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306、吴悠

    吴驼子留下的老宅和村里大多数人家都没有什么区别,发家之后,大多都是扒了老房子,在地基上起了新房,后面两层或者三层小楼,前面是三间瓦房,中间是围墙拉起来的院子。

    吴驼子和桑老太过世以后,老宅子自然就归属于吴悠,这些年,她基本都是在外地,回来的很少。

    人是房子的楦子,房子长期不住人会屋顶漏水,墙壁也各种脱落,到处发霉。

    所以,她接受了桑家哥俩的建议,把房子给了村里一个老“五保户”住。

    五保户是个七十多岁的老光棍,一辈子未婚,原来住上坝村,是桑永波媳妇的远房叔叔。

    虽然是个老光棍,可是人勤快,家里永远是亮亮堂堂,干干净净,这也是吴悠能容他住这么多年的原因。

    她坐在门口的小马扎上,微闭着仰靠在墙上,懒洋洋的晒着太阳,听见狗吠声,睁开眼睛,便看见了走过来的俩人。

    她站起身笑着道,“稀客啊,李怡,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到家就来你这了,够意思吧?”李怡拒绝了她递过来的马扎,笑着摆摆手道,“坐一天车了,现在腰还疼,让我站会可能会舒服一点。”

    潘应瞅瞅院里,笑着问,“老叔呢?”

    吴悠笑着道,“砍竹子去了,他自己养了不少鸭崽子,要扎筐。你坐不住?”

    潘应同样摆摆手道,“我可不坐,今天打了一天游戏,被打急了,直接上装备,做人民币玩家,砸了十来万,几十万血,别的玩家就几百血。看不顺眼的,我一刀一个,看我不顺眼的,任凭他怎么打,就是不死之身,哈哈。。。。”

    吴悠笑着道,“你这才哪跟哪,我以前玩热血的时候,当时是255封顶,我冲到254,那天最起码几万人建号来十区观看我冲255。”

    潘应笑着道,“我一充就是几万,几万的,这款破游戏,我至少砸了浦江的两套房。”

    两个人聊的热火朝天,李怡没好气的道,“你们从哪来的那么大瘾啊,我顶多也就会玩个斗地主、连连看,之前看她们玩魔兽,跟着玩了几天,也没多大意思。”

    潘应道,“成就感啊,人民币一出,号令天下,莫敢不从!帮会底下几千人,就没有一个人不听我的,指哪打哪!哈哈,反正在现实中,肯定没有这么爽的!”

    吴悠道,“我现在都不玩了,可能年龄大了,在上面没什么心思。”

    李怡突然笑着问,“这不年不节的,你回来做什么?”

    吴悠叹口气道,“我不是有个亲爹嘛,现在生病了,虽然没管过我,我也想狠着心不搭理,可下不来那狠心,给他转了省城医院,确定没治了,给拉回来了,在家躺在等死呢。

    估计一时半会闭不了眼,我就等阶段,省的回去了还有折腾回来。”

    “就是图个心安呗。”李怡表示理解。

    吴悠道,“可不是,就是这么个意思,生了我,没养我,我其实也没那么恨他,要不然我也不能遇到我爸这么好的人。”

    吴驼子这一辈子拿她是当亲生闺女的,该疼她的时候,该骂她,打她,教训她的时候,也不含糊。

    潘应道,“反正咱这条件又不差钱,想做什么就做,不是为了他们,还是为了自己,以后回想起来没遗憾就好。”

    吴悠道,“其实,有时候仔细一想,他也是可怜,没文化,识不了几个字,一辈子窝窝囊囊,活的稀里糊涂,想用生儿子来证明自己是个男人,然后又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儿子身上。

    有时候吧,真的,我想恨也恨不起来,只能是气愤他们太不争气。”

    潘应道,“你上面是不是还有俩姐姐?”

    吴悠道,“俩姐姐一个弟弟,其实他们都还挺好,我那弟弟吧,虽然没什么出息,但是挺心疼人的,我记得我上高中那年,他还替我出头打人呢。

    要不然,你们以为我那么好心眼,这些年又给他们钱,还给他盖房子的。

    人心都是肉长的,父母的错误,我没法算到他头上。”

    潘应笑着道,“这事我记得,好像把人头砸出血了,后面我爸去处理的,他们家也去了,就是。。。。好像那一家子挺男人,要不然后面我爸也不会搭理他们家。”

    “喊王大龙没事,我也直呼他名字。”吴悠笑着道,“所以啊,我也是那次被感动了,不然不能掺合他们家现在这些破事。”

    潘应问,“你俩姐姐都结婚了?”

    吴悠道,“老大结婚了,孩子都高中了,老二嘛,跟我差一岁,以为自己长的像天仙,干嘛嘛不成,看这个不好,看那个不对,天天想找个金龟婿,好有人养她,自己负责美貌如花,她这样的,光有长相,没学历,没人品,没背景,还光想挑好的,不剩她剩谁。”

    潘应道,“你家小弟也结婚了?”

    吴悠道,“结了,小孩都三岁了。反正啊,等以后老头子、老太太入完土,我就什么都不管了,一个人一辈子,尽力自己活得开心,我没那么圣母,操他们的闲心。”

    潘应站的累了,依靠在门框上,笑着道,“行了,家里有什么好吃的,玩什么在你这蹭吃蹭喝了。”

    吴悠道,“那你们等会,我去镇上买点菜,家里可能不多。”

    李怡道,“那就不必那么麻烦,有啥吃啥,重要的的是不能缺酒。”

    吴悠笑着道,“白酒有,我给老头子买了两箱子,都在家。”

    李怡道,“还是来啤酒吧,白酒我吼不住啊。”

    潘应道,“等着吧,我回家搬去,我家多的是,你千万别去镇上了,我家里冰箱应该还有菜,一起拿过来你做菜就是了。”

    腾腾的跑回家,回来的时候是开着车的。

    李怡帮着她从搬啤酒,后备箱搬完,发现后座和副驾驶位也都是啤酒,居然有六箱。

    “你疯了吧,谁能喝这么多?”

    潘应笑着道,“先试试嘛,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