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335、父与子

    秦远程和母亲一起住在西直门葱店胡同,附近大多是机关家属院。

    李览对这一片也很熟悉,他舅舅何龙为了沾沾官气,特意在附近买了房,直到现在还住在这里。

    他调笑道,“你们就是传说中的大院子弟啊,很牛气的。”

    坐在秦远程笑着道,“网上的段子也能信?你应该这么想,凡是有点地位身份的,谁去挤大院啊?说句不好听的,住长安街的、黄寺大街的,和我们这些住西直门的,也都差不多,父母呢,埋头苦累,熬到那资历了,也就分房了。

    然后呢,门口有站岗的,外人看着神秘,以讹传讹。”

    李览笑着道,“倒是也对。”

    他想起来了他家老邻居,秦家的气派,秦家老头子也只是个普通的博物馆工作人员,住的也非常气派,老头的儿子,也就是秦远程的爷爷住处,他虽然没亲眼看过,但是也大概知道,不是大院。

    车子在小区门口附近的停车场停下,李览把她送到小区门口。

    “上去坐会?”她笑着问。

    “你妈在?”他问。

    “在啊。”

    “下次吧。”李览摇摇头。

    他没做好见对方母亲的准备。

    “那再见?”她笑着道。

    “再见。”李览看着她进了小区后,转身就走了。

    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

    回到家,猛然发现门口坐着一个人影,他吓了一跳。

    走过去一瞧,居然是他老子。

    “爸,大晚上的,你在这做什么?吓人啊。”

    他想不明白,他老子三更半夜的往这跑干嘛。

    李和摆摆手道,“送回去了?”

    李览问,“你怎么知道?”

    问完他就后悔了,这话说的有点傻,其实应该这么说,他还有什么事是他老子不知道的!

    为了自己的隐私,他多次和自己的老子交涉,他老子表面上答应了,但是背地里有没有派人在跟踪调查他,他就不得而知了。

    李和猜着了他的心思,笑着道,“别多寻思,我刚来的时候,看到你们在里面,我就没进去,你们走的时候,我也是知道的。”

    其实,他真没再派人跟过李览。

    “你没开车?”李览好奇的问,他没看到旁边有车。

    李和道,“我是在附近跟你苏明叔他们吃了顿饭,顺路走过来的。”

    “宋谷叔他们呢?”李览问。

    李和道,“我一个人,让他们先回去了。”

    李览笑着道,“我给宋谷叔去个电话吧,我估计他们正在满世界找你呢。”

    宋谷等人虽然是受雇于他老子,但是工资却是由齐华捏着的,奖惩是齐华定的,规矩更是齐华说了算。

    如果宋谷敢把他老子给弄丢了,他有理由相信,宋谷这一年的奖金是不用想了。

    宋谷现在不差钱,一年十来万的奖金对他没有多少影响,但是宋谷手底下的保安还都是小年轻,收入在安保行业属于中上水平,没成家立业,没房没车,要是丢了奖金,那可够糟心的。

    不是他老子不体恤人,而是他老子站的太高了,往往容易忽略这些。

    李和道,“那就让他们在外面等着。”

    他感觉儿子是真的长大了。

    李览点点头,给宋谷去了一个电话,说完便挂了,没五分钟,第一辆车出现在了前面的路口,不过也就停在那里,开着大灯,没有往这里靠近。

    接着是第二辆,第三辆,第四辆.....

    李览没有数下去,他估计至少有十辆左右,全是他老子闹出来的动静。

    李和在门槛上坐着,伸手点上一根雪茄,笑着道,“你说你妈是什么心理,不让我抽烟,却允许我抽雪茄。”

    李览笑着道,“因为你反感雪茄,不是到一定程度,你都不乐意抽。而且雪茄不过肺,肺部不会有焦油和一氧化碳。”

    李和笑着道,“雪茄是没感觉,只是我这几十年吸烟动作的代替,自我心理安慰。你年纪轻轻的,能不抽也别抽。”

    李览道,“我妈让你戒烟的时候,你和他说的是烟草的好处,说什么打仗的时候烟草也是战略物质。”

    李和笑着道,“这倒是真的,真打大规模的战争了,十个人里面,至少九个人得戒烟,现在不像过去,家家门口那点地能种烟,而且现在人也多,要么抽不起了,要么买不上了,总归来说,不戒烟也得戒。

    不抽烟好啊,省钱,如果你每天省下一包烟钱,十天后你会惊奇的发现,你已经省下了十包烟钱。”

    李览最佩服他老子一点,就是每当一本正经胡说的时候,听起来还貌似挺有道理。

    他现在也终于明白他老娘喜欢他老子的原因了,没有女人会拒绝这种有学历,多金,还特别有幽默感的男人。

    “好吧,你说的非常有道理。”因为他实在是反驳不了。

    李和道,“工作上感觉怎么样?有什么问题没有?”

    李览道,“你推行的去地产化策略在内部争议挺大,阻力比较大。”

    李和道,“别人什么意见我不管,关键你是什么想法?你将来是要接老子班的,不能人云亦云,要有自己的想法。”

    李览想了想道,“我觉得现在房产在走下行,不参与是对的。而且,从社会责任来说,我们也不适合在继续介入,房产在绑架实体经济,在吸血....”

    他听见了他老子的叹气声后,便没有再说下去。

    李和跟吸旱烟似得把雪茄往门框上磕了下,吸了一口后,调侃道,“你这话跟很多人说网店挤掉80%的个体商户的理论是一样的。

    这是基本归因错误。

    地产创造的是需求,人们买房是对美好生活的追求,不能因为我卖房赚的多,你就骂我吸血?

    一个破包,一款香水,一只手表,有的那价格都快抵得上一套房子了,怎么没人骂吸血?

    说的好像前面几十年,计划经济下没有商业房产,大家就过得多好似的。

    如果中国的地产商都死绝了,谁都不搞开发了,那实体经济就能好了?

    我就实话告诉你,不能!”

    “可是,”李览深吸一口气后道,“如果地产泡沫破裂以后,我们就是下一个日苯。”

    “多读书,”李和忍不住又强调了一遍,“日苯一直就不是中国的比较对象,说白了,二战后,他们就是美国佬的经济傀儡。

    我们呢,自己说了算,谁说话都不好使。

    还有,任何行业都会有一个盛极而衰的过程,房地产要破就让他破,互联网要破也随他,甚至是电子、新能源、光伏都有泡沫。

    我们的参照坐标是美国,金融危机看着吓人,倒闭了几家金融巨头,事后呢,金融体系依然是无懈可击,美元地位稳的很。”

    李览尴尬的道,“我对地产没有什么兴趣,了解的本来就不多。”

    李和道,“任何一个行业都有他存在的必要,我们要做的是规范,而不是谩骂。”

    “我明白了。”他老子好长时间没有和他聊这么多了。

    李和站起身,回望了下身后的宅子,然后笑着道,“行了,我回去了,再等几分钟,你妈就得来电话了,哦,对了,房子好好爱护点,勤快点,没事给打扫一下卫生,自己不乐意的话,就找个阿姨。”

    李览道,“我每天都有打扫的,你放心吧。”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