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99、谁惯着谁

    他是国内著名的文学家、语言学家、计算机专家,算是语言信息处理领域的最早的研究者之一,是全国语料库和计算语言学方面有名的权威专家。

    七十年代末期留校任教,除了中间一些年出国访学,一直在学校矜矜业业教学做研究,学生是送走一届又一届,可谓是桃李满天下。

    学生太多,不见的就记得所有学生。

    也就带博士生以后,下面的学生少了,日常接触的多了,他才大概能记得不少学生的名字。

    比如东方报的编辑,他是清楚的,不少对方有多优秀,盖因他这个学生无论到哪里都借他的名头。

    他抱着抱着无所谓的态度,只要学生不出格,他还是不计较的,不管怎么样,那都是他学生,照顾点是应该的。

    李和道,“你啊,就是太好学生,自己学生都能算计你,我要是有这种王八蛋学生,早就给掐死了。”

    刘乙博道,“多大个事,况是青春日将暮,桃花乱落如红雨,哪里还有时间管那些闲事,自己顾好自己罢了。”

    李和道,“你知道我的,小肚鸡肠,受不了你这种委屈,老子这辈子恩怨分明,有恩必还,有仇必报。晚饭吃了没有,一起吃一点?”

    刘乙博道,“我得回去了,你老嫂子现在罢工了,家务活全是我的,我还得赶紧回家伺候她,回去晚了,又得受她唠叨。”

    “不行啊,你这怎么越来越没地位了。”李和调侃道,“晚节不保啊。”

    刘乙博冷哼道,“说的好像你有地位似得。”

    到李家门口,和何芳说了两句后,上了自己的车子。

    李和坐在门口,看着何芳端过来的一碗南瓜粥,叹口气道,“大晚上给我吃这个啊。”

    “里面有鲷鱼,你吃着试试,喜欢的话,明天再给你做。”何芳笑着道,“你啊,现在就是这个命了,能有口吃的就算不错了。”

    李和道,“哎,我都不想多说了,行了,就这么着吧,丫头给你电话没有,什么时候回来?”

    他的闺女要回来了。

    何芳道,“这丫头天天而已不知道闹什么,说好的读研究生,现在也不读了,全让你给惯坏了。早上打电话回来,等会估计就落地了。”

    李和碗一放,白眼道,“你早不说,我去接啊。”

    何芳道,“他多大排面啊,还去接?自己打个车就回来了,又不是认不得门。你吃你的,别管她了。”

    李和道,“那你再打个电话,看看下飞机没有。”

    何芳正要说话,却突然看见一辆车子往这边驶过来。

    李和也听见了车子的声音,回过头。

    何芳迎过去,李和也赶忙跟着。

    两人迎头堵着车子,车子还没到门口就被逼停了。

    “喂,二位,什么意思啊,存心不让我进门啊。”李怡打开车门从车上下来,对着李和道,“付钱啊,我没钱。”

    李和上下口袋摸摸,一毛钱没有,赶忙对在从后备箱提行李的宋谷道,“现金,现金。”

    出租车司机客气的道,“不着急。”

    要不是有李怡指路,他压根没想过西山这一面还有别墅!而且还是连成片的五六栋!

    贵不贵气他不知道!

    但是肯定有钱,瞧瞧左右停着的车子,跟废品似得在那摆着,他哪怕有其中一辆,他一天也得擦上三四遍!

    待他接过宋谷递过来的车钱,笑呵呵的道了谢,小心翼翼的掉转车头,磕着碰着任何一辆车,他把家里三环的房子卖了也赔不起!

    何芳抱着胳膊,瞪了眼闺女,然后道,“这穿的是什么衣服?怎么越来越没正经了?”

    李怡低着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蓝色夹克和裤子,笑着道,“我这是休闲宽松复古夹克,有什么问题吗?”

    何芳指着她胸口上的骷髅图案道,“这是什么,吓人不吓人?”

    李怡道,“老太太咱们欣赏不来潮流,这不要紧,随意指责就不对了。”

    “进屋,进屋。”李和赶忙出来打圆场。

    何芳转身回屋先上楼,不一会儿又抱着几件衣服下来了,丢给坐在沙发上坑苹果的闺女道,“赶紧给我换掉,看着不吉利,一个女孩子家,穿这么一身,看着我膈应。”

    “对,对,赶紧换掉。”李和这一次站在何芳的立场,狰狞的骷髅头,他看着也不舒服。

    “这有什么啊,”李怡哭笑不得,“又不是我一个人穿,这是日苯品牌,人家卖到全世界呢,很畅销的,你们懂不懂啊。”

    李和道,“什么潮流不潮流,再敢潮流下去,我让它关门,听话,我没心脏病,也能让它吓出心脏病。快点,等会菩萨要怪罪的。”

    “你们是封建迷信啊!”李怡委屈的很!亏得父母还是受过高等教育的!

    说出去简直是没人信!

    他老子,做过物理学教授的!

    家里居然把三清、菩萨、佛祖供得那么齐全!也不怕神仙打架,全聚在客厅!

    他老子每天都要挨个上柱香!

    “你怎么就拧呢?”李和依然好言好语。

    李怡道,“不迷信?不迷信,你怎么把菩萨供着呢,有什么....”

    李和断然喝道,“再胡说我抽你了!”

    生怕闺女说出不着调的话。

    “哼。”李怡瘪瘪嘴,丝毫不把他老子的威胁当回事。

    李和对何芳道,“给搞点吃的,我去睡觉了,早上起来早了,有点犯困。”

    李和走后,何芳进厨房把早就准备好的菜给重新热一遍。

    李怡跟着进来帮忙,笑着道,“搞这么多干嘛,有那个龙虾、小黄鱼就可以了。”

    何芳道,“一回来就惹你爸生气,不能多听一点,都是为你好,这么大了,还不懂事。”

    李怡道,“我是坚持科学真理的人,小时候你就教我要坚持真理。”

    何芳道,“你啊,就使劲较劲吧,你爸年龄大了,哄着一点怎么了?”

    李怡笑着道,“你要早这么说不就得了么,行,听你的,你就惯着他吧。”

    “胡说八道。”何芳板着脸道,“分明是你爸惯着咱娘俩。”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