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327、将心比心

    “大哥,你别生气,他是猪油蒙了心,我回去一定好好说他。”彭月道完歉后,赶忙追上李阔。

    看着追上车的李燕和彭月,李梅向着李隆埋怨道,“你这叫什么事,骂就骂了,动手干么事,搞的好像你兄弟俩欺侮人家一个人似的。”

    本来只是李阔和李和间的兄弟矛盾,李隆一动手,好像纯心帮着李和似的,成为了两家的门户斗争。

    “欺侮他还需要我兄弟俩?也不看看他自己是什么东西,我一个人就能捏死他,”李隆气愤的道,“这小子完全不识好歹,也不寻思自己是怎么起来的,没老大扶他一把,他什么玩意不是。”

    老五拍拍手道,“打打能清醒下脑子,长长记性。咱又不欠他的,整天拎不清,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她是李老二的亲妹,都是挨过揍的。

    李燕和李阔只是堂兄弟姐妹,他李老二待她们比待她还要好,她们心里还没有个数,得寸进尺,她也跟着气愤。

    “哎,这闹的难堪,”向来与妯娌不好的王玉兰,罕见的没有维护自己家,苦恼的道,“这你老婶知道了,还不得气死。”

    她没看缘由,只看结果,反正是自己俩儿子欺负人家一个儿子,走哪里说,都不像话。

    要是传出去了,真的很丢人呐。

    想到回老家要被人戳脊梁骨,她看俩儿子就越发不顺眼了。

    冷哼一声,迈着脚进了儿媳妇替自己收拾好的卧室。

    李梅叹口气道,“你不同意就不同意是了,兄弟俩有话也好好说,非闹这么僵干嘛,怎么说也是一家子。”

    李和道,“你是不知道李联那小王八蛋是什么玩意,事到如今,他还这么护着,我能不来气嘛。”

    李梅道,“那不是你自己孩子,轮到你自己身上,你试试,看你着急不着急。”

    李和喊道,“不管谁,你家杨淮、包括李沛、李览,要是敢这么混蛋,我不揍他们个半死,我喊他们老子!”

    “孩子不给长点记性,他们还不得反天。”在这种事情上,李隆和自己哥的意见始终是一致的,他接着道,“咱家几个孩子,也没像李联那么混蛋的。”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他脸上都跟着臊得慌。

    李梅道,“赌气都是这么说,可毕竟是自己家里孩子,真不管不问也不好吧。”

    李和道,“自己家孩子是人,人家孩子就不是人了?

    你应该到医院看看,人家孩子整个后脑壳碎裂,现在还住院着呢。

    我是没这个脸跟人家说宽宏大量的话。

    你去问你家老杨管不管,他愿意管他管,我是肯定不会管。”

    “我就随便说说,还成我错了。”李梅被弟弟挤兑,有点不高兴了,“你们都不管,我瞎操哪门子心。”

    她亲兄弟都不管这种破事。

    她男人杨学文就更不用提了,又不瞎不傻,肯定是有多远躲多远。

    李和道,“都别闲着了,该干嘛干嘛去。”

    老五却突然道,“你们肯定闲不了,打了小的,老的还不得上门。”

    “三叔还真会来,”李隆想想李兆辉那性子,孙子出事情,儿子又挨了揍,不可能不来的,挠挠头道,“不跟你们多说了,先睡了,明天早上飞机,有事情得去浦江,。”

    先躲着再说吧。

    反正老娘有大姐和老妹陪着回老家,他不用多操心。

    “喂,这么现实啊。”李和望着自己亲兄弟的背影,苦笑不得。

    打人的是他,结果跑得最快的也是他。

    李隆跑了,王玉兰也坐不住,反正身体没什么毛病,还是要赶紧回家,可是回家吧,也得面对小叔子、妯娌。

    一时间有点焦灼不安。

    昨天发生的事情,今天就得面对,她没那个脸。

    她决定到小闺女家先住一阶段。

    这倒是使得老五惊诧一番,老娘除了她结婚和生孩子的时候上过门,其余进京很多次,连她门槛都没有踏过,不管她怎么样央求,就是不去。

    反倒是不如她老子李兆坤频繁。

    现在,主动要求去她家,绝无仅有。

    虽然老娘有躲风头的意思在里面,但是这也使得老五很高兴。

    李梅一看老娘要走,自己自然也是跟着。

    老五开车,娘三个一起风风火火的走了。

    “瞧瞧吧,这就是母爱啊,”李和看着老娘慌张的影子逐渐远去,只能对着闺女感叹,“有事情跑的比谁都快。”

