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328、两小无猜

    不过,后来他们搬家了,随着秦老头过世,秦李两家基本也不再走动。

    所以,此刻听到秦家的消息,不免惊讶。

    何芳笑着道,“多稀奇,秦有米之前和我一样,是在高教委员会,怎么就不联系了?”

    李和问,“是她说要介绍的?”

    何芳道,“是啊,也不知道她在哪里看到你儿子的,昨个刚好我们一起开的一个高教研讨会,她就跟我提了一嘴。”

    “她老子现在还在部里?”李和问。

    何芳问,“我没细问,不过秦有米米弟弟结过两次婚,这个丫头,好像是跟前妻生的。”

    “那女孩子你看到了?”李和问。

    何芳道,“我看到照片了,气质很好,像年轻会的秦有米。”

    李和道,“你们娘俩商量吧。”

    李览的手机上接到了老娘发过来的一张照片,一个女孩子,没有特意摆姿势,那样随意的站着,那不经意间的微笑,他多看了两眼。

    相亲,他同意了。

    时间是在晚上六点钟,他提前下班,车子行到建国路,半个小时,只移动了二十米。

    拐个弯,车子停进了旁边的商务中心的停车场。

    然后,挤进密密麻麻的地铁人流。

    从地铁出口一出来,在一处排挡边,他便认出来了她。

    立领白色短袖衫,藏青色短裙,背着手握着手机站在烤摊边上,对着烤架上的肉串垂涎欲滴。

    李览瞅了下自己,反手扒掉了领带,放进了裤口袋里,然后,解开了一粒扣子。

    “李览?”夜幕下,她也一下子认出了他。

    “嗯,你好,秦远程?”李览知道这秦家一家人起名字都很古怪,这个女孩子的名字是他所知的唯一一个正常的。

    “吃羊肉串吗?”女孩子笑着问,“我请客。”

    “那要不要再来两瓶啤酒?”李览问。

    “这也太好打发我了吧,”她笑着拉出来凳子,在旁边坐下,招呼老板道,“再来十串羊肉,一箱子啤酒,你没开车吧?”

    李览道,“我是坐地铁来的,堵车太厉害了。”

    啤酒上来,在她目瞪口呆的眼神中,他用一次性筷子轻松启开了啤酒。

    “哇,看你这熟练程度,平常不少喝啊。”她笑着接过来啤酒。

    李览道,“我们一家子酒鬼。”

    秦远程道,“你爸爸叫什么我记不得了,好像是做生意的,以前跟我家挨着没多远,经常看到他拿啤酒蹲门口喝,好像还挺能喝的。

    你们家现在还在做生意?”

    李览道,“在做。”

    “干一杯。”秦远程道,“听我大姑那口气,好像你们家做的生意还不小呢。”

    李览道,“还行。”

    “你就不能多说两个字?”秦远程不满的问。

    “非常没问题。”李览失笑道,“秦爷爷家我以前常去,不过我对你印象好像不深。”

    他围棋的天赋还是秦家老头子开发出来的。

    两人是忘年之交,亦师亦友,所以,当听老娘说这是秦老头的重孙女后,他才愿意来见一见。

    对秦家当然很熟,可是,对于秦远程,他是没有一点儿印象。

    秦远程捏着羊肉串,放进嘴巴里,从头撸到尾,侧脸上留下了浓重的油渍,她不在意的用纸巾擦了擦,笑着道,“我妈妈和我爸爸在我几岁的时候就离婚了,然后我跟着我妈妈长大的,后来,我太爷那边去的越发少了。”

    “抱歉。”李览端起一杯酒,碰了一下。

    “你围棋不下了?”她笑问。

    “不了。”

    “为什么?”她好奇的问。

    “因为姓不好。”李览认真的道。

    “跟姓有什么关系?”她更加不解了。

    “你看看,凡是围棋下的好的,都是小姓,姓柯,姓连,姓辜。”李览感叹道,“以前有个李昌镐,我以为是个本家,结果是韩国人。”

    她笑着道,“你这是故意给自己找借口。”

    “你会下围棋?”他问。

    “会一点点吧。”她笑着道。

    “那还行。”他不认为她是谦虚,要是高手,他肯定在赛场上见过她,凡是没和他同台较量过的同龄人,在他眼里,那围棋水平,一般也就仅限于会一点点。

    两个人一边吃喝,一边聊。

    不知不觉中,两个人已经吃了一个多小时。

    “走走路吧。”她提议道。

    “好。”李览付完账后道,“往哪里去?”

    秦远程道,“这里是你小时候长大的地方,你不想转一转?”

    李览道,“可以啊,我记得好像只有一条街没有拆,剩下的都拆的差不多了。”

    他走在前面,很多地方和记忆中不大一致,曾经熟悉的地方已经被宽阔的马路和高楼大厦所取代。

    唯一没有被拆的就是他家的那条胡同。

    再次走进去,多少也是有一点变化的,比如,以前的公共厕所没了,却多了一处停车场。

    路两边人来人往,没有一个认识他的,也没有一个是他认识的,当年的老邻居们都不住在这里了。

    这里现在是旅游区,不再是单纯的居民区。

    “喂,你家房子没人住啊?”她问。

    “没人。”他坐在大门紧闭的门槛上,好像回到了小时候一样,掏出来烟,问道,“不介意吧?”

    “你随意。”她跟他保持了一点距离,好躲避烟味,望着高高的围墙,笑着道,“你家真够豪,这么好的房子,就在这里扔了?”

    李览道,“你们家不是也一样?”

    秦老头家的房子也是在那空着呢。

    “我姓秦,不代表我是秦家人,我现在只跟我姑姑一个人联系,”她道,“只因为我姑姑对我最好。”

    “抱歉。”烟吸到一半,李览便掐灭了,他站起身道,“之前搬家,没有般干净,里面还有不少东西,你要不要进去看一看?”

    “可以吗?”她笑着问。

    “等下。”他观察下四周,趁着没有人的时候摸摸房梁,不出意外,找到了钥匙。

    钥匙长久不远,费了点力气。

    轰隆一声,门打开的同时,也吸引了周围不少人好奇的眼光,他们的脑袋也跟着往漆黑的门洞里伸,什么都看不见。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