完就回来。”

    李览道,“你回去吧,我来去,这么晚了,你一个女孩子,还是消停一点吧。”

    不等李怡说话,便夹着烟走进了濛濛细雨中。

    “有啥买啥,清淡一点的。”李怡朝着她喊。

    “知道了。”李览不在意的回道,他老子能吃什么不能吃什么,他自然比妹妹还要清楚。

    已经是凌晨四点钟,路口接连还要三四家饭店、酒吧没关门,他看看门头,走进一家海鲜饭店。

    他要点一碗鲍鱼粥,老板还未来得及推脱说没有,便看到了桌子上摆的两张红票子,麻溜的揣进收银台后道,“等着,着急不?不着急就多熬会。”

    “不着急,慢慢来。”李览再次点着一根烟,找一把椅子坐下,有一茬没一茬的听着旁边的人聊天。

    内容无非是想当年、房价、孩子、家乡。

    这些内容,他听起来都有隔阂,因为他都没有经历,没有感受。

    “悦安小区,昨天开盘,四万八!”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愤恨的道,“总价怎么都有四百来万!你说怎么买得起?”

    “一辈子不吃不喝,也买不起!”旁边的一个另一个中年男人道,“大不了过两年回老家。”

    “别啊,有点志气,咱们先定个小目标,”戴着眼镜的中年人抿了一口啤酒后笑着道,“比如先活他个五百年。”

    旁边的人都跟着会心一笑。

    李览也忍不住笑了。

    粥炖好了,他打完包后,又要了两罐子啤酒,一起提着。

    到了医院,他把东西给他老子,然后进病房看了一眼正在熟睡的老娘,之后便拿着啤酒出去,蹲在医院的门口喝。

    ps:麻烦给新书加个收藏,投个票哈...感觉凉凉...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