    李怡讪笑道,“爸,我跟妈决定去北戴河避暑。。。。”

    “快点,”何芳的车子已经移动了门口,招呼闺女道,“走早点,还能赶得上午饭,你王阿姨、邱阿姨她们,都已经出发了,再不追上去,她们肯定埋怨咱们。”

    “呵,夫妻。。。。”李和彻底成了孤家寡人。

    他这一家子,一个比一个跑得快,哪怕有一点患难与共的精神,他也好受一点。

    李兆辉有那么可怕吗?

    他小叔不可怕,可怕的是他小婶,从下晚一进门,便开始抹着眼泪哭,一个多小时了,还没停,也没停的意思。

    “婶子,注意点身体,”李和把茶杯再次往跟前推了一推,“喝点水,老三啥脾气,你也清楚,谁能想到这哥俩说两句话能说岔,这就抱一起打起来了,我都没反应过来。”

    “俩货都不是什么好玩意,”李兆辉把自己儿子也骂了进来,“多大人了,一天到晚的,都不让人省心,随便他们闹腾吧。”

    “俩人都挺冲动,”李和把雪茄给叔叔给点起来,笑着道,“主要还是怪老三,一点都不知道让着,还害的你们跟着操心,大老远跑一趟多不容易。”

    明知道老俩口不是为这点事情进京的。

    李兆辉道,“兄弟们,哪有不闹矛盾的,以前我跟你爸,跟你二伯,三两天就干仗,那是常事,没什么说头,这次主要是你侄子,孩子还小,你说要这么进去了,一辈子不是全废了嘛。”

    “老叔,咱没理啊。”李和倒是理解李兆辉说的。

    劳教制度取消了,可是少管所还在那好好的,被打的孩子家庭有点背景,哪怕不找关系,公正裁决,李联在少管所可以到18岁,然后转监狱,再继续关个三五年也很正常。

    李兆辉道,“你老弟现在是真没招了,去跟人家道歉,就差跪下了,好话说尽,要赔多少钱,咱都认了,人家也没搭理,这不,他就着急了,然后来找你,你也没给他好话,这不就来脾气了,这孩子一直就是这么个玩意,你也别和他较真。”

    “真跪下,人家都不一定解气,”李和点起来一根雪茄,鼻子窜出来一股烟后才认真的道,“将心比心,咱孩子要是被人家这样给打了,咱能这样咽下这口气吗?

    不能。

    你们同意,我也不能同意,不能这么让人给欺侮了,必须讨回公道。

    老叔,你还记得李阔刚来京那会吧,他受人欺侮,你们都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答应了没有?

    谁欺侮到咱家兄弟头上都不好使。”

    李兆辉道,“你是大哥,你们照应的多,这我心里都明白。”

    李和继续道,“李联这事情,真不是我不愿意帮,而是我不能帮,帮了他就是害了他,他不小了,得让他得点教训了。

    你要明白,他那样跟杀人没区别了。”

    “孩子打架啊,干嘛坐牢,那代价也忒大了。”李兆辉媳妇擦干净鼻涕,忍不住插了话。

    “人家孩子现在还躺医院呢,人家只是不愿给李联抄作业,就被敲破脑袋,这代价更大啊。”李和拿着剪刀把雪茄重新剪了剪,修整齐后,重新点着,然后道,“我亲自去医院看的,我都不落忍,婶子,咱摸着良心说,我有什么脸面去跟人家说原谅?”

    老婶道,“现在孩子不也醒了,没事了嘛,都是孩子,哪有那么刚刚好,一点摩擦没有的,这样不是很正常吗?”

