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318、拳头要硬

    他母亲的发家史,他大多数也是从母亲那里听来的,一个只有高中文化水平的女人,面临语言和文化差异,独自在异国打拼,相当的不容易。

    邱慧敏笑着道,“阿姨的事情我也听爸爸说过,我非常敬佩,不过她在中国的事情,我真没听说过。”

    付尧点点头道,“我母亲做生意很早,八十年代初期便开始涉足家具、板材、皮革等行业,那时候她建立了中国最大的家具企业,和霞集团你听过没有?”

    “原来和霞集团是付霞阿姨建的?”邱慧敏惊讶异常,经济学是她的本专业,替父亲打理生意,使她成为半个生意人,每日的财经头版新闻是她必看的。

    她未来的婆婆是东南亚有名的大亨,财经、新闻记者是随时保持关注的。

    在她和付尧领结婚证的第三天,她的婆婆收购中国最大家居企业和霞集团的新闻,基本上占据了财经版块的半个版面。

    她当时非常震撼。

    他父亲曾经叮嘱过她,在没有进付家之前,不要过度关心付家的事情,更不要插手。

    所以,她的未来婆婆没有在她面前提过,她自然也不会在婆婆面前说这些事情。

    哪怕是付尧此刻问,她也假装不知道这些事。

    付尧道,“是啊,所以,你看她最近就比较开心,她曾经一手创立的企业又回到了她的手里。”

    他记得收购案完成的那个晚上,妈妈一夜都没睡着。

    邱慧敏道,“阿姨真了不起,那个李叔叔不是中国的什么官员吧?”

    她实在忍不住要打听,吃完晚饭的时候,随婆婆送完这位所谓的李叔叔等人到门口,发现这位李叔叔的车子刚走,立刻从两面的路口出现五六辆黑色轿车,尾随其后。

    她很肯定里面坐着的是警察。

    付尧和她说这位李叔叔生意人,她有点不敢相信。

    付尧摇摇头道,“他是做生意的,生意做的很大。”

    他妈妈说过很夸张的一句话,想在中国做生意,你李叔叔不吭声,谁都不好使。

    邱慧敏笑笑,从第二天的电视新闻中她看到了这位李叔叔,同时出现在镜头中的还有她们的那位已经退休多年的资政。

    婚礼的举办地是在一新加坡的一座小岛上,从现在开始岛上的所有酒店、饭店、汽车、游艇,及其所有工作人员全部为这场婚礼服务。

    游客没有付家的请帖,是不能登船上岛的。

    长长的海岸线、洁白的沙滩、翠绿的棕榈树、海浪。。。

    还有洁白的婚纱。

    证婚人是新加坡银行业大亨李孝通,也是付尧和邱慧敏名义上的媒人。

    这场婚礼基本上云集了东南亚和两岸三地所有的富豪,他站在台上读着早就拟好的草稿,意气风华。

    李和本想安静的参加婚礼,想不到许多人跟鲨鱼闻着腥味似得,一个个对他围追堵截,他实在没辙。

    婚礼一结束,他便开着游艇钓鱼去了,疲于应付。

    “哎,一比较下来,咱们孩子很是土老帽,付霞这婚礼办得真漂亮,没话说。”苏明坐在李和的旁边,顶着暴晒的太阳,实在无心钓鱼,拿着一瓶香槟,不时的抿上两口。

    他才刚刚收购全球五百强中的法国传媒巨头维旺迪,间接控股了全球最大的唱片公司环球音乐,一时间正是风头无两。

    李和道,“你家那小子快了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与苏明的联系越发淡了,心里有点愧疚,连人家孩子结婚没结婚都不清楚。

    苏明道,“现在孩子比咱们那会想得开,信奉的是‘乱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这种歪理,换对象比老子换衣服还快。

    我前几天还骂他呢,没老子你算个屁,一天天人五人六的,在网上骂这个骂那个的,我看着就来气。”

    李和道,“这话有点伤自尊了。”

    苏明道,“他要是讲自尊,就不该再花老子一毛钱,哎,也不知道再怎么教孩子了,他都这么大了,随便他了,对他最大指望就是不要作奸犯科,老老实实,本分做人就好了。”

    “各个都不省心,像李览,我能说什么?不管了,儿孙自有儿孙福。还有老章家的那个,章小蕙是吧,估计没少让老章操心。”他漫不经心的点起雪茄,流失在外的闺女也是他的逆鳞。

    苏明道,“娱乐圈嘛,少不了一些真真假假的事情,没有话题,那离过气就不远了。老章呢,一直是不支持闺女在娱乐圈的,前阶段还跟我说呢,要让我帮着给孩子断了路子。

    我当时就劝他了,我说这恐怕不行,孩子喜欢做,咱们不支持也就算了,可不能再拖后腿,再说,有我在这看着呢,能有什么问题。

    而且,现在的小报,也越来越缺德,她虽然不是我公司下面的艺人,但是我帮着说上两句话,这不是很正常嘛,这些记者居然捕风捉影,把我和她扯到一起,简直是不像话。”

    李和笑着道,“那下次就撕烂他们的嘴巴。”

    每当从新闻上看到关于闺女的新闻,他失散多年的高血压都能准时的回来。

    “因为这个,我去年打了三场官司。”他看着李和的神色,知道李和说这话是认真的,接着道,“看来光运用法律的武器还不够,拳头也得硬起来。”

    李和在新加坡待了有半个月,视察了一遍公司在东南亚的业务经营。

    此刻付尧也从威尼斯度完新婚蜜月回来,夫妻俩特意到瑞吉酒店拜访了这位叔叔,想在生意场上有进步,要多向优秀的人学习。

    他被李和盯得发毛,脑袋越来越低。

    李和自觉失态,便笑着道,“看到你们,我便想起来我年轻的时候,年轻真好。”

    话锋一转道,“准备去服兵役了?”

    无所谓支持不支持,去接受纪律性的训练,对一个人的成长是有好处的。

    付尧道,“是的,准备先回国内把公司的事情交代妥当后再去。”

    李和点点头,笑着对邱慧敏道,“这次比较匆忙,就不去拜访你父亲了,听说你们家是做航运的,告诉你父亲,我想我们是有机会合作的。”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