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98、捐赠

    他年轻,算壮劳力,在军校是实打实的经过体能训练,身体棒好,可是这样一周跑下来,他都有点吃不消。

    在一家墙皮已经脱掉的小旅馆里,他想泡杯茶,找不到烧水壶,出了房门,站在楼梯口喊,“老板,烧水壶有没有?”

    老板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太太,开始没听真切,又上了两极台阶,手扶着已经脱漆的栏杆问,“小伙子,你说什么?”

    “我说烧水壶在哪里?”何舟再次问。

    “没有水壶。”

    “那喝水怎么办?”

    “这有矿泉水。”

    “哎。”何舟叹口气,不再言语,转身回屋,想在床上躺一会。

    屋里是两张床,白色的床单,微微泛黄,手一拍,灰尘在阳光下飞舞。

    带他出来跑的老业务员叫赵云川,三十来岁,身材高大,一身西装笔挺,安慰何舟道,“这边虽然在高速出口位置,但是还是比较偏僻,厂子很多的,但是都是小厂,比较分散,咱们要调研的厂子在乡镇下面,离这边只有三四公里,主要做干燥设备,也是我们老客户了,出库入库都是我们在做,现在想做设备的融资租赁。

    今晚我们先不去了,在周边打听打听消息,老板在本地做这些年生意,肯定有的名声,随便一问就知道什么情况。”

    何舟道,“也行,反正我是跟你混的,你说怎么办,我就怎么办。”

    赵云川道,“走吧,先去找个热闹地方吃饭,然后回来睡觉。”

    何舟的具体情况,他是不清楚的,据传是走后门进公司的,但是何舟无论是说话态度还是做事,挺尊重他这个老人,他倒是没有太多的反感。

    再说,何舟跟公司领导层有点关系,他和何舟处好一点,对自己也没有坏处。

    “好。”何舟把茶杯洗干净,然后放了点茶叶,装在口袋里下楼。

    镇子很小,建在山下的缓坡处,东西只有一条街道,两边是做生意的商户。

    随意走了一段路,最后在一处小饭馆门口停下来,走进去后,赵云川点菜,何舟找水壶,把自己的水杯灌满了。

    点完菜,赵云川有意无意的同在一旁桌子上摘菜的老板娘聊天,何舟一旁抱着茶杯听着。

    赵云川不知不觉中谈到了他们要调研的那家公司的老板。

    听见老板娘嘀咕道,“耍钱哦,听说去年输了。”

    “都是本地乡里乡亲,码数也一般吧?”赵云川的心里一凛。

    “澳门咯...”老板娘拖着长音道,“搞的大咧。”

    赵云川回过头对何舟道,“可能又要白跑一趟。”

    “明天去看看再说吧。”何舟已经习惯了,跑五家,有一家靠谱的就算不错了。

    吃好饭,走进一家小超市,他进去买烧水壶,赵云川买了包烟,和超市老板闲聊,得到的情况和刚才饭店老板娘说的差不多。

    回到旅馆,他把水烧好,也给赵云川泡了一杯。

    笑着道,“等会放车上,走哪里带哪里。”

    赵云川道,“你们这种喜欢喝茶的人,出门都是受罪,像我不挑,白开水就行。”

    何舟问,“就这点爱好,明天几点钟起来?”

    “这老板不是一般人啊,是人是鬼明天去盘盘道。”赵云川打开电视机,仰靠在被子上,笑着道,“可劲睡吧,吃完中午饭去。”

    何舟忍着恶心,心意横,把脏兮兮的被子蒙在了身上,躺在床上刷手机,浏览器上一条突然蹦出来的新闻,引起了他的注意。

    “数字惊人!‘中国大学史上最大笔捐款’诞生。中再集团捐赠京大仪式在京大大学举行。未来10年内,中再集团将向京大捐资100亿元人民币,用于支持京大的基础前沿科学研究、古籍数字化。

    据悉,这是截至目前国内高校所获的最大单笔捐赠。

    当天,“中再楼”奠基仪式同期举行.....”

    中再集团是他李二和叔的公司,这个他知道,只是想不到李老二会有这么大的手笔。

    当然,不止是他一个人没想到。

    刘乙博也没想到,他只是和李和随口开了一句玩笑,想不到李和会认真起来。

    当天活动结束,他便来到了李家。

    “老李呢?”他看到何芳有点不好意思,毕竟是他忽悠着李和一下子捐赠了那么多钱。

    “在山上呢,你坐一会,马上就要回来了。听说你们那个古籍文献电子化有成果了?恭喜。”何芳笑着请他坐下。

    “别倒茶,不是外人,别客气。全托老李的福,不然哪能有什么进展。”刘乙博笑着道,“你忙你的,我去找他。”

    上山的路只有一条水泥道,顺着走就行。

    走了大概十来分钟,一条阿拉斯加犬从林子里窜出来,吓了他一条,他大概猜到李和就在旁边。

    往前又走了几步,终于看到了在那看到了李和。

    李和正奋力的朝着一个大榆树在踢,左一脚右一脚的重复着。

    “脚不疼啊。”刘乙博调侃。

    “稀客啊。”李和没有停下动作。

    刘乙博道,“你今天也不露个头,胡援朝还说呢,搞的我们都不好意思了。”

    李和两只手绷直,在树干上甩了甩,长出一口气后道,“走吧,边走边聊。齐华能代表我,我还去凑什么热闹。”

    刘乙博和他并排走在一起道,“你啊,真没法子说你,我就是开个玩笑,你何必当真呢。”

    李和道,“跟你没关系,钱这玩意,真不带来,死不带去,我一点三顿饭,花不完,留那么多干嘛。

    我本来呢,我就是要捐的,刚好你说你们古籍数字化项目缺钱,那你们分一点就是了。

    其实你们这个项目是有意义的,欧美地区的中文古籍全文数据库建设成就十分突出,九十年代就做了,比咱们做的还好。

    咱们自己呢,反倒是落后了,不像话。”

    网络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做海量数据的汇集,有了数据库,使用科学的检索方法,更方便做研究和校正、勘误。

    刘乙博道,“那我也得谢谢你,用佛家话来说,是功德无量。”

    李和道,“客气话别多说了,等《红楼梦》校勘出新版本,一定先给我一本。”

    《红楼梦》自问世以来,形成了许多的修改本、传抄本、评批本、印刷本,再加上续写版,少说百十个版本,只有经过数据库的横向校对,纵向校对,才能还原出一个稍微接近真实的版本。

    刘乙博道,“那肯定没问题,《四库全书》我也送你一套,这个我能做主。”

    李和笑着道,“那再好不过的了。”

    刘乙博道,“胡援朝的意思是让你担个名誉校长什么的?”

    李和摆摆手,“可拉倒吧,不在乎那些,哦,对了,那个东方报的编辑,是你学生吧?”

    刘乙博道,“怎么了?”

    李和道,“造谣专业户啊,你是告诉他一声,还是怎么说?”

    刘乙博道,“都是成年人了,我哪里管得了。”

    李和笑着道,“那我心里就有数了,先说好了,到时候你可不准来说项。”

    刘乙博道,“我可不是那么不靠谱的人。说是我学生,也就课堂上听过我课,出社会,顶着我名头,说是我关门弟子,奶奶个腿,瞎扯,我也不计较。”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