    李和道,“孩子间闹矛盾是很正常,可是这样狠厉的不多,那一棍子朝着脑袋去,差点要人命的。”

    他见说不清道理,终于忍不住刻薄起来。

    李兆辉安抚住自己媳妇,示意她不要再说话,然后道,“二和,照你这么说,真是没招了?”

    “老叔,溺爱是爱,狠心才是爱,”李和认真的道,“给他一点教训是好事,让他在里面反省反省吧。”

    “二年?那孩子不是完犊子了嘛!”李兆辉媳妇一下子嚷了起来。

    “别说了,慈母多败儿。”李兆辉瞪了自己媳妇一眼,对着李和道,“哎,那我走了,你弟媳妇那我去说说,一整宿一整宿的没睡觉啊。”

    他其实算了解这个侄子的性子,如果他不乐意,再怎么用亲情绑架他也是无用的。

    李和道,“跟李阔说,准备好500万,先赔偿了再说,只能尽力争取家属原谅。”

    无论如何,他不会替李阔出这笔钱。

    送走老俩口后,他蹲在坐门口,挠挠头,只能感叹家门不幸。

    何芳娘俩晚上没有回来,他是在宋谷他们那边吃的晚饭。

    王玉兰在老五那里住了三天之后,便住不下去,强烈要求回家。

    是李和送老她去的机场。

    由于在美国广播公司的采访,近一个月以来,关于他的热度不曾下去过,网上关于他的消息漫天都是,甚至还有神通广大者挖掘到了这次的李联事件。

    “富人为所欲为。。。”

    “这位低调富豪视法律于无物。。。。”

    李和替李联背了不少锅,他现在想掐死这小崽子的心都有。

    他李老二的一世英名!

    不过,他也很恼恨所谓的“受害者”家庭,很明显,为了不让他插手,利用舆论把他放到了风口上,简直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他李老二要是真想插手了,哪里会在乎什么舆论。

    本想抱着清者自清的想法,不去搭理这些事情,哪里想到后来,在网上越闹越大,最后接受公关部门的建议,对那些蹦跶的厉害的进行起诉。

    那些号称维护公正的人的裤裆里,哪里能没有黄泥巴,王子文的做法很简单,把那些人的对头找出来,出钱,出力,支持他们打官司。

    敌人的敌人是朋友。

    李览已经俩个月没回家。

    “没这么忙吧?”何芳诧异的问李和。

    “我怎么知道?”虽然和儿子都在公司总部,但是他基本见不到儿子的影子。

    何芳道,“你就不能关心一下?”

    李和道,“是关心他太多了,搞的他都不想回来。真是个傻里吧唧的,你说,放以前,谁要跟我说给我介绍对象,那我屁颠屁颠就跑过去了,哪里像现在孩子,矫情的要死,这个不从,那个不愿意,真把自己牛坏了。”

    何芳道,“你以为都像你那么骚包没出息啊,看到女孩子就走不动道了。”

    李和道,“我是看到你走不动道了,为了你,我放弃了一片森林。”

    何芳道,“你现在要是后悔,还来得及。”

    李和道,“不要和我讨论这种没营养的话题,你最近到底要给他介绍哪一家的?”

    他们认识的熟人中,基本上都给李览介绍过,但是要么李览看不上,要么人家看不上,不过大多都是互相看不上。

    门当户对的家庭,相互看不上眼很正常,虽然都不是以自我为中心的人,但是家庭的成长环境,决定了孩子们的眼界、视野、宽度。

    包容是可以的,妥协是不可能的。

    从小都是掌上明珠,天子骄子,没有人为会另一人迷失自己,会很丢人的,显得自己没见识。

    没有lose就没有love。

    何芳道,“你家儿子是真难缠,先说好,这是最后一次,人家再看不上他,我就一点办法没有了。”

    “啥家庭啊,看不上我儿子,”李和笑着道,“说来说去,到底是谁家的。”

    何芳道,“这次你也认识,秦有米侄女。”

    “秦有米侄女?”李和好奇的道,“这都多少年了,你们也能联系的上?”

    想当年,两家是邻居,他跟秦老头相处的还算不错。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