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313、解除危机

    她爽朗的笑道,“第一印象很重要,从第一次见面,我就觉得你很好啊,温文尔雅,有上进心,然后最重要的是你很善良,如果你是一条鳄鱼,眼泪流的再多,我也不会和你做朋友的。”

    付尧愣了愣神道,“你又哪里看出我善良了?”

    “你在福莱士读的中学?”

    “是啊。”这不是什么秘密,他老娘估计应该是和她说过的。

    “那你对我就没有一点儿印象?”她身子前倾,脸更贴近了他一点。

    “没有。”付尧摇摇头,一股幽香不自觉的钻进了他的鼻子,心慌意乱。

    邱慧敏笑着道,“其实呢,我们在早十几年前应该认识了,我也是福莱士毕业的,你不记得,但是我记得清楚的很呢,有一次学校在国家公园组织童子军,当时我被一个小胖子给欺侮了,还是你帮我的。”

    “有吗?”付尧没有一点儿印象。

    “呐,我会说谎吗?”说着,她从包里掏出来一张照片,指着照片道,“看看哪个是你,哪个是我?”

    付尧为了方便看,直接拿在了手里,照片是合影,男孩子蓝领白衬衫,白袜子,白鞋,女孩子一律是白上衣,白裙子,白鞋。

    他很快的找到了自己,晒得黑黝黝的一张脸在阳光底下发亮。

    良久,他才笑着道,“这张照片我好像也有。”

    他没有保存照片的习惯,从小到大的照片都是老娘替他细心保管的,到底有多少张,自己都是不太清楚的。

    “那有没有想起来一点什么?”她希冀的问。

    “抱歉,时间真的太长了,我连同班同学的名字都记不得几个了。”除了玩的要好的几个人,同桌姓什么,他都给忘记了。

    “好吧,”她摊摊手,把照片重新放进包里,笑着道,“好在我们现在重新认识了。我支持你去服兵役的,又不是你一个人,我不认为对生活有什么影响。”

    付尧此刻有点恼恨自己的薄脸皮了,居然不知道怎么拒绝,也不好意思拒绝。

    他的婚姻大事,一辈子的幸福,居然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定了。

    当晚,居然又被老娘带到邱家商办婚礼细节,问他意见,他只是应好,也没说出什么反对的话来。

    第二天,俩人赴马来西亚拍婚纱照,全程被她挽着胳膊,做各种亲昵的动作,隐隐中,他又感受到一种欣喜。

    邱慧敏表兄弟朱东理是马来西亚殡葬大亨,垄断了马来西亚的独立墓地和骨灰盒,他邀请俩人赴家宴。

    邱慧敏对付尧道,“你要是觉得不吉利,咱们可以不去,我们家跟他们走的也不是太近。”

    付尧笑着道,“没那么多讲究,人家也是好意。”

    他很高兴,在许多的小事上,对方能征求他的意见。

    谢天谢地,性子不随他老娘。

    挺起胸膛,他也是个男子汉呢!

    在俩人准备筹办婚礼的同时,新加坡的航运格局也发生了变化。

    航运业素来是一个资本密集型市场,不仅投资金额巨大,回报期也相对漫长,一旦适逢周期性乃至全球性经济衰退,直面的风险系数将几何级上升。

    邱家以棕榈起家,之后于上世纪60年代在巴拿马注册公司正式进入航运业,自己不拥有船舶,在锁定货源后向其他船东或租船人租用船舶。

    刚开始的时候该公司发展良好,新世纪后,成为东南亚排名前三的航运巨头,邱慧敏父亲邱利海曾经一度跻身新加坡富豪榜第11位。

    为迅速扩张抢占市场,盲目乐观地扩大船队,这种激进的经营战略最终使其遭到了严重打击。

    在金融危机之后,几乎所有航运巨头都存在困境,运力过剩,不但要面临运费下降的事实,还有高额的租船协议。

    长期借款金额急速增加,巨额的外部借款债务导致了其偿还借款后的货币资金余额持续下降。

    过去的六个月里,邱立海的大全航运集团信用等级一路下降,从最初A级一直降到了现在的D级,银行借款占全部负债的比重猛增至92%,负债超过9亿美金。

    邱立海每天需要应付全球接连不断的诉讼,为被扣押在各地的集装箱而苦恼。

    之前付家给的一亿美金融资,也只是杯水车薪!

    只是能暂时喘口气而已!

    但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在女儿和付尧领完结婚证的一个小时后,大全航运逆势大涨,收盘当日大起37.23%!

    接着便是应接不暇的好消息,债权人同意其自救计划,接连撤销诉讼,汉堡燃料公司是唯一一家未撤销的,继续扣押公司四艘船只,以索回购买燃料的3500万美元资金。

    在他准备用美国花旗银行和新加坡通商银行提供的20亿美元贷款做偿还的时候,又接到了汉堡燃料公司被并购的消息。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让他有点应接不暇。

    “郭总,谢谢你,真的是太谢谢你了!”坐在他对面的是新加坡通商银行的副总裁郭毅年,他刚刚签完一笔18亿美金的借款合同,手还在哆嗦。他也是见惯大风浪的人,但是此刻依然不敢相信,向来只有锦上添花,哪里有雪中送炭!

    付家的实力,他很清楚,但是给的礼也太大了!

    之前没有一点儿风声!

    郭毅年笑着道,“虽然目前全球航运不景气,但是我相信随着因中国经济向稳发展,航运业会有这一次是基本性的翻升,并非只是市场短期的上扬,而且,邱总,我们也非常相信你的信誉。”

    “郭总,我做东,请务必赏光。”邱利海激动的无以复加。

    郭毅年笑着道,“不用客气,邱总,以后有的是机会,听说你家千金要结婚,到时候发请帖的时候,别忘记我就行。”

    据说这一次的婚礼,集团总裁黄炳新会参加,他得找机会接近,心里暗自揣测,万一付家不邀请他,邱家给他请帖,他还是一样可以去的。

    “一定,一定。”邱利海喜不自胜。

    邱家的危机就这么解除了,邱利海一个人在家里喝的大醉。

    邱慧敏看父亲兴奋的样子,鼻子一酸。

    ps:推荐一本书《重置1992》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