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97、入职

    柏悦婷道,“蒋瑶瑶带着一个女孩子来找过你两次,我让她们给你打电话,不知道联系你没有。”

    “哦。”何舟大概能猜到蒋瑶瑶带过来的是王悦,年前自己有创业的想法,王悦说了一肚子的肺腑,眼前自己没有一点儿动静,难怪对方着急,“回头我给他她们电话。”

    倒是不明白,既然都上班找了,为什么不肯给他一个电话?

    苹果三两下啃完,朝着茶壶努了努道,“给我泡的?”

    柏悦婷道,“我还是喜欢喝咖啡。”

    何舟抱起茶壶笑着道,“谢谢了,你晚饭吃了没有,我请你吃晚饭。”

    柏悦婷道,“不是请我一个人吧?”

    何舟道,“我给那俩丫头打电话,她们有时间就一起吃,要是没时间的话,就我俩吃。”

    柏悦婷道,“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我是属于凑数的那个。”

    何舟回屋拿电话,先给王悦打了一个,王悦在电话里惊喜的很,自然没有不应承的。

    在电话里道,“瑶瑶姐在我旁边,不用给她电话了,她也有时间,瑶瑶姐说不去饭店,我俩带菜去做,下班立马过去,不见不散。”

    “行,记得帮我带点熟食过来。”何舟说了两句后挂了电话。

    柏悦婷道,“自己做?”

    何舟道,“她们俩非要自己动手,那就随便她们了。”

    柏悦婷道,“冰箱我买的有菜,她们既然来,我就开始准备了。”

    “那你去吧,我帮不了你了。”刚睡醒,何舟有点没精打采,站在院子门口。

    隔壁一栋房子的门口停着一辆红色的跑车。

    搬过来这么长时间,他从来没有见过隔壁的动静,好像一直没有住人。

    屋里出来一个女孩子,穿着蓝色马甲,灰色牛仔裤,也同样好奇的看着他。

    何舟伸了一个懒腰,想不到女孩子居然朝他走了过来,先是朝着他的车子打量了一眼。

    然后漫不经心的问道,“车子是你的?”

    二十来岁,身材有曲线,短发圆脸,说话的时候,有两个浅浅的酒窝。

    何舟道,“是啊。”

    女孩子道,“据我所知,这款车浦江只有你这一辆。”

    何舟摇摇头,“三辆,我还有两个朋友有这款车。”

    桑春玲、潘少均都有这款车,不过和他不一样,她们只是作为收藏,不常开,放车库里吃灰呢。

    女孩子道,“哦,那是我孤陋寡闻了,这款车是限量版,好像不容易买。”

    何舟道,“不是太清楚。”

    他很肯定,这个女孩子和他不是一个圈子里的。

    女孩子围着车子转了一圈,又俯着身子往车里看了看,笑着道,“挺不错。”

    “还行。”何舟没同她多说,随意应付几句之后,回屋了。

    蒋瑶瑶和王悦来的时候,柏悦婷已经做好了两个菜,三个女人一起动手,不费什么功夫,一会儿又做了四个菜出来。

    何舟打电话,让小超市送了两箱子啤酒进来。

    他今天开了一天车太累,心思并不在酒上,喝了一瓶后,喝不下去,倒是三个女人,你推我往,一人喝了两瓶。

    吃好饭后,三个女人收拾桌子,他一个人站在门口抽烟。

    王悦突然出现在何舟身后,笑着道,“舟哥。”

    “最近忙不忙?”何舟心里有点愧疚,本来说好带人家创业的,结果现在自己去老娘公司上班了,把人家晾着了。

    王悦道,“还好吧。”

    她好像看出了什么端倪,接着道,“舟哥,你不用往心里去,真的,我这样上班挺好的。”

    何舟道,“这样吧,你看看自己有没有什么好项目,我可以投资入股,你做老板。”

    王悦吐吐舌头道,“你太看得起我了,我哪是那块料,还是等你有需要的时候,我再跟着你混吧。”

    何舟笑着道,“那也行。”

    他在家连休息两天之后,柳橙的秘书登门。

    简思成了老娘的秘书之后,柳橙也换了秘书,身后跟着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

    何舟怀疑柳橙是颜控,秘书都很漂亮。

    “我叫郝英明,你喊我小郝。”女人道。

    何舟道,“喊小明会不会更亲切一点?”

    郝英明噗呲笑道,“我也不介意,你是老板,你开心就好。”

    “郝姐是京城来的?”何舟从口音上做了简单的分辨。

    郝英明笑着道,“是啊,被你听出来了。”

    何舟道,“瞎猜的,走吧,你是开车来的?”

    郝英明道,“我是坐地铁来的,比开车方便。”

    “那坐我车吧。”何舟给她拉开车门,然后自己再上车,“去空港?”

    郝英明道,“不是,是去静安寺的办公室。”

    办公室在一栋大厦里,何舟跟着她走进去,上了15楼。

    何舟问,“整一层都是的?”

    郝英明道,“是的,这边主要是业务部门的人,用来联系业务客户的。”

    何舟顺着窄窄的走廊,进了总经理办公室。

    柳橙在坐在办公室的会议桌上,左右坐着五个人,似乎在开会,示意何舟先坐会。

    何舟随手拿了本杂志在那翻开,郝英明给他泡了杯茶。

    “谢谢。”何舟点头致谢。

    会议结束的很快,柳橙走过来笑着道,“春节过得可好?”

    何舟道,“那么回事呗。”

    柳橙道,“客气话呢我不多说了,我们谈谈你的工作问题?”

    何舟摊摊手表示无所谓,笑着道,“可以啊。”

    柳橙道,“听说你之前在一家小贷公司上班?”

    何舟道,“是啊。”

    柳橙道,“你对信贷这一块也多少有了解了,我们也有金融部门,有没有兴趣加入?主要业务是保理和融资租赁、贸易融资等,当然,我们也有小贷业务,但是跟小贷公司还是有一点区别的。”

    何舟道,“可以说具体一点吗?”

    柳橙耐心的道,“我们在国内、日苯、巴西都有物流地产,除了在美国是第二,其它任何国家,我们都是绝对的第一,所以,同行都调侃我们是地产商,毫无疑问,我们有很强的地产基因,我们非常倾向重资产。

    所以,在金融这一块,我们也是重资产,是重资产运营。

    早期我们围绕的是设备融资租赁,比如仓库设备、物流设备,后来又发展到车辆融资租赁、货物抵押贷款,到现在我们基本是围绕整一个产业在做。

    更加突出一个平台的概念。

    国内很多的电商、快递、物流企业,都是在我们这个平台上运作的。我们是全场景切入,每个节点都能会有金融切入,但是不同产品会针对不同特定客户群体。”

    “那我就进金融部门吧。”何舟感觉他应该做得来。

    当天,他就以金融产品经理的身份上班了。

    一周后,他便后悔了,为了做到尽职调查,每天都是跟着老业务员开着一辆哐当响的破普桑奔波在路上。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