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302、长的像

    李和摆摆手道,“让齐华主持吧,平常我不在,他们不是照样好好的,跟齐华说,主要就是三点,去重资产,去泡沫,去负债,不良资产该扔的就扔,要毫不手软。”

    公司发展这么多年,他最大的成就不是公司规模扩大了多少倍,资产翻了多少番,而是他建立了一个完善的公司制度。

    即使将来他不在了,公司也可以良好的运行下去,不至于轻易走向毁灭。

    制度化有可能僵化,但是不走制度化,最后的结果一定是死,两害相权取其轻,两利相权取其重。

    如何去僵化,那就是将来的接班人要做的工作了。

    宋谷道,“今天参会的有国资委的牛局长。”

    李和道,“等会议结束我请牛局长喝个茶,我晒会太阳,屋里阴冷阴冷的,开会坐一个多小时,我可受不了。”

    宋谷道,“李先生,我明白了,我这就去办。”

    他走后,李和继续在那坐着,暖洋洋的太阳,一个人影立在他的身前,挡了他的光,他才睁开眼睛,摆摆手道,“一边去,没事来瞎转悠什么。”

    李怡笑着道,“你不是要开会吗,怎么在这里偷懒了?”

    李和道,“晒晒太阳,不容易得骨质疏松,有什么不好?”

    李怡没嫌弃台阶脏,径直坐在他老子身前,笑着道,“喂,中午不请我吃个大餐?”

    李和感叹道,“地主家也没余粮啊,现在物价涨的这么快,一顿饭下来没百十块,我估计是下不来。”

    头一转,拍拍口袋,嘿嘿笑道,“你老子出门从来没不装钱。”

    “口袋有卡也行啊。”李怡自然不信他老子这番饭,拉起他老子,催促道,“走吧,走吧,我饿死了。”

    李和看看手表,然后道,“现在十一点还不到,吃什么吃,你要是饿了,就自己去吃一点,我是吃不下,别拉上我。”

    旁边的清洁工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一手拄着扫帚,一手放在灰斗把上,吸溜下鼻子,两根手指捏在鼻子上,一吸气,正准备下狠力,却猛然感受到了一股凌厉之气。

    他迎上李和瞪过来的眼睛,放下捏在鼻子上的手,讪笑道,“李老板,吃了没?”

    李和没好气的道,“老杜头,家里没钱买餐巾纸了?”

    老杜头嬉笑道,“那不能,好着呢。”

    李和道,“你以后要是再敢直接用手擤鼻涕,就不用再来上班了,真的,我说到做到,跟你说多少次了,你也没听。”

    老杜头浑不在意的道,“李老板,你放心吧,最近感冒,过几天想擤也擤不出来。”

    伤自尊?

    开什么玩笑!

    他在公司楼底下打扫卫生有十年间,这栋大厦的李老板有多有钱,他不清楚!

    但是肯定很有钱!

    肯定非常有地位!

    每年到公司参观、慰问、指导的中央、省市、地方领导干部,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这些都是他亲眼见到的!

    而每次出现在电视镜头中,这位李老板都是“被迫的”。

    他很不理解。

    不管理解还是不理解,他跟李老板是好朋友,李老板喜欢跟他唠嗑。

    要知道,跟李老板做朋友是不简单的,许多开着豪车的大老板、前呼后拥的总裁,想见李老板一面都不容易!

    见着面了,还不一定有机会说得上话。

    他亲眼见着,不少老板由着四五个人在身边伺候着,冒雨、冒严寒、烈日下,一等就是个把小时!

    每当这种时候,他就得意,有钱怎么样?

    还不如他呢!

    他想和李老板说话,就能和李老板说得上话!

    想着什么时候说话,就什么时候说话!

    他挨句骂,暗中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呢!

    那是李老板亲近的表现!

    所以,有意无意的,他总会特意的犯点错误

    当然,大错误他是坚决不肯犯的,比如,那些暗地里躲着的人想从他口里收买李老板的消息,他是坚决不肯给的。

    如果对方价码给的足够,他还是会请示一下李老板身边的黑矮个子宋谷,宋谷叮嘱他两句后,也不介意他这个糟老头子私下里多点创收的机会。

    李和道,“你个糟老头子坏的很,天天这样子恶心人,身体不好就退休。”

    “好的很,好的很。”老杜头赶忙拍拍硬邦邦的身体,生怕李和当真了,万一真关心起塔身体,他不退休也得退休。

    弄巧成拙那就哭瞎眼睛都没用!

    高挑的李怡站在他的对面,他眼骨碌一转,赔笑道,“李老板,你家闺女真漂亮。”

    李和问,“像我?”

    “那可不是!”老杜头回答的毫不犹豫。

    这句话说完就后悔了,被李和盯得浑身发毛,脑袋耷的越来越低。

    只听见的女声道:“叔叔,没这么磕碜人的,你看看我这大眼睛,再看看我爸眼睛!像吗?能像吗??”

    等他抬起头,那爷俩已经走远了。

    李和被闺女拖着,有点心不甘情不愿,没好气道,“这么着急做什么,那老头子我得好好教训一下,这么大年龄还不会说话可气的很。”

    李怡忍不住道,“他们不容易,咱们要对他们多点同理心,同情心,宽容一点,没有必要和他们斤斤计较。

    我记得你以前和我说过,许多人囿于眼界和既有成见,一辈子都活在自我里,无法对世界做客观评价,你还跟我说要理解他们。”

    李和气鼓鼓的道:“一年靠老子挣个百十万,家里都喝茅台,老子太理解他了!日子过得太好了。我得看看是他飘了,还是我手拿不动刀了。”

    李怡愣愣神,以为听错了!

    开玩笑呢!

    一个清洁工你一年能发一百多万工资?

    她老子吹牛的毛病又犯了。

    “行了,我饿死了。”她挽着李和的胳膊,见到路边有家饭店径直给拉进去。

    她把菜单递给父亲,笑着问,“爸,你吃啥?”

    李和抿口茶后道,“打电话问你妈。”

    因为他现在的食谱范围很窄,已经有半年没在外面吃过饭了。

    李怡耸耸肩,只能无奈的给老娘拨电话。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